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第五集第二章(上) - [毕业奇幻之旅]

    2009-03-03

    第二章  前夜宴会之上篇(上)

    “听我唱,听我言,时光的刻痕十二月。
    最初的冰,凉凉的冰,至高的神明光之心。
    朦胧的雾,明朗的雾,锻造了火炉化万物。
    微笑的春,倾听的春,赞美女神苏醒的灵魂。
    雷之净,剑之净,远天的闪电撕裂的雷霆。
    漫野的花,守护的花,静静照看你我他。
    欢快的歌,忧伤的歌,悠远的传说流成河。
    甜美的酒,芳香的酒,抛却烦恼与忧愁。
    树之休,林之闲,幸运的指环谁占先?
    天之收,地之获,温柔播撒碾上磨。
    金色的菊,富裕的菊,无尽的探索穿越了雨。
    呼啸的风,不停息的风,闯荡的催促不能等。
    最后的雪,终结的雪,呼唤归来永恒的眠。
    十二个神衹十二轮月,十二盏烛灯十二夜,时间就这样往前延。”

    大街小巷上到处都可以看见小孩子围成圈,一人接着一句愉快地唱着歌谣。小孩子们唱着欢送年末的远去,又唱着迎接新年的到来。

    现在不用别人解释,我也能明白小孩子都在唱什么了:先是对应一月的光之神守护的冰之月,之后是创造神守护的雾之月,再来是生命女神的春之月,雷与剑之神的净月,婚姻、家庭守护女神的花之月,艺术之神的牧歌月,酒神的美酒之月,自然与幸运女神的休闲之月,大地女神的收获之月,智慧神的菊石月,冒险与风之神的风之月,最后是冥法王的雪之月。十二个月份都有专属的守护神明,其追随者在相应的时间内能获得最大的力量。

    自然,如今的雪之月正在吾主莫西亚的关照之下,因此所有拥有亡冥契约的魔法师和静息神殿的柯尔修士都能超常发挥他们的力量,以魔界军第七军团长的身份活跃于主大陆舞台上的我亦是如此,举手投足间甚至能够感受到充盈的能量流泄指尖。而立于冥法王对立面上的生命女神的传道者则进入了一年一度的低谷期,集齐整个神殿的祭司彻夜祷告也未必能治愈一个感冒病人,对普通百姓而言在雪之月生病可说是最倒运的一件事情。

    但是我现在没有找人打架的打算,更没有要置某人于死地的可怕念头,能不能超常发挥实力对目前的我来说没有一点意义,比较一下的话,我倒更乐意在这个月里拥有无敌的砍价功夫。

    送别第五军团参谋长丽普斯之后,我也加紧步伐开始准备送给其他人的礼物,当然我对自己的回巢能力非常有自知之明,为此特地邀请阿斯蒙蒂奥斯,和他结伴穿梭在克撒的大街小巷中,寻找着合意的礼物。

    这个时候我确切地体会到自己所在之地是北地的中心,漂亮的手工艺地毯、精致的魔法娃娃、诡异的唱歌骷髅……来自大陆各地的奇珍异宝让我挑得眼花缭乱,不知道该在哪个摊位前说出“我要这个”这四个字。小贩们也使出浑身解数,巴望从我们的口袋中掏出亮闪闪的钱币。

    这边一个尖牙利爪身上长着鳞甲的伙计同时扯住我和阿斯蒙,滔滔不绝:“两位少爷好眼光,这可是东帝汶司特产的透红琥珀。据说男性可藉由它让逐渐冷淡的爱人回心转意,只要把它和三枝玫瑰一起燃烧,烧好后会在灰烬中发现红色水滴状石子,将它和女友的头发绑在一起,再大喊三声她的名字,就可以唤回女友的心。如此珍贵的宝物,原价一百枚金币,节日特价六十枚金币!现在购买还附赠鲜花之都洛司瑞城出产的定情玫瑰一束!”

    旁边头上长着山羊角的小贩横刀抢夺生意:“小哥儿你们别听他瞎掰,长的这么帅,怎么可能有恋爱问题。还不如来看看我这边的东西。两位觉得这对蓝宝石手镯如何?阿特雷特群岛特产,您瞧这片湛蓝,可是上好的出海护身符,长年在外的旅人的首选;再来瞅瞅这个绿幽灵水晶额饰,这可是基磐神殿的大祭司阁下亲自祝福过的,不仅能招财聚宝,还能增强精神力和集中力,如果两位有什么朋友是商人或者法师,那送这个保管没错;噢,对了对了,还有这串黄玉项链,十分稳重大方的设计吧?它能带来温暖和勇气,最重要的是有三十分之一的概率使法术‘恐惧’无效,这绝对是魔防低的战士系的福音!”

    这边的拉着要看琥珀和玫瑰,那边的坚持让人考虑手镯、项链,我夹在两个半兽人中间,连话都插不上。左右双方的争斗迅速升级,下一刻我就得飞快避开戳过来的山羊角躲过横扫而来的山猫爪,手忙脚乱的狼狈,我说你们打架的时候不要牵连无辜的顾客好不好?

    看在他们这么努力的份上,最后我在两个摊位上都买了东西,就连阿斯蒙也买下了一块透红琥珀。老实说我对阿斯蒙会把这份礼物送给谁非常好奇,据小道消息说他有一个单恋了几百年的心上人,虽然我一直想满足一下难得燃烧的八卦之魂,但鉴于每次把话题往这方面扯时他的脸色都很不好,所以我也只能识相地往八卦魂上浇冷水。

    虽然碰到了很多这样那样的事情,幸好还是赶在冬之庆典前将礼物全部准备齐备。送给阿秀达诺丝的是一只有翼雪兔,给王妃挑选的是一个能够依据心意变化的魔法面具,宰相名下是一本永远写不完的笔记本,园丁那边我送了一套会叮当作响的茶具。

    有些人收到礼物显得很高兴,园丁当下就回赠我一个“概率之环”,这是一个完全不明白用处的东西,我研究了半天最后用它来束头发。阿秀达诺丝则抱着她的新宠物舍不得放手,还问我能不能给它起我的名字,我建议她给这个小东西起宰相的名字,阿秀达诺丝立刻用力摇头。

    “那么可爱的小东西,它的名字也得很可爱才行。”

    “原来我的名字很可爱啊……”

    “至少比堂主的可爱。”

    虽然被称赞了应该高兴一下,但一想到被拿来比较的简直不具有可比性,最后还是骄傲不起来。

    拥有不可爱名字的某人收到礼物时用一种直直的眼光盯着我,“这个是什么?”

    “礼物。”

    “为什么送这个?”

    语气沮丧得就好像我送给他的是定时炸弹一样。

    “我看你忙到天昏地暗的程度,就好心的送给你一本用不完的笔记本,好让你安排好你的工作,你看我给你的新年礼物多么别致啊。”

    当然我脸上的表情很露骨的显露出我真实的用意,刺激他繁忙的事务而已。

    “我明白了,明天第七军团调拨最前线,阁下就准备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过一个别致的新年吧。”

    “堂主你真是开不起玩笑,喏,这是你的礼物。”

    我很清楚这个人是完全做得出公报私仇这种事情来的,所以在关键时刻放弃了自己的坚持,送上一瓶夜光沙漏。

    我真是越来越没有原则了。

    除了收到身边朋友的礼物,还有无数菲蒙情人送来的礼物,铺天盖地几乎塞满了房间,看着小山似的礼品堆,我想要全部拆封粗粗浏览一遍大概也得花上数天的时间。

    “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情人节……”

    看来得事先打听清楚了,然后在当天出去避难才行。

    “这么多需要一一回礼的,麻烦死了麻烦死了!”我正对着满屋子的礼物发出一连串抱怨的时候,伊露莉走了进来,她把手缩到背后的动作被我眼角的余光看见了,我开玩笑地问:“好东西藏起来不能让我看到?”

    没想到她红着脸吞吞吐吐地回答道:“那个……礼物……但是……您收到这么多……嫌回礼麻烦……”

    我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竟然漏了算给伊露莉的那份礼物,懊丧得想打自己一巴掌。她的存在对我来说过于宁静而理所当然,相较而言更像家人。

    “你送我的?”

    她犹豫着点头,从背后抽出手,一串项链静卧手中,坠着一颗小小的血色宝石。 

    “傻瓜,嫌麻烦是因为她们和我没关系,你又不一样。”我敲了一下伊露莉的脑袋,当即戴起了项链,有一瞬间宝石散发出微弱的魔法波动,随即消逝于无形。我托起项链眯着眼睛细细打量,项链上蕴含着什么魔法么?

    我看向伊露莉,她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羞涩地移开视线,她回视我的视线,眼神同时包含脆弱和坚强的矛盾体,就像经过火炼的瓷器。

    “菲蒙大人,请答应,”她小声但清晰地说,“请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也一定平安地回来……不要再像上次那样……”

    能说出这些话,也许已经用掉了她一年的勇气。

    我伸手把她揽入怀中,心甘情愿扮演着菲蒙的角色,依照他的个性来安慰心中充满不安的少女,在她耳边低声喃语:“我指着最伟大的深渊之主的真名发誓,即使收到吾主的亲口召唤,我也会先回到你的身边。”

    她的身体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说话的声音隐约蒙上了湿润的泪水:“请不要那么起誓,菲蒙大人,我并无意提出那样过分的请求。”

    “对不起……”我更低喃地自语。

    对不起,伊露莉,我只能是你的家人,只是在这个瞬间,请让我作为你的恋人。

    可以感受到女孩子微微颤抖的温暖,我静静拥抱着她,然后松开手恢复平时的笑容。

    “真是惭愧,没有合适的礼物回赠小姐的心意,那么……”说着,我仿着电影中绅士邀请女士的动作,深深弯下了腰,“这位女士,可否赏光和我一起参加今晚的前夜宴会呢?”

    伊露莉睁大了眼睛,似乎还没有从接二连三的震惊中恢复过来。

    “多谢小姐赏光接受了我的邀请。”我很高兴地把对方的哑言当作了默许。

    “怎、怎么可以呢?我只是……您不要开玩笑……再说我连礼服都……”

    伊露莉的语言机制初步恢复,话说的语无伦次,一边说一边用力地摇头。

    “身为菲蒙的舞伴还需要担心礼服的问题么?!”我拉着她大步向王宫深处走去。

    ※※※

    “……所以呢,她就交给你了,”三言两语说清楚情况,我指指忐忑不安地等在外间的女孩,“反正你身为王妃,衣服应该多得没地方放吧。”

    其实本来是想拜托阿秀达诺丝的,但是第四军团长的身材似乎是比着世界名模设定出来的,她的衣服对于伊露莉来说不太合身,而王妃的个头则和伊露莉差不多,应该问题不大。

    “嗯,没问题,不过,” 王妃看了一眼伊露莉,然后压低声音问道,“你真要带她作女伴?”

    “你和芒果全都名花有主了,杜不在王都,与其去招惹菲蒙的那些情人,我还不如找一个我熟悉而且不会乱吃醋的女孩参加宴会,又或者是说,你让我邀请一个男性一起参加?”

    “噢呵呵呵呵呵!我是不会反对的啦。”王妃以手背掩口,发出标准的女王三段式笑声。

    “那你老公借给我。”

    “我还没有慷慨到那种地步。”王妃斩钉截铁地拒绝,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ok,闲聊到此为止,伊露莉就拜托你了,先提醒一句,你可不要把她当作cosplay的试验品!”

    “放心,我会适可而止的。”王妃的笑容明艳如花,看上去很像四季的那种不良笑脸。

    我突然觉得来拜托她是一件错误。
    ————————————————

     

    开篇的诗歌,记得那时候花了很长时间来写,兴致勃勃,还务必求每句都押韵
    仔细想想,我还真是无聊啊
    尽玩细枝末节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感慨,那我就欣慰了,没白花工夫
  • 啊呀呀,细枝末节的话,很耐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