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第五集第三章(上) - [毕业奇幻之旅]

    2009-04-07

    第三章  前夜宴会之下篇(上)


    “我想尼雷斯参谋长是想探探您的动向。”

    “马萨!”

    不知什么时候,菲蒙最得力的部下——马萨特拉已经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虽然是一年之中最隆重的节日,仍然一身标准的军装。他的性格过于认真,有时候让我怀疑他和R-2有没有什么奇妙的血缘关系。但不管怎么样,能在年庆时看到熟悉的脸还是很让我高兴,热切地拍着他的手臂表示欢迎。

    “啊,对了,马萨,我不在的前段时间里辛苦你了。”

    “菲蒙大人您言重了,那只是属下应尽的责任。”模范部下回答得诚惶诚恐。

    “哎、哎……”

    伊露莉立刻乖巧地接口:“王妃有令,今夜要忘记等级差别,不可以叫‘大人’的。”

    我点头赞同,“没错,就是这个意思。”

    马萨特拉却很认真地反对,“那怎么可以?!”

    菲蒙这个部下的脑袋似乎是以上下理念的石头雕成的,完全超脱我的理解范围,我看即使我现在叫他去死,他也一定眉头都不皱一下就忠实地执行命令。

    我放弃向他灌输关于“自由和平等”的观念,转而问道:“你说尼雷斯是来探我的动向,什么意思?”

    “如您所知……”模范部下第一时间开始给我解惑。

    诚如以前所说的,魔族上层有严重的党朋现象,原先的势力划分在沙耶兰陛下的默许下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但当我们玩家介入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阿秀达诺丝和宰相俨然是一对恋人,王妃也在之后加入谈笑圈,而我既和阿秀达诺丝相处亲密,又和阿斯蒙迪奥斯以及他的部下丽普斯有说有笑,原本保持中立立场的三个魔神居然全部有改变立场的趋势。对于追随第一军团长的第六军团势力来说,无论我转而支持哪一方,都对尼雷斯所属的派系不利。

    经过马萨特拉的解释后,我才知道六军团参谋长同志过来废话一通,其后居然隐藏了那么多的隐秘居心,尼雷斯果真不愧宰相那四字评语。

    “啊……我刚才有胡说些什么?如果误导了他们的话……”我连忙回忆先前说的每一句话,唯恐其中哪一句会引起误解而引发一场军事政变,但事到如今后悔也晚了,只能念叨着老天保佑,之后努力地把这种头疼事埋入忘却的深海。

    “什么时候回来的?”话题被我硬生生转移到无害的方面。

    “属下接到军团长的命令后便立刻从七阶音城出发,幸而赶上了庆典。”

    “我的命令……呃,没错,我是说了那样的话。”

    那时候丽普斯已经前往威斯逊,我因为人少不热闹而有些郁闷,在和管辖领通讯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冬之庆典快到了,马萨不回克撒?”没想到这一句话就让马萨特拉一脸风尘仆仆地出现在这里,让我好生过意不去。为弥补些许心中愧疚,我奉上桌上美食,可以看见马萨特拉双眼噙着泪花,僵硬着动作接过托盘,很有点为了军团长大人肝脑涂地也在所不惜的味道。

    我继续调解气氛:“没来得及邀请晚会女伴么?”

    这种可以含糊混过去的问题他还是本着一向的认真态度回答:“属下的恋人现在身在本洲,无法参加宴会。”

    本洲,就是一般被主大陆居民称作“魔界”的地方,顺带一提,“魔族”这个称谓也是主大陆居民叫出来的,真正的族名被视作秘密,轻易不会泄漏,当魔族人提到自己种族时都只说“我族”,所以我这个冒牌货到现在都不太清楚自己扮演的到底是什么种族。

    真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原来真的会有人喜欢这种正经到无趣的家伙,换了我绝对不会考虑。

    “你干嘛不把她接到这边来?这一级的特权你应该有吧。”

    “因为属下一直忙于事务,很少能抽出时间来陪伴尤菲,她是个体贴理解的好女孩,对我说在军务平定下来之前可以不用去找她,因此属下没有接她过来。”

    “你猪头啊?!这种话也好意思照着做!”我闻言不禁气结,“尤菲也许真的很体贴理解你,不过这只是她说的而已,谁叫你真的照办啦?!女孩子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是在希望你天天去看她……如果你是我男朋友我早就一斧子劈碎你的木鱼脑袋拿去当柴烧了!”

    马萨特拉的样子简直就跟被雷劈中了一样恍然大悟,我不禁为那位尤菲小姐感到悲哀,竟然喜欢这么一个榆木疙瘩。

    “她说的原来是这个意思么?不愧是菲蒙大人,对女性的心理了如指掌。我明白了!”

    天地良心!这和菲蒙的风流史没有一点关系!

    “我现在准你无限期假期,马上回本洲接你的尤菲过来,任务不完成不许回来!快去快去,不要让小姐等更久。”

    马萨特拉愣愣地站在原地,犹豫着开口,“可是,军团和管辖领的事务……”

    我直接拉着他就往外跑,“那你先回领城交待一下,然后回本洲。你家走粼呢?!”

    “南城外龙舍!”他的人虽然还在短路中,回答倒是满条件反射的。

    “警察!征用你的坐骑。”我把巡逻经过的职方从马上一把扯下,把缰绳扔给马萨特拉,“为了你未来的幸福而狂奔吧!”

    “遵命。”马萨特拉在马上敬礼,随后一路直线地绝尘而去,所有障碍物全部一跃而过,看来他也并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平静。

    “大人,我的马……”从地上爬起来的职方一脸忐忑。

    “你的马正朝着最神圣的目标前进,功德无限啊!”说着,我扔下职方,哼唱着歌儿轻松地往回走。

    要从人满为患的宴会厅中找到失散女伴的位置可不是件轻松的活,我悠然地游荡在大厅中,一边搜寻伊露莉一边品味美食。

    琳琅满目的美食陈列在长长的宴会桌子上,每一个都仿佛发出“快来吃我啊”的呢喃之语,这种诱惑是难以抗拒的。好在不用担心钱包问题,也无需顾虑胃口大小,我义无反顾一头扎进佳肴的海洋中,如果让挑剔口味的瑞维尔知道的话,他一定会哭着要求系统给他重新选择的机会的。

    当肚子填到八分饱,我转而品尝各色饮料,溪水一样清澈透心的蒸馏酒、芳香的葛农潘联葡萄酒,还有甘甜如蜜的黑莓汁,一样一样品尝过来,不禁咋着舌发出了感慨的声音。

    “真好喝!”

    这是在现实中无法享受到的幸福,姑且不去考虑这些饮料的价钱我是否能承担的起,单说我的酒量,就绝对不是喝了那么多还能安然无恙的。

    魔族是与醉酒无缘的种族,但混合起来的酒精似乎开始一点点麻痹我的神经。我闭上眼睛,精神的触觉无序的扩散出去,某些方面的感觉比平时敏锐了许多,可以捕捉到周围生命气息的动向,不透过视觉也可以看见灵魂的亮点飘散在四周,身体好像飘浮了起来,如同身陷柔软的云层之中。

    在感知力提高的同时,思维似乎产生了混淆,看着周围谈笑风生的陌生的面孔,再看向自己端着酒杯的手,一瞬间产生了迷惑。

    属于男性的修长的手。

    我是谁?

    属于我的应该是一个平凡的没有魔法和龙的世界,当失去了熟悉的环境,对自身的定位突然变得困难起来。

    出现在这种场合的应该是菲蒙吧?

    我迷迷糊糊地想着,再度闭上了眼睛,轻快的脚步靠近中,那种走路方式是我所熟悉的。

    “赛壬,一个人待在这里,在想些什么啊?”

    ……没错,我是赛壬,不是好色冷血的菲蒙。

    “我在感觉,感觉投入太阳,投入风,投入森林,思绪好像在不停扩散,那种感觉很好,”我依然闭着眼睛,喃喃低语,“人在这里,感觉却在那里,好像闪电的速度……”

    耳边传来了轻轻的笑声,“听上去怎么像吸毒者的描述呢?”

    我随即睁开了眼睛,向对方认真地抗议道:“我老爸说的,哪怕堕落到万恶不赦的地步,也绝对不可以碰毒品!”

    阿秀达诺丝问道:“那你的父亲大人有没有告诉过你,看到自己的宴会伴侣陷入困境之中要置之不理?”

    “怎么可能,我爸最护内了……怎么?伊露莉怎么了?”

    “四点钟方向。”

    我顺指点的方位看去,正看见伊露莉被一群女宾团团包围,围绕她们身畔的险恶气氛几乎能用肉眼直接看到。我刚要冲上去救援,突然意识到那些小姐大多有过一面之缘,几乎每一个都曾深情款款地送上庆典礼物,看来要突破这道粉红色的防线很不容易。

    “芒果,拜托你陪我一起过去。”我双手合十恳切地请求火力援助,如果阿秀达诺丝跟在身边的话,至少心理觉得自在很多。

    但是阿秀达诺丝一口回绝,“才不要,她们为难伊露莉就是因为你的缘故,我可无意做新的靶子!”

    “不要在这种时候抛弃我,芒果同学!”

    “别担心,说错话也不用你负责的,”阿秀达诺丝给我打气,“挺胸、抬头,别忘了你现在是谁,七军团长菲蒙!”

    得到同伴的鼓励,我振作起精神,向四点钟方向走去,一边走一边自我催眠,“我是菲蒙我是菲蒙我是菲蒙”,试图能在短时间内拥有他的应对技巧,最起码得拥有他的无赖心态。

    察觉到有人接近的小姐们改变了包围目标,一眨眼的功夫我就成了圆的中心,莺语燕声顿时环绕四周。

    可恶!这里每位小姐的容貌都能让四季眉开眼笑,发出“啊啊啊美女姐姐”的感慨。真不明白菲蒙那个混蛋到底哪里好,能够将这么多好女孩骗上手,当然他的脸是可以炫耀一下,但其它魔神中也不乏相貌出众的。

    按捺下心中的疑问,我用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轻轻躬身为礼,“晚上好,诸位女士。来宴会之前,我在欣赏今夜的月色,十二明月的雅致景色让我赞叹不已,我还在感慨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更美的风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让我找到了,诸位的风采,可比月色更美呢。”

    一边说着让我牙齿发酸的话,我一边不动声色地将伊露莉拉到了身边。话刚说完,身边的小姐们就同时给予回应,要想听清楚所有人的话,需要长着一打的耳朵才行。正当我装作细心聆听每个人的话语时,一个清冷的声音穿过重重音幕,传到了我的耳边。

    “真是无情啊,希伯爵,不和老友打个招呼吗?”

    原本抢着说话的小姐都静了下来,围在我面前的女孩主动空出了道路,来者犹如女王一样,高昂着头接受了其余人对她的致意。她的眼神冷澈,高傲得好像用下巴看人,淡雪青色的唇彩透着冰的气息,我怀疑这位小姐是作人设的设计人员直接拿北风女王拷贝过来的。这种比正牌王妃还要高傲的架势让我认出了她的身份——尽管这是我第一次与之见面。

    传闻中的海密巴莱西亚家的玛西蕾迪小姐,弗雷公爵的掌上明珠。海密巴莱西亚算是数一数二的名门姓氏,只我碰到过的高官贵族就至少有一打以上是他的旁支,单只用甲乙丙丁来划分的话还不够用。他们家每一代都有女儿嫁入帝王家,因此这位小姐理所当然地被视为未来的第一王妃而抚养长大,园丁说如果他没遇见安普罗西亚的话,这个传统或许能继续。

    当然,她是不是曾经的王妃候选人不关我的事情,我只在意她是不是菲蒙的情人。她是来解围的还是来添乱的,我可得搞搞清楚。

    依然摆出标准笑容,我试探性地开口了:“玛西蕾迪小姐,请不要那样指责我,如果让你的仰慕者听到,接下来的时间我不知道要准备多少场决斗。”

    一丝奇怪的神色闪过玛西蕾迪的脸庞,接着她的目光变得愈加冰冷,我想她大概已经到达用眼神使出“曙光女神之宽恕”的境界了。

    她说话的声音犹如水晶杯子中相互撞击的冰块,“希伯爵,不向我介绍一下你的女伴吗?”

    说这话的同时,她看也没有看我身边的伊露莉一眼。

    糟糕!照这个样子判断,雪上加霜的可能性有七成以上。

    因为我还在思索对方来意而没有出声,伊露莉便说道:“我……”

    北风女王接下来的反应差点没让我跌破眼镜,她猛地转向伊露莉,咆哮的声音简直让我以为她和黑龙正弦有什么亲戚关系,至于咆哮的内容就更加让我晕乎了,“口古月!收声啊废柴!你要与我说话还未够班!你这脓包只消多说一个字,我定要将你轰杀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的“啊”还带有回音效果……

    为什么香港漫画的强者语会从北风女王的口中跑出来?而且还说得那么顺溜,周围人也一付习以为常的表情,难道说,这就是她的真面目——北风女王和北霸王的合体?

    “请容许我向诸位介绍,这位是伊露莉,我的宴会女伴。”我飞快地回答。

    当玛西蕾迪的视线落回我身上时,重新变回了北风女王,继续用那种可以冷冻食品的语气说道:“伊露莉小姐看上去很面生呢,不知道是出自哪里的豪门望族,竟然能让希伯爵选择她作宴会伴侣。”

    她百分之一百是来找碴的。

    就像我对阿秀达诺丝说的那样,我爸爸是一个非常护内的人,无论面对多大的惊涛骇浪,他都绝对不会让我和妈妈受到一点伤害,“家人”对他来说就像一句咒语一样,而我就继承了这样的血脉,我是不会放任别人欺负我的家人的。

    我以菲蒙的方式露出了冷漠的笑容:“玛西蕾迪小姐还是不了解我,对于我来说,邀请伊露莉的理由只有一个,因为在我眼中她是一位完美的女性。我一点也没有兴趣去知道她的家世情况,对于这样的佳人来说,俗世的头衔已经不能再增添她的光彩了。一旦失去了可以夸耀的身份就无法再吸引别人目光的才可悲呢,我想,玛西蕾迪小姐不是那种可悲的人吧?”

    一瞬间,周围的温度似乎又下降了几度,我要是再呆在这里的话很快就要变成速冻饺子了,还是找个理由回阿秀达诺丝那边去吧。

    “啊呀,占用了诸位小姐这么多时间了,我已经感觉到其它人在用妒忌的眼光瞪着我了,那么,先失陪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其他值得羡慕的地方还有很多
    下次慢慢一点点来羡慕好了
  • 很令人羡慕的不同物种[就驻颜这方面来说……]
  • 那个叫不同物种
  • 嗯,那就叫驻颜有术吧……
  • orz,我忘了这个茬了,的确,菲蒙是几百岁的老人家了
  • 哪里,我明明是指年纪~~
  • T T
    那是身高歧视……
  • 因为这时的菲蒙是Dio主持的。
  • 你为啥要在菲蒙名字前面加一个小呢……
  • 结果功臣还是小菲蒙~~
  • 木头开窍……原来如此
  • 园丁是好,但是木头开窍的那瞬间萌到爆呀~~
  • 我觉得园丁的好老公排名在马萨前面
  • 马萨是好老公的代表,菲蒙么,有魅力女生玩耍的精品[前菲蒙]
  • 完全没有情趣一板一眼认真到死的男人——马萨特拉!
    非常奇妙的,获得了好几个人的喜欢……
  • 还有,晚会女伴必定是恋人也木头得可爱呀【OTZ,我老了,只会欣赏专一的男人了】
  • 唔,不是灭绝者,是无视者。
  • 以直线方式行进的障碍物灭绝者不可爱么?
  • 我还第一次发现能用可爱来形容马萨
  • 马萨很可爱。大人更可爱……有更新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