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NA-小说格式1 - [同人小说]

    2009-05-07

    练习之作,貌似这么练手有点用,能找到感觉,以后不妨继续这么试

     

    我的名字叫小松奈奈。

    不是一听就联想到美人的优雅名字,也不是土得掉渣的过气名字。

    我出生的地方,是个被群山围绕的,不大也不小的镇子。既不算乡村,也算是城市,是个找不到观光特色的地方。

    我是三个兄妹中的老二,有对既不富有也不贫穷的父母,放任我自由成长。

    我即将从县内的普通女子学校毕业。

    总之,我拥有的一切都可以这样定义,普普通通,不好也不坏。

    我以为我会这样一辈子下去,平平淡淡走完我的一生(当然在这个“一生”中,要好好交上几个帅气的男朋友)。

    我本来是那么以为的。

    直到那个人跟我说,他要去东京。



    “东京?”

    “是的,下周就去。”

    车窗外飞舞着光光点点的萤火虫,车内一明一暗只看得清浅野先生点亮的烟头,除此之外,周围的景色全都暧昧不清。

    我傻愣愣地看着驾驶座上的浅野先生。

    这一切该不会都是我的梦吧?

    明明今天的约会就和平时一摸一样,很开心地游车河上旅馆,还以为浅野先生要体贴地送我回家,根本没想到会突然毫无预兆地冒出这种惊天变故。

    “不是出差?”

    “是调动。”

    浅野先生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点着了却没有抽。

    车厢里弥漫着淡淡的烟味,这是专属于浅野先生的成熟男人味道,我平时最最喜欢了。糟糕,要是浅野先生去了东京,这么有魅力的烟味,不就不再环绕着我了么?

    “东京总公司发出的紧急命令,真伤脑筋。不过,在这裁员时期,能够调职是很难得的!”

    “哦……”

    我勉强笑了一下,不行不行,不能露出这种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可是,没有办法控制,这种时候我根本笑不出来。

    我只想哭着扑进浅野先生的怀里,喊着“我不要你去!!”

    可是这样做会不会太任性,太小孩子气了?

    本来我和浅野先生年龄就相差十岁以上,不能再让他觉得我是配不上他,还没长大的高中女生。

    没错,别这样,奈奈,坐子弹火车,两个小时就到东京了。我们两个人彼此真心相爱,想见面,很快就能见到,又不是江户时代……

    “见不到奈奈,我一定会觉得寂寞。”

    就这么决定了,我要好好打工赚钱,每个周末都去东京,陪伴浅野先生!其实这样也不错,仔细想想,那可是东京啊,购物天堂,时尚之都!肯定会比现在更幸福的!

    就在我满怀喜悦地计划着我们俩的未来的时候,浅野先生轻描淡写地说:“但为了工作,没有办法……跟你一起,非常快乐!”

    咦?

    “谢谢!”

    那是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我能听清的话。





    那是一九九九年的三月……

    本该七月才降临的恐怖大魔王,提前四个月降临到了我的头上。

    虽然早就明白,我们的感情没有未来,却没想到这么突然,这么干脆利落。

    觉得太笨了!

    想哭都哭不出来!

    可是真的是好想哭哇!



    “这不是在哭么?”

    我最好的朋友,早乙女淳子在我身边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我哭得眼睛都睁不开,胡乱抓住身边的什么东西,拿来擦怎么止也止不住的眼泪。

    “因为……”

    会哭的理由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伤心到无法忍受,只能凄凉地坐在马桶盖上,像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抓着淳子的裙角,哭得昏天暗地。

    淳子恨铁不成钢似的,又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不是早就叫你放弃么?高中女生谈什么不伦之恋嘛……”

    “别说是不伦之恋嘛!”

     我激愤地跳起来,用尽全力大声反驳。

    “那么是援交?”

    “淳子!我没有向浅野先生拿过一分钱!”

    我悲愤交加,抓着淳子的衣襟哭喊。

    淳子!你明明都知道的!我和浅野先生的事情!

    淳子不以为然地接着往下说:“真是笨,早知如此,应该偶尔拿点钱用!真是蚀本生意啊!”

    “淳……”

    为什么会被最好的朋友,说得这么惨?

    好可悲,我连反驳的心情都找不到,手松松垮垮地揪着淳子的衣服,眼泪鼻涕哗啦哗啦一起流下来。

    淳子松下了绷紧的脸,爱怜地搂住了我。

    “乱说的,奈奈……”

    她摸着我的头,让我紧紧靠着她。

    淳子的体温,淳子的声音,全都在温柔地安抚着我。

    “我非常清楚,你对那个男人是认真的。”

    “淳子……”

    我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能紧紧靠着淳子。

    “但是,对方可能只是跟你逢场作戏。他可能只是把你当做,正在春情待发的小姑娘而已……”

    “小姑娘?我哪里像?!”

    而且还说什么春情待发,淳子,你说的未免太过分了。

    淳子没理会我愤愤然的抗议,直接打开厕所隔间的门出去了,又重新恢复到平时的酷酷大姐姐的样子。

    她直截了当地下了结论,“在中年人眼中,高中女生都是小姑娘。”

    “浅野先生不是中年人!”

    “在高中女生眼里,穿西服的都是中年人!” 淳子对我的辩护嗤之以鼻。

    我猛地捂住了嘴,霎那间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我终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我可能不该剪纪香头……所以他可能把我当做小姑娘。但是,他是大人,我以为打扮得成熟一点就可以,所以见面时,都尽量穿性感的连身洋装呢!”

    我难过地向淳子辩解。

    “哦——可能这样反而不好……”

    淳子像是不怎么情愿地挤出了一句。

    对吧,淳子,你也觉得以前的我太幼稚了,怎么会想不到这么明显的事情呢。

    “为什么我不论做什么,都总是不顺利呢?”

    我伤心欲绝地捂住了脸,泪水潸潸而下。

    “大概都是因为奈奈这个名字不吉利!”

    奈奈,NANA,和数字七同音的名字。

    诺斯丹玛斯的预言中说过,电影《seven》也很吓人,根本就是一个充满了恶兆的数字!

    可我的父母却说什么七是一个幸运的数字,不经过刚出生的我的同意,就擅自给我起了这样一个注定和所爱分离的名字。

    “我一生的命运都要受到诅咒吗?”

    难道非得逼我登报申明,改叫小松金八?

    “不,你就算叫做‘阿八’,我想他还是会去东京!”

    太厉害了,淳子,你是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的?

    我佩服地看着淳子被智慧之光笼罩的背影,她靠着洗手间的玻璃窗,抬头望向一碧如洗的天空,自言自语着什么。

    “东京啊,真好……我也许应该去考东京的美术大学。”

    这想法,对我来说简直如同晴空霹雳。

    “什么!连淳子都到东京去的话,我一定活不下去!”

    好不容易收住的泪水再次喷薄而出。

    “不过,我能了解,淳子!”

    我吸了吸鼻子,和淳子一起靠在窗台上,闭上眼,不去看远处连绵不绝的山景。

    那可是东京啊!

    “东京真的很令人向往啊。到处都是漂亮的店,也可以让超级美容师剪发!”

    只是想一下,眼前就好像走马灯似地出现了繁华的都市景象,要是去东京的话,我也能开始一段更美好的恋情的吧?

    “对啦,F车站旁边,开了一家小美容院,去试试看吧。”

    “咦?要剪么?把头发当做失恋?”

    “好啦!去吧!”我元气十足地搭住了淳子的肩头。“为了下次的恋爱,要剪个不像小姑娘的发型!”

    我,小松奈奈,即将从普通女子学校毕业的高中女生,一定会笑着迎来崭新的恋情!

    “但是,反正今天就高中毕业了,也不再是小姑娘了啊。”

    像是印证淳子的话一样,从楼下操场上传来了毕业歌的合唱声。

    “糟糕!毕业典礼已经开始啦!淳子!!”

    呜呜,大魔王果然还是,没有放过我……



    回想起我的高中生活,可以说,从恋爱开始,也由恋爱结束。

    这样的形容,一点也没有夸张啦!

    那是高一的春天,进入了女子高中,正为没有发展机会沮丧时,却在午休时看到了草坪上的年轻美术老师。

    沐浴在阳光下,画着写生的冈本老师,犹如最美好的艺术品一般,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小鹿乱撞的一见钟情。

    本来并不擅长美术的我,就此决定与同班好友淳子一起,加入美术部,也因此,喜欢上了绘画。

    但除了画笔用秃了好几支外,和心仪的冈本老师,进展为可悲的零。

    毫无进展的一年后,冈本老师到其他高中去了。

    青涩的爱恋,无果而终。

    我在悔恨的泪水中,吸取了宝贵的恋爱经验。

    “应该早点向冈本老师表白心意的,不说出来,就没有开始!”

    “但是也有可能突然就结束哦!”

    讨厌啦,淳子,这种事情不可能发生的。

    下一次的恋爱,很快就来临了。

    对方是家附近的录影带店员,一个戴着蓝色边框眼镜,斯文又稳重的年轻人。

    从制服上的名牌上得知了他的姓氏,中村,至于年龄,据我目测推断,是和芳龄十七的我非常合适的二十三岁。

    为了见到亲爱的中村先生,我每天都会去一趟录影店,结果,也因此喜欢上了电影。

    有一天,我终于在借带子的时候,鼓足勇气向他表白了。

    “嘿,我做你女朋友吧!”

    “小姐,不好吧!”

    我苦心经营了三个月的单恋,没想到就这么在五秒钟内,被干脆利落地扼杀了。

    我边哭边总结经验。

    “都是我不对,怎么能突然说出那种话,下次要慎重一点!”

    “但是——就算慎重出击,不行的还是不行。”

    淳子还是在一边说着奇怪的话。

    在那之后,也有几次邂逅。

    比如,我打工的那个餐厅的厨师,做事专注,非常有型的川崎先生,是充满成熟男人魅力的三十五岁。

    还有,送外卖薄饼,笑容开朗的吉田先生,应该是最最阳光灿烂活力十足的二十岁。

    只不过,这些……全部都徒劳无功。

    我那些短暂的恋情就像落花掉落流水,转眼间就消逝在时间的那一头。

    只留下可悲的纪念——因为不停叫外卖薄饼而大幅上升的体重。

    “一定是因为我没有魅力吧!我决定开始节食!”

    为了表示我坚不可摧的决心,我闭着眼睛把午餐的火腿三明治推给淳子。

    “是这个问题么?你有没有想过,怎么老是一见钟情?”

    淳子点着我的额头,老气横生地教训我。

    “男人不是只看外秒,更要看内心。”

    的确,和一般人比起来,我是比较注重外表。但是,不论外表多好,没有心的男人,我也不喜欢!

    下次一定要好好认识对方,再谈恋爱。

    已经成为惯例的失恋之后,我每次都会这么反省,但只会维持短短数秒钟,然后,我就再次全身心地,投入下一段恋爱。

    这样的状况,一直持续到高三夏天的开始。

    那个夏天,我终于遇上了他。



    那是个闷热的仲夏夜,那天晚上我没吃晚饭,直接去了电影院。

    但那天的电影却让我更加郁闷,为什么电影里的男主角,每个都这么迷人呢?在现实里,哪里可以找到一样英俊、温柔,又绅士的男人啊?

    不知道是心情不佳还是节食空腹的缘故,到散场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有些头晕。步履不稳地走出电影小厅,走到过道一半时终于忍不住,头晕脑胀地坐倒在地。

    就在我努力平息呼吸的时候,有人俯下身关切地询问我的状况。

    “喂,怎么啦?没事吧?”

    “啊……抱歉……没事。”

    我低着头,低声回答。

    “你的脸色好苍白,在那边的长椅上躺一下吧?”

    那人继续体贴地提议,我慌忙抬起头,不能再麻烦别人了。

    “不,真的没事……”

    然后,后面的话就变成了微弱的蚊蝇之声。

    我看着那个人的脸,面红耳赤地说不出话来。

    出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俊秀得会让周围全都黯然失色的英俊帅哥。

    浅野崇,自我介绍二十九岁,是一家大公司的精英白领。

    毫无疑问,再次的一见钟情。

    现在回想起来,这个名字很可能是假的,年龄也可能是虚报的。但对当时的我来说,浅野先生的帅气,浅野先生的温柔,还有浅野先生就确确实实在我面前,只要这些是真实的,我就彻底心满意足了。

    那时,浅野先生扶我在旁边长椅上坐下,又体贴周到地去给我买了热饮,对我这个陌生人,尽心尽力地照顾。我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一被询问,就老老实实交代了头晕的原因。

    “节食?”

    浅野先生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竭力收拢着肩膀,让自己缩得更小,小声回答:“是……所以偶尔会头晕……”

    我窘迫地看着搁在膝头的纸杯,不敢扭头看身边的浅野先生。

    他会不会以为我这个小姑娘是不可理喻的幼稚?

    “不需要节食,你已经够可爱了!”

    可、可爱?!

    被像浅野先生这么俊朗的人夸奖,我兴奋得差点把热饮泼在腿上。

    “你常一个人来看电影?”

    我还沉浸在被夸奖的无边喜悦中,语无伦次地回答:“是啊!嗯,我很喜欢看电影的,不过,以前喜欢在家一个人看……”

    “哦哦,我了解,我有同感。”

    浅野先生转过头来,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就在那瞬间,我非常清晰地听到了,心口撞击的声音。

    浅野先生的笑容,我希望能一直看着,永远也不会看腻。

    “我差不多该走了,你的脸色好了很多。”

    浅野先生说着站了起来,向我告辞。

    这么快就要走了么?我不舍地挽留。

    “啊!我想谢谢你。”

    “不用放在心上。”

    浅野先生淡然一笑,最后临走的时候,还非常绅士地关照了我一句。

    “已经很晚了,回去路上要小心!”

    最后的一击,我就此彻底的,毫无希望的,沦陷了。

    我看着他向出口走去,深色西装的背影和刚才电影里男主角的身影重叠在了一起。

    英俊,温柔,绅士……奈奈,不要让大魔王抢走如此完美的男人!

    “喂!我在这条街上的便利店打工!”

    我对着他的背影大喊。

    浅野先生回过头,我以我最最清纯的笑容,向他发出了邀请。

    “有空的话,请来找我,我请你吃东西,当做道谢。”

    分享到:

    评论

  • 我不是大叔心态……虽然我也喜欢漂亮的小姑娘
    我是非常正常的………………嗯……怪阿姨?
  • 开头最怕啰唆(起码我最怕啰唆),这个开头就很简洁。
  • 满好的。明明是大叔的心态,却要模仿小姑娘的语气,可憋坏你了吧。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