• 毕业奇幻之旅 第六集 第一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16-12-23

     

    一圈报清楚后,巫师等了一会儿,确定没人质疑其中候选者的资格,随后他的神情更加严肃:“年轻人,现在跟我走。”

    由巫师搀扶着老族长打头,后面跟着十来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族长竞争者,其余人组成第三梯队,一支盛大的队伍就这么出发了。一出暖风谷地的范围,北地的风就开始刀剐着每个人的皮肤,但豹人族自上到下没有一个人打哆嗦,我注意到就连抱在怀里的娃娃也攥紧着小拳头,真是天生的硬脾气。

    当太阳悬挂在天穹中央时,队伍终于抵达了加热炉峰的背阴面。

    加热炉峰,或许叫它筛子峰更合适一些,山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山洞,这些通道交错纵横,有些甚至纵深到黑暗的地下,在整个吉尔多下面布下了一张庞大的网。

    巫师的眼光缓缓扫过所有的竞争者——已经只有十七个了,“年轻人,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那么称呼你。伟大的马维克会为我们选出最适合的族长,在那之后我会依照规矩用尊称来称呼你——虽然我还不知道将是你们中的谁……”

    醒转过来的老族长开始大声咳嗽,巫师立马直奔主题,“通往‘碎星’的道路就在加热炉峰的深处,如果你注定成为新一任的族长,猎头者海顿最勇猛的儿子巴尔巴尔会给你指出正确的道路。”

    余下所有的豹人族成员发出了重迭的吼声,“巴尔巴尔——巴尔巴尔——巴尔巴尔——”呼唤祖先的吼声震撼天空和大地,犹如战前的擂鼓。

    背负着族人殷切的希望,年轻人们昂首走进了岩洞,临行前都朝着自己的亲人握拳示意,我也冲奇拉薇雅、正弦他们挥挥手,可气的是他们几个神态自若,半点紧张神色也没有,正牌球球更跑来递上一个篮子,“给。”

    “这是什么?”

    “午餐,”说着还送上一块大餐布,“喏,给你铺在地上的。”

    “……你们该不会真以为我是去野营的吧?”

    通往幽深帝国的通道入口在地面上大约有十八、九个之多,其中之一就是这次被选择为指定入口的岩洞,因为四根上下突出的石尖而赢得了虎口洞的威名。光线在十步之内被吞没殆尽,我切换到夜视模式,在不远处意外地看到了一个算不上壮实的身影,迈着悠然的步伐前进,没想到这里也有一个认为自己是去野营的。

    他听到背后声响,回过头来,黑暗中只有一只眼睛闪闪发光,这再明显不过的特征让我辨出了他的身份。

    “我当是谁落在我后面,原来是阿曼的女儿。”渔网稞姆的小儿子比达微微笑起来,那笑容和我见惯的直爽笑脸有着微妙的差异。球球说他总是用笑容来躲避不想回答的问题,这种难以捉摸的感觉比起半兽人更接近人类,而法师初见之下就评价他是“内敛的张狂”,这家伙虽然问题多多,但看人倒是满准,因此我对这个独眼的年轻人抱着少许敬而远之的态度,听说他还是东帝汶司的骑士。

    比达的视线落到我的衣带上,脸上的笑容愈加浓郁,“噢哟,结扣打得很漂亮。”

    此人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典型。

    “噢?你好像不太高兴。”

    我没好气地反问:“你的眼睛是只看得到结扣看不到碎星么,渔网稞姆的孩子比达?”

    “谁知道呢?”比达温和地回答,“心上人回应自己的结扣,获得巴尔巴尔的认同得到碎星,这两件事情孰轻孰重,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会一样。”

    这个回答倒是出乎意料,我本以为豹人族的好汉们个个都是眼睛长在额头上,有着争强好胜的傲性子,不屑被柔情丝蔓束缚住手脚,在家庭和事业之间想也不想地抛弃前者,没想到这位会把两个选项相提并论,不禁让我有些好奇他的选择。

    “问我?现在要我回答似乎有点难度。”东帝汶司的半兽人骑士又露出了刚才的那种微笑,“因为我没有卡马尔的孩子那么幸运,早早地就遇见了意中人,所以没法比较。”

    “谢谢……别说出那个名字。”我有种恐怖的错觉,总觉得只要一说出巴鲁的名字,那个人就会从天而降,不由分说在我的衣服上打满死结。

    比达挑高了眉毛,“要是卡马尔的儿子听到你这么说,可会伤透了心。他一知道你也参加竞争,就发誓要用生命来保护你,现在大概在前面等着。”

    要一路上接受豁出性命的照顾么?若是欠下这笔人情,以后正牌球球一定会欲哭无泪,我左右环顾通道,喃喃自语:“我要换条路线。”

    他饶有兴趣地追问:“你要解开结扣?”

    我委婉地表示对同族的巴鲁不来电,“感谢神创造了这个宽广的世界,所以我们不可以局限在自己的小天地中。这是大风暴神殿的祭司说的。”

    “没错,赞美风与冒险的希纳瑞神,他教导人们的眼光要看得更高更远。”比达的话中似乎另有所指,但不管他是不是想取得比豹人族族长更高更远的地位,都不在我的关心范围内,我一边走一边思索着怎么不伤和气地推掉来自仰慕者的邀请。

    虽然号称是四通八达的地下网络通道,但在最初的起点处,连迷路的机会都没有,一条直道直挺挺地往下延伸,走了半天才到达第一个分岔口。比达赶先一步走了,说是怕卡马尔的孩子吃醋,这家伙想的还真多,真像投错胎的人类。我稍稍落后一点,果然在必经的岔口上碰到了巴鲁。

    我蓄势待发,不管他说什么都决不退出。

    但巴鲁压根没有劝球球退出的念头,他只是发出同行的邀请,理由是大岩洞深处的道路过于危险,特别是对于一个六级鉴定师。

    “我拒绝,”我否决了他的提议,“我记得你指着你血脉的祖先之名发誓的,说你一定会拼尽全力。”

    如果要保护身边人的安全,那就不是全力朝着目标冲刺。头脑单纯的巴鲁立刻陷入矛盾之中,挣扎着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两难的表情。

    虽然我很喜欢巴鲁质朴的性格,不过既然最关键的女方投了坚定的反对票,那我也只能全力打消他玫瑰色的念头。

    “巴鲁,我想你不会食言的吧,前进的过程中不可以回头的哦,我也会为你祈祷的……”

    祈祷你的失败。

    我在心底补完了未完的话语。

    心中爱慕的女孩绞着双手仰首看着自己,一脸的恳切,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多少男子能够狠心拒绝,更何况是血性的豹人族战士。我想巴鲁已经没有后路可退,唯有全力冲锋,即使撞到南墙也会一脚扫平障碍奋勇前进。

    于是半兽人战士没有回头就走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心理作用,他那高大的背影充满了决然,甚至还能看到燃烧的火苗。

    巴鲁走后,我从道具栏取出了奇拉薇雅给我的羊皮纸,羊皮纸的边缘破破烂烂的,泛着古老的黄色,看上去很有年代感。据法师所言,在念过正确的关键语之后,这张羊皮纸就会记录下所有走过的路,是冒险者和考古学者探索遗迹的绝佳帮手。

    虽然巫师保证巴尔巴尔会指引竞争者前进,但比起作古已久的英雄,我更相信身边的大活人。在心底默默谢过法师后,我念出了她教我的记录关键语:“每一颗星星都可以指路,何必只认准北天的那颗。”话音刚落,本是一片空白的羊皮纸上立刻浮现出一块小小的区域,一个亮点在其中一闪一闪,正是我现在所处的位置。

    我挑了和巴鲁不同的那条路,沿着长长的地道前进,最初通道中还生长着一些发光苔藓,越往里走这种植物就越少,最终连隐约的光亮都消失了,一切沉入沉重的黑暗之中,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流水声,才没让大岩洞陷入完全的静寂。

    地道渐渐下斜,慢慢深入地底,暗色浓得化不开,这么一路走下去,有一种正朝着深渊地狱行进的错觉,不过对菲蒙来说,似乎正好是回归组织。

    我讨厌这种寂静和孤独,不知道终点在何处的一路行进,心情难免会变差,这时候反而欢迎送上门来的敌人,一路热热闹闹地打过去,远好过踮着脚尖无声无息地前进。离开王都前我特意去艾斯克林那里查过,吉尔多方圆几百里内,都没有五爪龙的活动迹象,所以无论遇到什么敌人,不过是有惊无险。

    人鱼法师的地图加有侦察咒语,当有敌人接近时,地图上会体贴地闪现红色亮点,甚至会依照等级高低呈现大小不同的亮点。没有五爪龙级别的横在面前,我自然选择长驱直入,将所有不幸挡在前进道路上的怪物一一消灭,有时候更是很坏心肠地特意绕路。怪物们今日一定会后悔出门前没有看皇历,如果看的话,它们会发现皇历上写着“诸事不宜,出门大凶”之类预示着死亡的话语。

    除了拦路的怪物之外,我偶尔也会发现落败的豹人族年轻人,倒在路上奄奄一息,身上布满奇怪的伤痕,不知道碰到什么怪物了。照我的本性多半会无视这些NPC扬长而过,但因为是以球球身份出现,结果勉强给予最低限度的医治,并且拖到路边休息,免得被过路的其它怪物踩到。获得救助的年轻人感激涕零,郑重保证会用漂亮的皮毛堆满球球家的帐篷口,我心说球球可不会喜欢一早上发现自家门口堆满失却了生命的死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