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NA-小说格式3 - [同人小说]

    2009-05-07

     

    勉强睁开眼睛,我浑浑噩噩地从床上坐起,对着陌生的房间发了半天楞。

    我在哪里?

    突然,像是有人从后面卑鄙地偷袭,把一把尖锐的冰锥刺进了我的脑袋,痛得我毫无形象地趴在被子上,满脑子都在惨叫着好痛好痛。

    好不容易刺痛消退了一些,我晕乎乎的脑子也慢慢开始了运作,开始整理出一些片段。

    对啦,这里是淳子的房间。

    章司和京助带来了啤酒。

    尽兴的干杯,喝酒,喧哗……

    然后……

    迷茫的空白。

    算了,虽然不太记得了,不过觉得非常开心。

    淳子,男性朋友真好!

    我慢吞吞爬起床,动作一快脑袋后面就会又挨一冰锥。

    窗外已是天色大亮,微风吹拂,可是头好痛,完全无心欣赏。

    而且在外过夜没给家里打电话……

    哎哟,头更痛了。

    我扶着墙,一步一步慢慢挪到房间门口,可怜兮兮地求援。

    “淳子,头痛药……”

    淳子和京助同时回过了头,一脸诧异。

    他们两个人正以远超越一般朋友的姿势,彼此亲昵地拥抱着。

    我在瞬间嗅到了甜丝丝的蜜糖味。

    不过比起这个,真正让我吃惊的是,一向冷静不动声色的淳子居然害羞了。

    她涨红了脸,一把推开京助,往后退的时候,嘭的一声重重撞上了桌子。

    难得,好难得。

    “哎呀,我可以解释!”

    淳子把头痛药递给我,紧接着就开始匆匆忙向我解释,一句接着一句,都没有停顿。

    “京助喝醉了,所以章司走的时候就把他留下了。”

    “后来他醒过来,我们聊了很久,觉得相当投契,然后自然就……”

    我接了一杯水,和药喝下,一边漫不经心听着淳子语速飞快的解释。

    淳子,何必呢,想找什么借口啊?

    “好像着了魔一样!”

    淳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原本一直默不作声,坐在桌边抽着烟的京助悠然开口了。

    “我可是第一眼看到淳子时,就喜欢上了哦。”

    淳子瞬间没了声音,背过身去,小气地不让我看她的表情。

    嗬哟,可是我已经看到了哟,红彤彤的耳朵从头发缝隙间露出来了。

    “京助说得好!真是了不起!”我放下水杯,起劲地推波助澜。“爱情是不需要解释的!”

    京助爽朗地笑起来,眯着眼睛说:“奈奈是一见钟情的铁人啊。”

    咦?铁人?

    为什么会知道?

    我对着淳子愤慨地抗议。

    “淳子大嘴巴!”

    “你自己说出来的!不记得啦?”

    淳子露出了一副“受不了你”的表情。

    我的头瞬间又被冰锥扎了好几下,揉着太阳穴,不安地回忆自己昨天到底说了些什么。

    哇呀,想不起来!后面的记忆,完全一片空白!



    “从美术的冈本开始,录影带店的中村,厨师的川崎,一直说到了薄饼店的吉田……”

    淳子扳着手指,一个一个数下来。

    我沮丧地低下头,无精打采地拖着脚步,一步一步往前蹭。

    虽然问淳子借了干净衣服换上,可糟糕的心情却还是如影随形。京助先回家再去学校,没和我们同行,只有最亲近的淳子看到我现在低落的状态,算是唯一小小的安慰。

    “全部说得很好笑,很有趣哦。”

    “真是蠢啊……”

    我有气无力说着懊丧的话。

    淳子沉默了下来,再开口的时候,她的声音低沉了许多。

    “但是奈奈,浅野先生的事,你还是无法忘记吧?”

    我诧异地看向她,她直直望着马路对面的红绿灯,仔细描绘的眉毛微微蹙起。

    “才不是呢!那个大骗子的事,早就忘记啦!”

    我连忙摆手,声音异常响亮地回答。

    “不,你哭了。”

    淳子直截了当地说。

    我反应不过来,直愣愣地看着她。

    淳子没有看我,她垂下了眼睑,好像对自己知道的事情很抱歉。

    “说到他的时候,你开始哭,什么也没有说。”

    我抬头看着她,头顶的树冠在周围落下了浓重的阴影,透过缝隙的阳光又过于刺眼,我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清。

    淳子和我谁也没说话,沉默地站在路口,等待着红灯跳转绿灯。

    “喂,奈奈。”

    再开口的时候,淳子的声音又变得轻快了。

    “你如果喜欢章司的话,我来撮合你们吧。”

    我惊讶得整个人都转了过去,难以置信地看着淳子。

    “怎么了淳子?突然这么热心,是不是因为自己和京助开始了,觉得很内疚?”

    “才不是呢!”

    哇!淳子的表情好可怕!

    然后,淳子凶巴巴的神色缓和了下来。

    我听到她以一种非常郑重的语气,慢慢说出了她的心里话。

    “章司真的是个好人,我觉得,他一定是个对情人诚实的男人,如果是他,一定会珍惜奈奈的。”

    她认真地说。

    “我可以保证。“

    在和煦的微风中,淳子的表情温柔得让我好想哭。

    “淳子!”

    我哭着抱住了淳子的手臂,扑在她胸口任性地撒娇。

    “淳子如果是男的,我一定要做你的女朋友!”

    “啊!我绝对不要!”

    和淳子缠闹嬉笑了一会儿后,我笑着擦掉了眼角沁出的泪水。

    “不过,不用了。我好不容才和章司成为朋友。”

    “啊?”

    淳子不知道为什么还搞不明白的样子,我只能把自己的理由解释给她听。

    “章司是我很珍惜的朋友啊,如果变成男朋友,就太可惜了。”

    淳子眨巴着眼睛,好像有点难以接受。

    我正想进一步阐述我新发现的男性朋友重要论,这时候有人叫着淳子和我的名字,从后面赶了上来。

    好巧,正是章司,他今天依然一身休闲,斜挎着书包,一路跑过来,阳光都在他的脸上跳跃。

    “早安!”

    章司精神十足地向我们打着招呼。

    “太好了,奈奈精神很好哦!”

    “嗯!超级有精神!”我也摆出了不输给他的元气笑容,“虽然宿醉使得头有点痛,不过吃了药酒好了。章司昨天几点回去的?”

    “最后一班车。我没有婆婆的摇篮曲,就睡不着。”

    他摸着头,夸张地回答。

    “真的?!”

    我噗嗤一声笑出了声,章司应和着一起笑起来,然后很自然地拉着我,一起过了马路。

    有男性朋友,心情果然大不相同。



    “电影?”

    手工课上,我停下正在裁剪的剪刀,扭头看和我同桌的章司。

    “奈奈昨天不是说喜欢看电影么?这个星期天有空的话,一起去看吧。”

    章司很期待地看着我,眼睛好像小狗一样扑闪扑闪。

    身后坐着的淳子和京助不知道为什么很在意似的,前倾着身子,拉长耳朵听我们对话。

    我无所谓地继续埋首作业。

    “抱歉。”

    章司一下变得很失落,淳子和京助也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真是的,又不是他们去看电影,他们反应这么大干什么?

    但看章司这么垂头丧气,还是解释一下比较好。

    “我的原则是一个人看电影,有朋友坐在隔壁的话,会分心……”

    说着,我盯着手中的纸片,恍惚间走了神。

    那个人从纸上转过头,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嗯!我了解,我有同感。

    讨厌!我已经不想再看见这张脸了!

    咔嚓。

    一股剧痛瞬间从指尖传递到了脑子里。

    定睛一看,剪刀刃口已经沾上了红色的液体。

    “好痛!”

    我举着受伤的左手食指,吓得魂飞魄散。



     “你怎么搞的,是想用血来染色么?”

    医务室里,章司找出了纱布和消毒液,一边弄,一边调侃我。

    我掐着手指根止血,不甘愿地呜咽着抱怨。

    “好痛啊,为什么不肯放过我,大魔王。”

    “大魔王?”

    “恐怖大魔王啊,一定是他在作崇!”

    章司的动作顿时僵住了,一手拿着消毒液瓶,一手拿着纱布,傻乎乎地张大着嘴,就这么看着我。

    “胡扯什么?明明就是自己不小心!”

    他又好气又好笑地呵斥。

    “把手伸出来!”

    我含着泪,颤抖着伸出了手。

    浸着消毒液的纱布碰及伤口的瞬间,疼痛成百倍地放大,直刺心底。

    十指连心的痛啊!

    我痛不择法,使劲往外抽被章司拽紧的左手,可恶的章司却一只手捏紧我的手腕,一只手抓着纱布继续刺激我可怜的伤口。

    我凄惨地哭喊起来,噼里啪啦用右手敲他脑袋,抵着他的额头使劲往后推。

    “好痛!停!痛死了!”

    “没办法啊!不理的话,等化脓就更痛哦,你想变成那样么?”

    心底的某一处咚的被撞痛了。

    不理的话,渐渐的……

    仿佛又听到了淳子担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浅野先生的事,你还无法忘记吧?

    是无法忘记吗?

    已经化脓了,淳子。

    时间过得越久,回想的次数越多。

    仲夏夜的那次初遇,等在昏黄的路灯下,脚边一地烟蒂的颀长身影,还有每一次的拥抱,每一次的对视。

    他的一举一动,好像都是在做梦,心痛得快要昏过去了。

    这样下去,好像全身都腐化了……

    “我不要!”

    我嘶声力竭地哭喊出声。

    吓了一跳的章司安慰地拍我的手背。

    “镇静,已经包扎好了,非常完美。”

    我泪眼婆娑地抬头,才发现章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把伤口包扎好了,末尾还打了一个很可爱的蝴蝶结。

    “这点小伤,很快就会好的。”

    他哄着我,往已经包扎好的伤口呼呼吹气。

    被这么温柔地对待,那股痛彻心扉的绝望,也像黎明的夜色,渐渐让位为光明。

    我扶着左手手腕,腼腆地道谢。

    “谢谢你,章司真温柔。”

    没想到章司比我还害羞,被我说得脸红,转身逃避地看着窗外,很不好意思地谦虚着“哪里哪里”。

    “喂,章司,恋爱的伤,要怎样才能医好?”

    章司瞪圆了眼睛,好像在很努力地思考答案,然后小心翼翼地发问。

    “鲤鱼?”

    我身子前倾,靠近章司。

    “我认为唯一的方法,是投入新的感情,你认为呢?”

    章司嬉笑的表情消失了,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我受到鼓舞,更近地靠向了他。

    “你同意吧!”

    果然是章司,是能够理解我,明白我,让我依赖的好朋友。

    “奈奈……”

    章司吞吞吐吐地叫着我的名字,向着我伸出了手,好像要检查伤口。

    “好!决定了!”

    我爆发力十足,从丹田发出了怒吼。

    章司一个哆嗦,两只手都僵在了半空中。

    说干就干,我当下就追问章司。

    “镇子上最多年轻人聚集的地方,你知道是哪里么?”

    “年轻人?”章司还有点迷迷糊糊的,搞不清现状。

    “对,不穿西装,真正年轻的。”

    “同性恋俱乐部?”

    当然被我兴致索然地否决了。同性恋俱乐部有小毛头,也有老头子,重点在于他们也不好看。

    “那么是酒吧?”

    “答对了!”

    我宾果一声,兴奋地指着章司。

    如果是综艺节目的话,我还要配上喜气洋洋的音乐,恭喜章司的回答正确。

    我拉着章司,跑回教室找淳子和京助。

    要约他们放学一起去酒吧喝酒。

    要甜蜜的恋爱。

    要更多更多的恋爱。



    但很多时候,我似乎,只是用黑夜来遮掩自己的凄凉。

    彩灯闪烁的酒吧,喧哗的音乐,精心装扮的服饰,还有周围,一个个谈笑生风,俊俏却陌生的脸孔。

    音乐的风格突然一转,变得舒缓柔情。酒吧的另一边,DJ松下低着头,专心摆弄着唱片。

    我独自一人坐在黑暗的角落里,专注地看着留着黑色长发的松下。

    “奈奈。”

    转过身,气喘吁吁的章司出现在我面前。

    还带着白昼残留热气的夜风吹拂而过,刚从冷气十足的酒吧间里出来,一时间感到有些温差刺激,不过因为刚才看了很长时间帅哥,所以兴奋得顾不上其他了。

    “啊~DJ松下,真是迷人啊!”

    我激动得甩着包包,恨不得拿一个高音喇叭,告诉全天下人松下先生有多迷人。

    我踮着脚尖跳着往前进,一边跳一边用唱歌的曲调唱起来。

    “超级帅~超级酷~”

    “这么喜欢的话,直接跟他说话啊。运气好的话,也许让你做女朋友?”

    章司的语调听起来怪怪的,不知道是不是被冷气吹得感冒了。

    “我才不要!松下太有女人缘,而且还沾沾自喜,听说他一个接一个换女朋友,决定不是正经人。”

    我立刻沉下脸,坚定地否决。

    “女人的大敌!”

    “那就别对他着迷嘛!”

    “啊!”我惊讶地停下脚步看着章司,“你顶嘴顶得真好,章司好像越来越像淳子了。”

    我笑嘻嘻地做了决定。

    “以后就叫你章子好了。”

    “跟你在一起的人,都会变成这样!”

    我嘟着嘴,不满意地嘀咕:“不过,最近淳子都不再和我拌嘴了。她跟京助打得火热,整个人都变得温柔起来。”

    不过看看身边的人,我还是应该更开心一点。

    “没关系,我还有章司!”

    章司翻着白眼,什么话都没说。

    “对啦,章子,你特意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别叫我章子。”章司无奈地垂下了肩膀,引着我拐上了一条通往车站的支道。

    “我和京助他们在车站前面一家居酒屋喝酒,想问问看你有没有兴趣一起。”

    我立刻高举双手,三呼万岁。



    “哇!还是海边好!青春的感觉!”

    因为那天喝酒的时候,章司埋怨说我们好像整天都在喝酒,淳子就提议放暑假四个人一起去旅行,结果全票通过海边旅游计划。

    在沙滩上痛痛快快玩了一天,晚上回旅馆泡了一个温泉澡,吃完美味的烧烤,我们四个人聚在房间里,人手一杯冰啤酒,玩得不亦乐乎。

    “已经厌烦看山了!”

    我们出生的故乡群山环绕,真是想不看见都不行。

    为了表示厌烦的程度,我捏着啤酒罐,当当直敲桌面。

    京助明快地大笑起来。

    “确实是看够山了。”

    淳子靠在京助身边,满脸倦意地打了一个哈欠。

    “我想睡觉了。”

    哎呀,淳子大人发话了,我立刻识相地放下了啤酒,对她甩了一个“我明白”的眼神。

    “淳子,我们马上就告退了。”

    笨蛋章司还傻乎乎地坐在桌子边,不知道看风向。

    “胡说什么啊,奈奈,这里是你和淳子的房间啊,难道你已经喝醉了?”

    不得已,我只能硬拖着章司往外走,边走边心痛地数落他。

    “你真是不通气啊,章司,快点走吧!”

    “什么?!”

    我兴高采烈地甩上了门。

    回到原本章司和京助的那个房间,章司还是很小气地为刚才的事情生着气,皱着眉头责问我。

    “你在想什么啊?”

    我跳上弹性好好的单人床,使劲压着让它往上弹。

    “有什么关系嘛,反正有两张床,我不会骚扰你的,放心吧。”我笑眯眯地安慰章司。“要不然,我代替婆婆,唱摇篮曲给你听吧。”

    章司像是真的生气了,对着我大叫。

    “不需要你唱歌!你无所谓,我有所谓!我要你!”

    我脑子里的一根弦啪的断掉了,血嗡的一声涌上脑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为什么?”

    我无力地问。

    “为什么?”章司重复了一遍,似乎是觉得我这个问题提得莫名其妙,一脸的愕然。

    “我们是朋友吧?”

    我抱着最后的希望,怯生生地问他。

    章司没有回答,整个房间别扭的沉默下来,只有空调一阵一阵低沉的嗡嗡声环绕着我们。

    许久,章司摸着脖颈,长叹了一声。

    一起喝酒的时候京助曾经说过,那个动作,是章司感到无可奈何的时候,常有的一个无意识动作。

    他一脸疲惫地摸着脖颈,“奈奈,你对男人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啊。”

    我难以置信地听着他一字一句地,把血淋淋的现实撕开,摆到了我的面前。

    “就算没有感情,男人想做的时候,还是会做啊。”

    好冷,就算使劲抱着自己,护着自己的心口,还是能感觉到那些驱之不散的寒气,一丝丝侵入我的身体。

    仿佛一双看不见的幽灵手,透过遥远的时空,抚摸着我全身。

    没法忘记,那双手上,无名指的戒指硌到我的脖子的感觉。

    “这个我当然知道……”

    我听到自己的声音好像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微弱得听不清楚。

    “但是,我一直以为章司不是那种人……淳子也保证过……”

    章司很冲地顶了回来。

    “抱歉!我就是那种人!我不知道淳子保证过什么……喂!你哭什么啊?”

    我扭过了头,闭上眼不去看章司。

     “我本来非常喜欢章司的!你别再说这些让人幻想破灭的话吧!”

    泪水潸然而下。

    不想再看见,和过去重叠的面孔。

    许久之后,我才听到章司犹豫着,很小声地开口问:“哎呀,奈奈,你说的非常喜欢,难道,是说作为朋友吗?”

    “是啊!”我气鼓鼓地向章司着重强调,“章司是比任何人都重要的男性朋友!”

    “喜欢你,不是当做雄性,而是普通人类啊!”

    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情,章司都不能理解我呢?

    毕竟,章司还是雄性的人类吧。

    我哀叹着自己的疏忽。

    “是我错了……要培养纯粹的男女友情,真的很难哦,章子……”

    这回轮到章司扭过头去,不肯看着我了。

    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我会继续努力,那,我回自己的房间去吧。”

    我从地上拎起包,笑吟吟地打算先忘记这件事情。

    【就此结束!明天开始要改用其他东西来练手了!】

    分享到:

    评论

  • 赶到第一本结束………………
  • 3比2更不耐烦呢。
    言情这种东西,需要气氛的。气氛嘛,是需要慢慢营造的。故事进行得太快好像急行军一样,你到底要赶去哪里啊?
  • 摊开手
    我会尽量让自己对这些有爱的
    不过……现在就连我顶头上司都说了
    “你和言情犯冲”
  • 啊,那就还是创作自己有爱的吧
  • 谢谢……但是我自己写着都没爱
    完全没有完全没有
  • 真不一样的风格……是不顺手的缘故么?感觉没有活力呢。没有那种张扬的神采。
    啊,不过还是不错的,大人要往这种文风发展的话,我当然是要为你加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