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第五集第二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09-03-03

    等待女士的过程,一般是测试自己的耐心的好机会,因为在此过程中没什么事情做,所以我早早的逛到了宴会会场,会场已经基本布置完毕,还剩下最后的调整工作。宰相站在大厅的中央,被大群等待指示的工作人员所包围,忙得晕头转向,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被那句“有困难找宰相”吸引来的。

    坏心眼地想一想,说不定我就是为了看他忙得天昏地暗的样子才会提前来会场的。

    “米斯特利,这么早就来了?”

    从高处传来招呼我的声音,虽然压抑得含糊不清,但是会用首名叫菲蒙的只有一个家伙。抬头看去,园丁盘腿坐在高高的窗台上,大半的身子被幔帐所隐没,若是不出声的话根本发现不了他。

    “上来吗?” 园丁往旁边挪了挪,算是给我空出了位置,我看看周围,没人注意这边,便手脚并用爬了上去。

    从坐着的地方望出去,可以看见太阳渐渐隐没在地平线之下,王都克撒缓慢的融入了夜之女王的温柔怀抱中,柔和的风带着远处森林的气息吹过,在霎时变得凛冽起来,从此刻开始,便是夜一族的天下了。

    我扭头看向理论上应该是最高统治者的魔王,他还是一身简装,袖管和衣摆上的泥巴痕迹清晰可见,“你不要告诉我等会儿你就穿着这身衣服参加宴会哦!”

    “怎么会,我好歹还清楚自己的身份,在该庄重的场合还是会照着规矩做的,不过现在是自由活动时间,不是吗?”

    这么说着,园丁漫不经心地拍了拍身上的泥巴,但在我看来只不过是把衣服上的泥痕弄得更大罢了。

    “那你躲在这里干什么?又没有勇者打进来。”

    “‘躲’?说得好!”园丁好像一个做坏事却没有被抓住的小孩一样偷笑了起来, “躲起来可以省掉很多麻烦的事情,比如繁琐的请安,其实最主要的是我在躲贝尔施布尔卿。”

    “躲堂……宰相?躲他干嘛?”

    “他看到我的话,一定会请示一大堆事情的。”

    照我看来那根本就是宰相故意的,因为看不得只有自己忙而别人清闲。

    “有贝尔施布尔卿在就没问题,根本不必向我请示什么。”

    “……我终于明白了。”

    “明白什么?”

    “明白魔族中上司把烂摊子全都扔给部下的风气源自哪里了。”

    不过老实说我自己也没什么立场来说别人。

    “你、你看这个,这个是安梅莉娅送给我的节日礼物。”园丁慌慌张张地转换话题。

    安梅莉娅是王妃的首名,只有十分亲近的亲友才会这么称呼,就如同菲蒙的首名是米斯特利一样。

    我接过礼物,翻来覆去的察看,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哨子。

    “这个叫‘朝凤律音’,按照不同的曲调吹响,可以招来各种飞禽。”

    “这么帅?你试过没有?”我好奇心大盛,怂恿着园丁试试看,园丁在我的鼓动之下,也跃跃欲试,当下猛吸一口气,把哨子放到了唇边。

    我们两个昂首望向暗青的天空,期待到屏息,有一瞬间,什么也没有发生。园丁疑惑把哨子举到眼前,看看有没有出问题。我刚想说话,下面的宴会厅中突然起了骚乱,混乱席卷了大厅,圆桌翻倒,人皆惊呼。

    从一大片嘈杂声中,宰相愤怒的叫声穿透了所有声音。

    “谁?是谁把这些老鼠召唤过来的?!”

    园丁和我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到了哨子上,随即以目光迅速交换了一下意见——

    “你看呢?”

    “估计就是这个。”

    “很可能。”

    双方意见一统一,园丁没说一句废话,当下弹了记手指,飞快地念了一句咒语,“以我沙耶兰之名,无序的空间打开。”

    异空间一打开,他立刻把哨子塞了进去,然后吹着欢快的口哨,一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这种粉饰过错的本事不知道是被菲蒙教坏的还是他的本色。

    “这种举动,应该叫做‘毁尸灭迹’吧?”

    “这个叫‘上位者美化’,又叫‘不知道即不存在’,你要知道,凡是立于高处的统治阶级,都是不会、也不能犯错的圣者,万一不幸犯了错误,也得事后尽可能消除一切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你,我都会忘记你‘上位者’的身份,真是抱歉……”

    “这个‘抱歉’里面一克诚意都找不出来,重要的是能不能拜托你在公开场合少给我添点麻烦?上次为了安抚海密巴莱西亚家族的愤怒我可……”

    园丁的抱怨没能持续下去,因为宰相在指挥手下围追堵截突如其来的耗子之后,腾出手来追查了召唤的源头。

    “那边帷幕后面!”

    听到宰相以炙热的怒火喊出来的话,园丁一撑窗框翻身跃出眨眼间便逃离了犯罪现场,比他稍微慢了半拍,我施展了在冒险途中练出来的跑路神功,“浮空”加“倍速”再加“跟随”,跟着园丁一起逃跑成功。只余下宰相的嘶喊声在空中久久飘荡,“我知道是你!等会儿别让我撞见!”

    ※※※

    夜幕已经彻底降下。

    透过水晶制成的透明天窗,可以看见陌生的星星在深邃的夜空中散发着冰冷的光芒,风神星座旁边,属于冥法王的星星放射出诡异的光芒,只有特定的人才能看见。十二轮明月排列成拱弧,宛如月桥一般。若想在今夜之后再温习同样的景色,得等上整整一年,到下一个雪之月才行。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学吹箫……”

    身边的人来来往往,只有我一个抬头仰望着天空沉醉其中,嘴里还念叨着奇怪的语句。对于他们来说,十二明月齐现的景观早已是司空见惯了吧,反倒是像我这样目不转睛地看着天空会比较奇怪一些,好在基于菲蒙一向的好名声,没有人会冒冒失失地上来打扰我。

    精神的升华需要雄厚的物质基础,我很快发现月亮再多再美也无法抑制我饥饿的肠胃,于是我停止赏月,重新折回了宴会厅,先在外面观望了一下,确定宰相不在里面才走进去,四下搜寻着可果腹的佳肴。美味很多,但几乎没有一个我能够叫得出名字的,保险起见,我从桌上挑了一杯散发着苹果香味的水果饮料,这时眼角的余光看见一对堪称“金童玉女”的组合步入了大厅。

    男性身着只有在非常正式的场合下才会穿的礼服,式样复杂到看不出是怎么穿上去的地步,里面有着十数层夹袍,外面罩着及地披风,宽大的袖口和袍边全都滚着一圈金边,看上去盛大而又华丽,一举一动都流露出君王的气息。

    挽着他的手臂走进来的女性则正好相反,浑身上下没有任何饰物,单层的衣裙裁剪简单而合身,乌木色的鬈发披散肩头,更衬得一身白衣如霜,肌肤似雪,若非她脸上温婉的笑容,别人或许会误认她为冰雪女王西瓦。

    我含在嘴里的一口饮料差点全部喷出来,咳嗽着发出虚弱的笑声,“呵呵呵呵,这个世界果然充满了无法理解的奇迹……堂主正经起来居然这么有架势……”

    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贝尔施布尔和阿秀达诺丝,前者是几乎位于云之顶端的魔族宰相,后者则是举手间号令千军万马的大军团长,不过一旦撕开其中一个的面具伪装,幻象与真实的反差之大足以让人痛哭流涕。

    一边往人多的地方躲,我一边向冥法王祈祷着不要让宰相发现我的踪迹,可惜菲蒙无论在哪里都过于耀眼,一下就被宰相刀子般利的目光逮住了,他眉头紧锁,以目光剜着目标。我忙向阿秀达诺丝打暗号,她笑着和她男友说了些什么,后者侧身倾听,神情渐渐缓和了下来。

    一个萝卜一个坑,性格古古怪怪的堂主至少对芒果的话还听的进去,对其他人,连老师他都未必买账。

    好歹逃过一关,我大大松了一口气。宰相的触手伸得又远又长,更被魔王赐予了在任何一个魔族之上的权势,若他把今天下午的骚乱算在我的头上,然后再使出他拿手的假公济私……那悠闲美好的新年恐怕就要和我挥泪告别了。虽然实际而言,召鼠骚乱中我只能勉强算一个知情不报的旁观者,不过在宰相眼里是看不见朴素的园丁的。

    嘹亮的号角声突然回响在宴会大厅中,宣告着boss级人物的来临,不同于出阵前带着杀伐之心吹响的号角,它威严庄重,让人不禁沉入敬畏的心情中。

    “沙耶兰陛下及安普罗西亚王妃陛下驾到!”

    喧杂的宴会厅立刻陷入肃穆的寂静,人们恭敬地致上敬礼,女宾微微交错曲膝低头,男宾则右拳置心口躬身为礼,我起初也行曲膝礼,片刻之后才如梦初醒慌忙更正,希望没人注意到我的窘态。

    我站的地方正在红地毯通道的左近,两位有着“陛下”头衔的统治者走过来的时候,我仿佛闻见了阳光下风信子的香甜,不禁让我好奇香味的源头来自哪一位,是终日泡在花园中沾染了自然的清香的君王,还是有着日妖精一样绮丽容貌的王妃呢?

    好奇归好奇,现在我是不可能冒冒失失的跑上前去拦住他们的,只在心里默念着“你们两个走快点啊我都已经脖子酸了”。

    但是两位陛下依然迈着稳重端庄的步伐慢慢地行进着,好一会儿才走到了红地毯的尽头,迈上两级阶梯,在为他们俩备下的王座前立定,转身面对下面黑压压一片的臣子们。

    “诸位!”园丁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宴会厅,即使站在角落的人也能很清晰的听见,这两个字仿佛信号一样,大家纷纷挺直起身子,注视着高阶上的发言者。

    “今夜我们聚在这里,是为了怀念已经逝去的过去以及庆祝即将诞生的未来。或许对于你们之中的有些人来说,仍然不认为这个时刻值得这样大肆庆祝,因为冬之庆典是属于这个大陆上居民的,而与我族无关。虽然要怎么想是个人的自由,不过朕还是希望抱持这种观点的人越少越好。我族不会永远是主大陆的外来者,也许现在我们还是以旁观的心态来看待庆典,但朕期待我族的下一代能够和主大陆原居民一起发自内心的欢度冬之庆典。”

    园丁,算了,现在还是称呼他沙耶兰陛下吧,沙耶兰陛下的神态完全不同于平时敦厚和善的样子,金色的眼眸仿佛隐藏着能触及人内心最深处的魔力,虽然语气平和,但所说的话却带着无可抗拒的力量,将言语烙印在听者的灵魂上。

    莫西亚啊……平时和我嘻嘻哈哈随便开玩笑的真的是眼前这位吗?

    宴会厅中被威严压制得一片肃静,随后一身火红的王妃微微笑了起来,“无论在哪一个世界,拖沓的演说总是受厌恶的,那么从现在开始,就请各位忘掉所有的拘束和等级差别,尽情地欢宴吧!”

    王妃扬起手臂,仿佛解放了积蓄的能量一般,人们立刻爆起了欢呼声,并且高举起手中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

    “荣耀与力量归于我君!”

    会场的气氛变得轻松热烈起来,宴客大多聚成圈子谈笑风生,不时爆发出一阵阵笑声。我独自一人站在会厅中,举目望去,几乎没有熟悉的面孔,与其他人四目相交时对方会微笑着点头致意,但没有一个主动上前来攀谈。阿斯蒙一直四处环视,似乎在寻找什么人,虽然可以去找阿秀达诺丝和宰相,不过对他们来说会比较喜欢与对方独处吧。

    沙耶兰陛下挽着王妃,和身边的每个人都随意交谈着,当来到我身边时,他不失威严地笑了笑:“菲蒙卿,怎么独自在这里?”

     “我在等我的女伴……陛下。”

    我盯着他看,这大概就是政治家的能耐了吧,正式场合和私下彻底是两个人的感觉,现在听他称呼菲蒙和称呼别人完全没有区别。

    我曾问过他为什么有其他人在时要装的一点关系也没有,他沉思片刻后回答说:“历代的君王都只有部下,没有朋友,部下只需要遵从命令,而朋友却会影响君王的心,一旦其他臣子发现君王和普通人一样有关心的朋友,那个人就会被推上派系争斗的战场,即使他本身并没有那个意愿,希望通过他来获得利益的投机者还是会蜂拥而至。”这种我根本不想懂的上层统治关系。

     “希望你玩得愉快,”他依然保持着那张一点也不像他的笑脸,接着突然凑近压低声音飞快地说,“顺便提醒一下今年的庆典会厅内虽然布有抗魔阵不过还是禁不起高级咒语的折腾要是你弄出去年那样的混乱来我就把你流放到卡尔梅克冰岛上去。”一口气说完这种不加标点符号的话之后便微笑着走开,和其他人交谈去了。

    听上去菲蒙的纪录不太好,去年不知道做过什么恶行……该不会是放一个亡冥区域出来吧?

    王妃和我擦肩而过的时候向我使了一个眼色,我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一位贵族小姐站在那里,丝绦缀满了她的鲸骨裙,一时之间我还以为自己再次走错空间,来到了某个奢靡的法国宫廷舞会上。

    “伊露莉!”数秒的惊愕后我恢复了判断能力,叫出公爵小姐的本名。伊露莉这次不仅是脸红,就连手臂都透红到手套边,她轻提裙边,尽量快地跑过来,我看着一朵凡尔赛玫瑰为我绽放,心情不禁大好。

    “菲蒙大人……”

    我愉快地打断她的话,“还记得王妃刚才说什么?今天晚上要忘记等级差别,所以禁止你叫‘大人’,叫我‘菲蒙’,如果愿意的话,更欢迎你叫我的首名。”

    “这、这实在……”伊露莉的表情分不清是不安还是惊喜,今天一天她受到的震惊也许是多了一点,我顺手拿起旁边餐桌上的点心,递给她,算是疏解压力。

    “你来的刚好,我一个人待着正觉得无聊呢。你肚子饿不饿?一边吃一边聊天吧。”

    伊露莉可真算得上是一个绝佳的好听众,无论我说什么,不管她有没有听懂,她都专注地留心着每一个字,偶尔加以自己的感想,以助谈兴。不过我对引她开口更感兴趣,千方百计逗她,试图把话题权交到她手中,虽然起初时伊露莉以招牌的红脸来回应我的问题,但很快她的话就渐渐多了起来,换我饶有兴趣地听她说。

    “……结果大风暴神殿的祭司戴的假发套被风吹上了天,见习生们追过了整个城区都没追回发套,莱克斯祭司只好宣布那也是供奉给希纳瑞神的贡品之一……”

    就在我忍不住要笑出来的时候,有人来到了我们身边,伊露莉停止讲述莱克斯祭司假发套的命运,向着来人行了一个礼:“尼雷斯大人。”

    “请原谅,我不是故意来打扰两位谈话的雅兴的。如果有冒犯,再次抱歉。”

    迭声道歉的是一个我没有见过的魔族,身高和菲蒙相仿,有着一双灰色尖锐的眼睛。我在脑中迅速复习了一遍统治阶级重量人物名单,锁定眼前人的身份。

    第六军团参谋长尼雷斯。

    有一次宰相难得好心地向我一一介绍有分量的魔神,当说到第六军团参谋长的时候只用了四字评语——阴暗潮湿,我不解而追问,他摇着头断定:“总之,以你的性格是绝对不可能喜欢和那个人相处的。”

    “也就是说,这个尼雷斯是双倍的堂主,是么?”

    “你的比喻贫乏而缺乏想象力啊。”当时宰相用牙神经痛末期的表情看着我,不过也因为宰相的这番点评,让我一直都对此君避之不及,没想到却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碰上了。

    “哪里,尼雷斯你用不着道歉,人多聊起来才热闹,很欢迎你过来。”我违心地说着社交辞令,心里则念叨着“快走快走我对和你沟通感情没有半点兴趣”。

    很遗憾我的心声没有传达到尼雷斯那边去,或者说他虽然听出了我的心口不对,却厚着脸皮不肯离去。这个不请自来的家伙真的留下来加入了聊天,东拉西扯山南海北,好一阵神侃,那种活络的感觉和宰相的“阴暗潮湿”四字评语完全靠不上边。过了一会儿后尼雷斯主动告辞离开,我还有些不舍,目送着他离开。

    我转向先前保持沉默的伊露莉,“尼雷斯和我很熟吗?”

    伊露莉摇头:“据我所知,只有公务上的接触,而且次数屈指可数。”

    “那他怎么装得一付很熟络的样子跑来说话?嗯……我明白了!”我恍然大悟一敲拳头,“他是过来找机会向你搭讪的!”

    “不、不会的!”

    伊露莉的脸如预料般的红,我嘿嘿笑了起来,看到老实可爱的就想欺负,这种精神状态是不是还停留在小孩子阶段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于是我心安了
  • 大人您只要稍微记得《毕业》我就充满希望~~
    “不记得也会充满希望T-T”
  • 我、我会努力继续的……
    orz,自己都觉得好没底气
    现在人都懒了,什么都提不起劲来,除了发呆发懒还很起劲外
  • 顺便,正传是看到《城南旧事》……好怀念一次看完的感觉啊……
  • 当初我读书,看到外传《睡不着的海》……
    如今我打工,买了实体书,盼望后续……
  • = -
    是好几年了
  • 那是当然啊。追了这么久的《毕业》了嘛。
  • 原来如此……你记得还真清楚
  • 是。是我没有说清楚T-T
    我的意思是大人你从前的Blog已经更到了《第二目标:妖精的故乡》的第二部分了……
  • 还没到妖精故乡吧?
    这里连寻找封魔器的任务都没开启呢
  • OTZ,已经到了《第二目标:妖精的故乡》了。

    话说今天打算更新下COPY的《毕业》,却发现我拥有的已经超前了。这该死的抽风网络……大人真辛苦……
  • 很好,我心甚慰
  • 加号殿今天很勤奋
    某人见证了这一切 — —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