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五集 第一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09-01-19



    出身自名门望族安布罗斯家族的王妃陛下,同时还兼任魔界军第三军团长,和其他女性魔神一样,兼具着美貌和实力,在没有认识园丁之前,就以“贝斯格瑞的流金之光”这个美名闻名遐迩,因此在当今陛下表露出爱慕之意后,无数的男子痛哭流涕,或许就连菲蒙也曾发出惋惜的叹息吧。

    王妃看向宰相:“贝尔施布尔卿,你找菲蒙卿是否还有什么事情?”不等宰相回答,她又继续说,“能否先把菲蒙卿的空余时间交给我?我有些事情需要麻烦他。”

    宰相把“不甘心”三个字写在脸上,保持着最低限度的礼貌微微点头,然后以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声说:“感谢你的冥法王或者感谢她吧,她来的很及时。”

    我努力使脸上的笑容更温柔些,对宰相说:“抱歉,王妃陛下有事吩咐我,那么,贝尔施布尔大人,请原谅我的告退。顺带送上朋友的忠告,一个人生闷气对身体不好哦。”当然最后一句话也是要压低声音嘲讽出来的,说完我就带着阶段胜利的笑容安然离开七卿官员的包围圈,身后留下一个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的宰相大人。

    一离开众人的视线,王妃就遣退了随行的侍女,然后端庄典雅母仪天下的感觉一下子变了,她露出明朗的笑容,大大方方挽住了我的手臂,态度自然得好像我是她的闺中密友一样。

    “我看你半天都不来,所以就来找找看,果然如芒果猜的,你被堂主抓住了。”

    “能够这样让堂主吃一个哑巴亏,下次请你吃饭。”我一边说话,一边四下环顾着会不会被别人看见我们之间亲密的样子。严格来说,举止如此亲昵的并非菲蒙和王妃陛下,而是被称为“赛壬”的我和名为“阿墨”的女生。

    阿墨,在游戏中相遇的又一位player,仔细算来可以说是我方玩家中地位最高的一个。她和我一样是动漫爱好者,不过疯狂的程度是我无法比拟的,经常会身着Cosplay的衣服招摇过市,甚至有一次把头发染成了“凌波丽”式的蓝,把小马哥震撼到整整三天讲课都不利落。她行事干脆,明朗大度,再加上爱好相同,所以我们两个交情相当不错。

    看到我四下张望,王妃跳起来敲我的脑袋——她现在个子娇小,不跳起来根本够不到菲蒙的头:“别人在说话的时候专心听,是最起码的礼貌。”

    我捂着脑袋辩解:“我在看有没有人看我们。”

    “你怕谁看?”王妃抬起头来,神态中多了一丝傲气,那是现实中的她不曾拥有的。

    “比如说……你家那位。”

    “他才不会说什么,就算看到了也会无保留地给予信任……虽然我到现在还不清楚他的信任是给谁的,我还是你?”

    一般人说起魔君,总会在脑海中幻化出或威严或恐怖的形象,但当代高踞王座上的却是一个平和的居家男子,最大的爱好是照顾满园子的宝贝植物,除此之外就只对心爱的妻子表露痴情,百年如一日未变心意,是一个和绯闻无缘的存在。而第七军团长菲蒙则以制造绯闻为己任,尽职地换着身边的女性,是一个已经超出语言指责范围的无道德无节操分子。尽管处世作风南辕北辙,但实际上这两个魔神却是感情相当深的好友,相处融洽彼此信任,实在让我难以置信,即使我现在就是当事人之一。

    我苦笑,然后换了一个话题,“芒果和杜呢?杜可是今天宴会的主角。”

    “杜先去‘车如流水马如龙’订座了,芒果说是去拿鉴定的礼物,等会儿直接过去,”王妃回答,“我们也快点过去吧。”

    “在那之前,能不能麻烦你松手?”

    “不要,能挽着这么帅气的男生一同上街,会让我觉得很有面子。”

    算了,反正我和阿秀达诺丝、丽普斯之间的玫瑰故事已经传到第十四个版本了,也不在乎再多加一个角色,最关键的是那位丈夫不会斥责我给他戴绿帽。

    走到王宫靠近外围的瑞门处,正碰到一小队职方和巡逻队,前者是直属君王的禁卫队,后者是节日期间临时增调的,看情形两者之间似乎起了冲突。这可是天赐混乱的种子,一定要好好利用。我笑容满面地上前调解,王妃轻纱蒙脸紧跟在后。

    几分钟后,调解高手便把难题轻轻抛给了难题集中地,一路走来,“有困难找宰相”几乎成了我的口头禅,那些人或怒气冲冲或困扰不解,全都被我打发去请示宰相的意见。想来宰相大人现在身边已经又多添了三圈前来请示的人,越发显得权高位重。

    “堂主会气疯的。”王妃很高兴地向我描绘宰相的表情。

    “这样不但能方便你溜出去,还能给堂主找麻烦,如此一举两得的事情,多多益善为上。”

    王妃挽着我的手,大笑不已。拜菲蒙的好名声所赐,没人发现她是王妃本尊,都以为是菲蒙的某个情人,我们就这么顺利出了王宫。

    ※※※

    王城中的两条主干道——千阡道和百陌道——交叉成十字,将整个克撒分割成均等的四个区域,自然形成的居民区可以用“东贵西富北平南杂”来概括。王宫坐落在东区,为了方便入宫许多高级官员的宅院也选址建在就近;西区的绿化举城最佳,环境优雅治安良好空气清新利于健康,有钱的富豪常青睐此地;北区多为平民百姓居住,他们和剑与魔法无关,虽然生活在这片神奇的大陆上,但也就这么悄然度日,到了晚年也没有可以回忆的冒险经历;南区最为鱼龙混杂,但应该说那里才是这个都城的精华,这里公会林立,旅人四行,你可以站在南区的街头学习主大陆的种族学,从最常见的人族到极其罕有的驳马族,你都有机会一一看到。

    沿着千阡大道走六分钟左右就能看见城内最热闹的中心地带——银鱼喷泉广场,平时乱糟糟的广场被重新整修了一遍,有人悬浮在空中准备着庆典当晚要放的焰火,负责人认出了菲蒙,气吁吁跑过来问好。

    我又给亲爱的宰相找了一个工作,“没问题么?要是出了什么岔子,就找宰相想办法。拜拜,我要去约会了。”

    走在王都城中,可以确实地感受到节日临近的喜庆气氛,过往的每个人脸上都浮现着发自内心的笑容,即使是陌生人,相遇时也会互道节日快乐。小孩在街头横冲直撞,小马驹一样撒着蹄子欢畅,一不小心撞到路人怀里对方也不会生气,最多用一种愉快的口气笑骂一声“小鬼头”。年轻人换上了平时舍不得穿的昂贵衣服,搭配上精致的饰物,满眼看去都那么繁华。上了年纪的人一边话着家常一边准备过节的传统食物,从中式的水饺、馄饨、炸糕到西式的布丁、姜饼、家烤硬皮面包一应俱全,光是看着也让人盼望冬之庆典快点到来。

    在所有洋溢着笑容的人中间,商家们的笑容一定加倍的灿烂,一路上的店铺全都生意兴隆,顾客盈门,店主听到钱币落入钱箱的声音想必嘴都合不拢了。

    说话间,熟悉的店面出现在前方,和左右店铺相比生意似乎更加红火。清朝打扮的店主忙得晕头转向,招呼客人招呼得声音都哑了,当看到我们进门,挂满职业笑容的脸庞更笑出了一朵花。

    “菲伦爷,安妮梅特姑奶奶,里边请!两位的朋友已经在雅座等候多时了。”

    西式的名字加上东方的称谓后缀,从一个经营着西式餐馆的清朝老板嘴里说出来,倒有一种奇妙的融合感。这家餐馆就是我第一次碰到丽普斯的那一家,在那之后我也经常照顾他的生意,对店主来说可是一个慷慨的好主顾。

    店主大声叫着伙计,梁山好汉打扮的小二飞奔而来,带着我们进里间的雅座。掀开帘子,等候的两人停止交谈,以不同的表情迎接我们的到来。

    已经脱了鞋子盘腿坐在榻上的年轻女子有着一头引人注目的火红短发,逆着重力方向上扬,有如热烈的火焰,虽然身处冬季,却只穿着单衣,白皙的手臂露在外面,套着十几个银晃晃的细丝手镯,移动的时候便会发出好听的声音,仔细观察的话,能够发现手镯上隐藏着无法识别的魔法铭文。看到我们进来,她直起身子,似笑非笑地看着我们。

    相对于火焰一般张扬的同伴,倚靠榻边、手支在案几上的女子内敛如夜,她的发色、眼色都是东方式的漆黑,五官的轮廓则鲜明得多,她的容貌就像混血儿一样,融合了西方的奔放和东方的细腻。

    “哟!芒果你已经来了啊?还以为你去鉴定店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过来呢。”我一进去就大声招呼,试图掩盖自己迟到了的事实。

    遗憾的是这招失败了,阿秀达诺丝指着房间里的沙漏说:“迟到很久了哦。”

    尽管是责备的话,从她嘴里说出却显得十分柔和,没有一点火气,反而让我更加过意不去,只能老老实实地道歉。

    “等会儿赛壬付账。”红发女子——第五军团参谋长丽普斯飞快地说。我没有表示异议,毕竟在这里花的不是自己的钱,挥金如土也没有任何感觉。

    “他被堂主扣下了,才来得这么慢。”王妃帮我解围。

    “哼哼,要突破堂主的封锁线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决口不提我受到外援才得以逃脱的事情,只片面强调我的主观能动性。

    四人围着榻上的案几坐定,乘着未上菜,桌案还空着的时机,开始交换礼物。王妃送上的礼物或许要用价值连城来形容,丽普斯的回赠也同样登得上台面;不过接着的一对就没那么美好了,我和丽普斯分别以唬人镜和鬼哭书交换了礼物,看到礼物时双方皆无言以对,都是为受礼者特别挑选的诡异礼品,从想让对方大吃一惊这一点上来看,我们两个的精神波长非常接近。

    “芒果,该你的了。”我费劲地把发出婴儿哭声的书本硬塞进口袋,试图把会引起他人误会的声音扼杀在摇篮中。

    “预祝你节日快乐!也预祝你在新的一年里顺顺利利,健健康康!”阿秀达诺丝一边说着吉祥话,把她的礼物递到了丽普斯面前。我“咦”了一声,因为她手上的是一个微型的音乐喷泉,而非她特地送去鉴定的那枚戒指。

    “戒指呢?”我以只有阿秀达诺丝一个人听得到的音量低声问道,同时指着自己戴的法术戒示意,“你不是说送那枚戒指的吗?”

    “那个没有鉴定出来,似乎有点问题,我觉得还是不要冒冒失失当礼物比较好。”阿秀达诺丝用同样轻微的音量解释道。

    没有鉴定出来?我不禁愕然,那家鉴定店是伊露莉介绍给我们的,店主的鉴定师等级超过十六,足够有资格瞥着眼看主大陆上大部分的鉴定师了。

    我满怀期待地说:“十六级的鉴定师都鉴定失败,那个搞不好是神器级的宝贝哦。”

    “很遗憾要让你失望了,我查了《主大陆珍宝大百科》,但是没找到类似的宝物。”

    探宝的美梦啪的破灭了,我深深的叹着气,阿秀达诺丝轻轻拍着我的脑袋,安慰失望者,这种在我们彼此间司空见惯稀疏平常的举动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却有着不一样的含义。王妃见状笑了起来:“真漂亮的画面,就算我清楚,还是觉得很般配。”

    “谢谢,请不要在堂主面前这么说,我会死无葬身之地的。”宰相乃是一等一的假公济私高手,而且举凡牵涉到自己女友的时候阴谋诡计更是成倍递增,我可不想和实体化的“阴谋”作对。“再说我是‘自由同盟会’的成员,不管是现实还是游戏,我都无意找个人来束缚住手脚。”

    “说到‘自由同盟会’的成员——”丽普斯拖长了音调说话,视线突然转到了另一个坚持‘自由万岁’的人身上,“你现在是王妃陛下……说起来你是用什么借口到主大陆这里来的?”

    丽普斯所言有理,以安普罗西亚王妃的身份,根本没必要也没可能离开魔界本土来到主大陆上:她虽然是第三军团长,但事务早就交由她的部下全权代理;而且她的魔力等级对这边世界影响不小;最重要的是魔王的本体仍然在魔界,我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能让那个居家男子舍得放心上人离开自己的身边。

    阿秀达诺丝突然笑了起来,“她是顶着光明正大的理由过来的,但是你绝对猜不出这个理由!”

    “如果我猜出了怎么办?”我插嘴问道。

    “那是不可能的,不过万一你真猜对了,那宰相就让给你当好了。”阿秀达诺丝慷慨地许诺。

    “你还真是拿别人的东西做赌注不心疼。”

    “所谓‘别人的东西’应该是指自己无法支配的东西,而我可以不谦虚地讲一句,宰相的职务我还是可以支配的。”语文老师的得意门徒给我进行着语句分析,我不由大为折服。

    “受教。”

    “好说。”

    我和丽普斯联手猜了好几次,全都被阿秀达诺丝笑吟吟地否定了,这时细看王妃的表情,竟少见的浮现出忸怩的神色,这让我更加摸不着头脑,最终俩人宣布放弃对宰相这一高位的野心。

    “算了,宰相这种麻烦多多的位置还是留给天生劳碌命的堂主去坐吧,放弃。”

    阿秀达诺丝推推王妃,王妃招手示意我们俩靠过去,随即凑近了低声耳语了几句,惊得我差点打翻桌几。

    “什么?!生小孩?!”

    “不要叫的那么大声啦!”王妃飞快的一拳敲上我的脑袋,她的脸颊瞬间烧了起来。

    努力压下惊讶不已的心情,我听着王妃断断续续的解释。原来对处于统治阶级的魔神来说,在异世界的大陆上受到的法则制约相当沉重,原本拥有的实力大打折扣,但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魔族后代却受到这个世界法则的承认,能够百分之一百发挥力量,为了长远打算,魔王才会让有了身孕的王妃离开自己身边,来到主大陆上。

    “就像出生在美国国土上的小孩一出世就有了绿卡一样,对吧?”

    “虽然这个比方听上去很怪异,不过倒也说得没错。”

    “你刚才说过不多久小孩就要出生了,可是……”我看着王妃苗条的身材,难以将她和身怀六甲的孕妇联系在一起。

    “我可以给你两个解释,随便你喜欢哪一个。一,这只是一个游戏,要我真的扮演一个孕妇我会拒绝付钱;二,魔族是一个充满了谜团的种族,一切不为外人所知的秘密都有待于后世的研究。”

    真是完美的解释。

     “阿墨,一进入游戏就发现有人守护了你几百年,对你忠心不二,你有什么感觉?”这是我第二个问题。

    王妃眨着眼睛,带着些许不自然的笑了笑,“这个很难说清楚啦,一方面来说,那个家伙实际上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只是正好扮演他的伴侣而已,不过麻烦的是,我进游戏之前选择的是全知模式……”

    “全知模式?那你真的麻烦了。”

    虽然我选择的不是全知模式,不过多少也能够理解她的苦恼之处。就连没有菲蒙记忆的我,相处一段时间后也会在那种氛围中对他身边亲近的人相应的付出感情,至于拥有王妃全部记忆的阿墨,那就更容易被感染,和王妃原先的感情产生共鸣。

    “算了,反正喜欢上一个虚拟人物,对我们来说又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这次也一样。”王妃挥挥手,像是在宣布此话题到此为止。

    “可是,这个世界真实到不像虚拟的……”

    最终,这句话我还是没说出来。



    注一:常伯是部门名,亦是该部为首长官的官职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