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五集 第四章(上) - [毕业奇幻之旅]

    2009-05-20

    第四章 美食引发的剧情


    拜游戏规则改变所赐,原本计划懒散度过的新年假期彻底泡汤了。

    新年第一天,我和阿秀达诺丝一同赶往王都的冒险公会。因为尚未发现适合的过关剧情,所以大家目前的共识是尽量找难度系数大的任务来获得积分。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新年期间坏蛋也一起放假的缘故,冒险公会处委托事务的数量一落千丈,不仅没有高难度的任务,就连普通级别的也寥寥无几。拿在手中的事务单只有薄薄的几张纸,和顶峰时期厚的能砸死人的事务册子完全不能比。唉!看来治安太好在某些时候也是一种困惑啊!

    很自然的,不管我们多么用心地完成任务,获得的积分仍旧只能勉强与每日倒扣除的积分持平,甚至经常发生累得要死却负增长的情况,这个时候不得不考虑新的方案了。

    宰相则越来越有中层管理者的样子,经常忙到连人影都看不见,但却没有一个人能说清楚他在忙什么。好不容易逮住他一次,然后追问他到底在黑暗中计划些什么,结果那个家伙照例以一句“智商不是处于同一水平位面上的话实在很难解释清楚”应付了事。从他咬紧牙关不肯透露丝毫消息这一点来看,不管他在打什么主意,目前都还没有成功。

    相比之下,安普罗西亚王妃倒是我们之中最为悠闲的一个,她能如此镇定的原因就在于她已经找到一个过关剧情,并且很快就能完成。这点让我们大为羡慕,羡慕归羡慕,我们谁也没办法依样画葫芦的完成,因为,生下魔族下一代统治者这种关卡剧情,除了特定角色外即使有通天彻地的本领也没法解决的。

    进入冰之月已经有半个月的时间了,人们逐渐从冬之庆典的节庆余波中脱离出来,重新进入工作、生活的正轨,在这四处奔波的半个月中值得拿出来提一提的有两件喜事。

    其一是无意间找到了冰淇淋。

    此冰淇淋非彼冰淇淋,不可以吃的,确切地说,他是一个player,因酷食冷饮而得此名。据我班蒙古大夫齐大医师诊断,他得了“不吃冰淇淋就会死”的古怪病症,常在三九天手捧冷饮津津有味,旁边的人看着都冻得半死。

    冰淇淋除了对冷饮情有独钟之外,还是一个宗师级的游戏达人,举凡游戏,不论有名无名,也不论精彩乏味,他多有涉及,而且有着让人颤栗的天赋,上手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将对手斩于马下,哪怕这个对手早已精于此道也逃脱不了此命运。这项天赋在现在的情况下大为吃香,能遇到这个人,我不禁庆幸自己的好运。

    其二就是马萨特拉的婚礼。

    参谋长大人以一贯的办事效率赢得了心上人的谅解,带着恋人从本洲回到主大陆。这个人要么不做,一旦行动起来可谓雷厉风行,求婚、订婚、结婚连在一块儿都办了,当他前来请求顶头上司做主婚人时,我二话没说一口答应下来。

    婚礼上,我牵着新娘的手走上宁馨神殿的祭坛,马萨特拉紧张地等在婚姻女神阿尔塔米神像前,那种忐忑不安的表情在平时是绝对看不到的,熟悉他的七军团同僚抓紧机会在一边起哄。当我按照习俗掀起新娘的面纱,亲吻她的额头时,欢呼的声音几乎把神殿顶给掀翻。

    经过一系列融合魔族风俗和主大陆风俗的仪式后,新郎终于如愿以偿地背起了新娘,撒腿往外跑,通道两边的宾客起劲地往这对新人身上洒祝福之酒。负责追击的年轻人等新郎跑出一段路后开始怪叫着跟着跑,如果他们能追上新郎,这对新婚夫妇就由女性来当家,这种习俗据说来源自古老的抢婚。

    我脱下主婚人庄严的礼袍,一猫腰也加入了追击的队伍。

    “军团长大人,长辈不能追踪新人的。”

    “谁说我的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啦?!”

    “和年龄无关,不过主婚人就是长辈。”

    “靠你们追得上才有鬼……绿刺之幕!”

    全力奔跑的新郎撞上了突如其来的障碍物,接着被随后赶到的同事抓了个正着,只能笑着认输,答应三天后摆宴请客。阿秀达诺丝和王妃都称赞我干得好,只有宰相因为需要多派人手把被破坏的路面重新铺设,所以老大不高兴。

    除了这点小小的调剂之外,每天的日子都差不多,散在外面跑任务,又累又无用,和以前有所变化的是我现在没胆主动找阿斯蒙,遇到也以有事繁忙匆匆聊几句就撤退。

    我虔诚地向莫西亚祈祷着转机到来,没想到几天之后转机降临到了餐桌上。

    “伊露莉,今天没星星糕么?”

    自从在前夜宴会上尝过味道后,我就迷上了这种小巧可爱的点心,每天不吃上几个就不自在,简直像中了毒瘾一样。

    “抱歉,菲蒙大人,作料的珠光海星已经没有了,得等下一次进贡品才行。”伊露莉道歉的样子就好像是她偷吃掉了点心一样。

    “要等到什么时候?”

    “我会私下告知七阶音城的代理官的。”伊露莉温柔地加以保证。

    一个星期后,珠光海星没有等来,倒等来了一通紧急联络,我刚要出门,伊露莉追上来说七阶音城方面有要事通报。

    七阶音城的事务原本由马萨特拉负责处理,不过目前他正处于蜜月期间,因此由他的副手——一个名叫雷蒙的混血儿代理,这个部下和他认真的上司截然不同,出现在联络用的通讯镜前的时候嘴里还鼓鼓囊囊嚼着不知道什么东西。

    “请原谅,属下接到消息的时候正在吃饭,急着将此事报告给您。”他漫不经心地开口道歉。

    我做了一个“请继续”的手势。

    “斯格瓦希岛与外界的联系断了。”

    他的报告过于简洁直接,一时间让我反应不过来,差点反问一句“关我什么事”,好在随即想起那个岛位处七军团管辖领内,而且是深海珠光海星的产地。

    事关餐后点心,我变得认真起来,仔细听雷蒙作详尽的报告。

    “最初的预兆从两个星期前开始……”

    两个多星期前,斯格瓦希岛隐约冒出不稳的种子,但由于管辖领的广袤,代理官当时没有对这个岛屿上发生的事情加以额外的注意,只责令邻近的六宝港总督府出手处理。数日前伊露莉发去私人消息,询问有关珠光海星的储备,雷蒙因此再度和六宝港总督联系,结果发现事态的发展已经超出了六宝港总督的能力限度,整个岛屿被不知名的势力完全封锁。雷蒙派出手下调查,全都有去无回,接到这种不吉利的报告后代理官第一时间内联通了和王都的联系,把麻烦的事情交给了上司。

    “有麻烦了……好极……”

    如今的“麻烦”对我而言有若天上的福音,因为我从中嗅到了过关剧情的味道,如果运气好的话,解决斯格瓦希岛上发生的事情可以让我获利非浅。

    “军团长,有指示么?”通讯镜那边的代理官看上去比我还心不在焉。

    “指示——安心去吃饭吧。”

    ※※※

    小马哥站在讲台前滔滔不绝地在说些什么,但是没有人在注意听,教室里散布着蜜蜂般“嗡嗡”的说话声,仿佛春天的原野。身边的四季打着节拍试唱她自己填词的歌曲,芒果一笔一画写着李清照的词,一手漂亮的仿宋体,毛毛拉着同桌兴奋的说着昨天的网球比赛,阿笑正埋头苦读不知从何处骗来的《边城浪子》,666和堂主争论着一道数学题,引得前面的教主也回过头去加入战圈,阿墨在画《棋魂》中的佐为,R—2依旧端端正正地坐在座位上,看上去似乎是惟一的听众……小马哥仿佛一个不需要观众的演员,仍然兴致勃勃地说着、说着、说着……倦意爬上我的肩头,搅拌着我的注意力,我半睁半闭着眼睛,视线透过窗户,落在遥远的空间。

    一个巨大的脑袋突然撞破玻璃窗,探了进来,琥珀色的大眼睛紧紧盯住了我,我闻见了火焰和硫磺的味道。

    军团长大人,已经可以看见六宝港了。

    低沉浑厚的声音直接灌入我的脑海,梦境被打破了。

    挥动着有力翅膀飞翔的巨兽是我睁开眼后第一个看见的生物,我的心态也随之由普通的高三学生调整到了生存于剑与魔法世界中的居民。

    高空的寒风驱散了剩余的睡意,我舒展着有些麻木的手脚,俯视着刚刚进入视野的港口城镇——六宝港。虽然已经入夜,但依然能够感觉到海港散发出的活力,星星点点的亮光飘浮在海面上,犹如坠落凡尘的星星。

    “海神息怒之湾……”我轻轻念出港口的古名,脑中闪过前不久获得的相关资料。

    此次我独身出发,阿秀达诺丝身为军团长,在立场上无法随随便便进入其他军团长的领地,虽然有私下解决的方法,但是宰相一句“我不批准”就封杀了剩余的可能性。而伊露莉在得知我不打算带她一起前往岛屿时一脸的忧心,似乎担心我这次又要莫名失踪,我向她保证我会照顾好自己,并且答应会一直戴着她送我的护身符项链,才勉强哄得她安下来心来。

    情报是展开行动的基础和指南,什么“无知者无畏”只不过千万分之一中的狗屎运罢了,我可不想带着无知的无畏闯入危险之中。

    因此,为了搜集情报,我在临行前专程拜访了冰淇淋。他在游戏中扮演的角色是名为艾斯克林的情报贩子,这个名字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在收取了令我心痛万分的情报费后,他向我提供了方方面面关于斯格瓦希岛及其周边情报。

    第七军团的管辖领有着曲折漫长的海岸线,一次狂暴的大海啸至少可以淹没一半以上的领域,所以管辖领内香火最旺的是海洋女神希涅尼菲,又因为某个烂性格家伙的缘故,受到第二顺位崇敬的神明是深渊的主人莫西亚,醐澜神殿和静息神殿在此间都有着精美华丽的建筑。

    在主领城七阶音城之下的几大重镇中,六宝港也是数得上号的繁华城镇,顶峰时期曾囊括主大陆近三成的交易,上一纪元的辉煌虽然已经难以重现,不过如今的六宝港依然是北域重要的要道之一。

    我的目光落在更遥远的地方,距离海港更远、更深入海洋女神怀抱的岛屿……

    相比起灯火通明的海港,岛屿被冰冷的黑暗所笼罩,即使切换成夜视视线,也难以看清岛上的情况。

    斯格瓦希岛,游离于主大陆的五大岛屿[注一]之一,官方统计常住人口数量大约是六百二十四人,不过实际人数应该是这个数目的两倍,岛上的居民大部分是渔夫,以出海为生,事实上真正令这个岛有名的是都泽玫瑰姐妹会。

    这个有着婚姻介绍所一样名字的公会是暗杀公会分裂后最大的一个分支,历史可以远溯到第六纪元,斯格瓦希岛是她的据点之一,也有情报指出这个岛屿就是姐妹会的本部根据地。

    当时艾斯克林用阴森的口气向我描述姐妹会的神通广大,卖力地告诉我即将展开的冒险之路缠绕着荆棘和骷髅,暗中还有致命的毒镖匕首瞄准着我的心脏。

    正当我极力远眺时,火爆美人打破了沉寂,“降落在六宝港吗?”

    我想了想,决定直捣黄龙,“直接飞斯格瓦希岛,先侦察一下情况再说。”

    “明白了。”火爆美人给予了回应,下一刻,从她口中吐出了一个字——“静”,巨大的翅膀扇动的声音立刻被消除了,现在听上去比翻动一页书本更安静。

    “好厉害,”我不犹赞叹道,“火爆,这个就是龙语魔法吗?”

    “不要开玩笑了,龙语魔法可不是我等亚龙能够使用的。”火爆美人认真地回答道。拥有旺盛好奇心的我自然不会放过“亚龙”这种新名词,在一阵旁敲侧击之后,终于弄清了事情。

    三爪龙、四爪龙虽然也被冠以“龙”之名,但相对于真正的天空王者而言只是拙劣的复制品,因而又被称作“亚龙”。龙语魔法不同于主大陆上任何体系的魔法,即使是神也无法使用它,能够驾驭此体系魔法的只有五爪龙和传承了五爪龙血脉的龙族。

    就在我和火爆美人的一问一答中,视野中的斯格瓦希岛已经越来越大了,但就算我睁大了眼睛用力望去,也仍然看不出什么端倪,整个岛屿似乎被什么东西所保护着,拒绝着外界的干扰。

    “火爆,飞低一点,我想……”

    一句话没有说完,火爆美人扇动翅膀的频率突然打乱了,她停顿在空中,拒绝再向前进一步,任凭我拍打呵斥也无济于事,仿佛惧怕着什么东西一样。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我连忙从坐鞍上站起来四处眺望,这时她突然猛烈地晃动身子,随后猛地调转方向,飞快地远离岛屿,慌乱得完全失却平时的威严,所以她根本没有发现她背上的骑手在一阵手舞足蹈后失去了平衡,以优美的倒栽葱姿势掉了下去。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yes,再开再开
  • 哦哟,连载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