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五集 第四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09-05-20

    势能转换为动能,千米的自由落体距离确保我的速度等同炮弹,同时确保海面等同水泥地,炮弹与水泥地亲密接触的瞬间我差点以为自己折断了脖子。说时迟那时快,我挟带着巨大的冲量冲入深海,在一片深蓝中彻底迷失了方向,不辨上下左右的一阵四肢乱划,慌乱之中有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带着我往上游去。

    我咳嗽着浮出了水面,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有再世为人的幸福感,一边抹去眼睛上的水珠,我一边迭声向搭救者道谢,“谢谢,谢谢,谢……啊……”

    话说到这里卡了壳,我扭过头去喃喃自语,“我一定是看错了,一定是的。谁都可以出来当英雄救人,就是你不行。你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呢?现在你应该在某个观光胜地和新婚妻子卿卿我我才对,所以你一定是虚假的幻影。”

    “属下可以保证自己不是虚假的幻影,”被我视作幻觉的马萨特拉一脸的苦笑,“属下接到雷蒙的报告,知道斯格瓦希岛的事情后马上就赶来了。”

    “雷蒙?好!我要扣他工资!”我握紧拳头在头上挥舞了两圈,随后用力砸向水面。

    “他做错了什么?”

    “还问‘什么’,当然是因为他把你叫来啰。你的尤菲一定会把帐算在我头上的,蜜月期间亲爱的丈夫被混蛋上司紧急叫走,她肯定会祈愿混蛋上司被马踢死的,不幸的是这个混蛋上司就是我……尤菲小姐!我是被冤枉的啊!”

    飘浮在水面上的军团长发出不甘心的叫声,并且真心地希望这个叫声能够飘洋过海传到尤菲那边去,告诉她破坏她蜜月的罪魁祸首不是我。

    原本计划趁着夜色侦察一下斯格瓦希岛的,结果出了这样的纰漏,侦察很显然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于是按着马萨特拉的建议,我们两个先返回六宝港,休息之后再作决断。

    起初我按照冒险者时期的习惯寻找着合适的旅店,马萨特拉一脸为难,迂回地暗示不要住旅店,我直接反问:“不住旅店住哪里?在街上搭帐篷?”

    “如果您不把这个荣幸给予此地的总督的话,恐怕六宝港的总督以后都不会安心睡觉的。”

    “一个NPC的睡眠质量关我什么事……等等,住总督那里是不是免费的?”

    “……是。”马萨特拉的声音听上去有点虚弱。

    “那还等什么?走!”

    就像我妈妈大人所说的那样,“当家才知柴盐贵”,这是数月的冒险生涯磨练出来的习惯性节约,所谓“好钢要用在刀刃上”,我们队伍的格言则是“钱要挥霍在更有价值的地方”,所以住宿方面的预算经常是最优先被挪用的。

    六宝港总督大概早从代理官处得到了消息,总督府两列排开夹道欢迎,就差没有吹着喇叭撒着花瓣宣告管辖领最高执政者的到来。我对这种场面始料未及,一把拎起还没有干透的披风疾步走到总督面前:“我还想潜入斯格瓦希岛探听情况,你是打算通知所有人我的行踪?”

    总督立刻作了几个手势,片刻之后喧嚣的人群散得干干净净,随后他回过身,平静地保证:“我可以向大人担保,这里没有人会泄漏您到来的消息,除非他不爱惜自己的舌头和生命。”

    我突然有点庆幸自己不是扮演这个人的部下,像我这种经常会胡说八道的若在他手底下做事,估计到时候掉脑袋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随时等候您的命令。”总督的手放在剑柄上,好像只要我一指目标,他就上前砍人。


    我很认真地问:“还有晚饭么?老板。”

    “……餐厅这边走。”被硬指派充当旅店老板的总督受到打击,步伐有些不稳地在前带路。

    吃完一顿全鱼大餐后,漂亮的侍女把我领到休息的房间,拉开厚厚的窗帘,天空只挂着一轮明月,看上去和现实生活中的夜景一般无二。估摸一下时间,大概是半夜十二点还没有到,平时的话是差不多该刷牙洗脸准备睡觉了,不过白天赶路时其实是一路睡过来的,短时间内睡神应该都不会造访我。于是我悄悄推开房门,站在走廊里轻声喊着马萨特拉的名字:“马萨,你睡了吗?”

    话音刚落,隔壁屋的门就打开了,菲蒙能干的部下整装挺立,简直让我怀疑他就在门后面一直等着上司的呼唤。

    “如果你现在还没睡觉的话,我想问你点事,可以吗?”

    这个问题无需回答,面对上司的命令,马萨特拉的嘴里从来没吐出个“不”字来,一定会在第一时间内不折不扣地完美完成,我曾一度怀疑以他的能力怎么就甘心屈居于某个混蛋之下,当然我也不想煽动他的自立之心,万一他恍然大悟扔下事务去打拼自己的天地,留下一个比某个混蛋更加不会处理事务的我……这可不是我憧憬的未来。

    两人进了房间,我作为房间的临时主人以鸣梵酒招待着来客,马萨特拉动作僵硬,差点请自己的衣服喝上几杯。我在心底深深叹了一口气,他或许是上司们梦寐以求的好部下,却很难成为可以轻松相处的好朋友,因此我开门见山地提出了我的疑问。

    “刚才火爆是怎么回事?突然发了疯一样把我扔下自己跑开,你知道原因么?”

    马萨特拉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沉默片刻后开口:“我想只有一个可能,亚龙是对力量最敏感的生物,会让一头亚龙惊慌失措到那种程度,岛上应该存在什么可怕的力量,火爆美人感觉到那股压倒性的力量才会拒绝前进。”

    连四爪龙都会畏惧的力量……火爆宁愿违背菲蒙的命令也调头逃避……换句话说,岛上的神秘力量是魔界军第七军团长也难以比拟的……考虑一下,我真的要去斯格瓦希岛探险、或者说是去找死吗?

    “俗话说得好,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明天我偷偷摸上斯格瓦希岛,单独!”

    这样的话万一有危险也能不顾颜面地撒腿就逃。

    第二天,马萨特拉给我送来了一卷地图、一件长袍和一枚戒指。地图是斯格瓦希岛的羊皮地图,上面详尽地绘出了渔村的情况,连渔村中的酒馆都标明清楚,但渔村之外的地理位置就显得简略多了,只大致标出了一些河流、树林,在地图左下角有一个红色的圆圈,什么注明也没有。

    “婚姻介绍所的所在地?”我指着红圆圈问。

    “推算出来的都泽玫瑰姐妹会的所在地。”马萨特拉一点也不肯跟着我一起乱叫暗杀公会的名字。

    我叹了口气,顺手将地图扔进道具栏,接着打量着那件长袍,那是一件灰色的长袍,虽然也有帽兜,式样质地全都有别于我曾经穿过的法师袍,它以粗布织成,摸上去粗糙刺手,袖口宽大且长,穿着这件袍子的话浑身上下没有一点露在外面。

    马萨特拉解释道:“柯尔修士的修行袍。据情报,姐妹会中有相当一部分成员是柯尔修士。”

    “你倒考虑得周到。”我称赞道。柯尔修士是侍奉冥法王的神职者,让菲蒙来假扮柯尔修士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最后一枚戒指式样简朴,一条双头蛇缠绕着黄铜色的戒指,两个脑袋全都高昂着吐着信子,线条虽然简单但却活灵活现,好像随时能够咬人一口。

    “这是我第一次收到别人送我戒指,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虽然明知道马萨特拉接下来一定会一本正经纠正我的说法,但我还是忍不住胡说八道一通。

    果不如其然,马萨特拉:“这是姐妹会成员的信物,不是礼物。”

    我再度叹气,接过戒指:“我知道,你能不能偶尔接受一次我说的笑话?”

    ※※※

    一个小时后,停靠在六宝港港口的“加菲和欧迪号”扬帆起锚准备出航,我作为船上惟一的乘客出现在船只甲板上。船长并不清楚他的乘客的情况,负责安排的总督或许跟他瞎掰了一个理由,也或许什么也没说,只塞给他一笔钱后让他送我潜入斯格瓦希岛。

    以光之神为守护神明的冰之月基本上天天都是大晴天,这天天上很难得漂浮着云彩,阳光透过云层洒在平静的海面上,正如六宝港的古名——海神息怒之湾,六宝港附近海域从来没有起过大浪,堪称世上最安全的海域。

    我站在甲板上欣赏风景,以立点为圆心,半径五米以内都没有任何生物在我周围晃悠,仿佛我设立了一个透明的防护结界一样。虽然柯尔修士和其他神职者一样受到尊敬,不过除非家门不幸,一般人还是对修士采取敬而远之的态度,如果我假扮的是复苏神殿牧师的话,现在身边大概挤满了请求祝福的人。

    出航半小时后,“加菲和欧迪号”的船长走到我身边:“尊敬的修士,请准备在这里下船。”

    我环顾四周,发现岛屿的影子刚刚进入视野,立刻警惕起来:“怎么?这里?”

    难道总督安排不当,让我上了一条黑船,现在这帮海盗准备谋财害命让我“走跳板”?如果是的话,你们就准备成为我的经验值吧。

    船长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就在危险的边缘走动,他耐心解释:“您要去的岛屿周围围绕着珊瑚暗礁群,我们的船进不去那片海域,得换乘小船才能登岸。”

    “对哦,我怎么忘了这件事呢?”我对着差点转化为经验值的船长尴尬地笑起来。

    隐约记得艾斯克林提过,斯格瓦希岛海岸线曲折,并且附近海域遍布珊瑚暗礁群,只有最熟练的水手才能在这些海道中来去自如,独特的地理环境使得官方即使有强大的海军也无法插手这一带,当岛屿被不知名力量封锁时更是束手无策。

    小船划到斯格瓦希岛峭壁的那一侧,海水拍打着林立的怪石,隐隐现出大大小小的漩涡,即使最没有经验的水手也不会选择在这种地方靠岸,划船的水手对于我的指示“划到不可能靠岸的地方”迷惑不解。

    果然,因为是“不可能靠岸的地方”,所以没有任何守卫。我施展“浮空”踏上岛屿,视野所及一片荒凉,没有一点人烟,缺乏危机感的潜入者悠闲地打开地图,开始查对自己所处的位置,经过一刻钟的折腾之后才初步确定自己的登陆点是岛屿东北方,想要到那个什么玫瑰姐妹会的总部去的话得斜穿整个岛屿,也就是在地图上画一条对角线。

    我讨厌一个人穿过荒郊野岭,身边既没有人一起聊天,还得时刻小心脚底下,免得一脚踩上一条毒蛇或是其他什么更危险的玩意儿。不过有很多时候,事情的发展是由不得自己的,讨厌的事情也得精神抖擞的完成,讨厌的人也得笑脸相对,当你能做到这两点时,证明你已经长大了。

    我还没有长大,精神上的儿童是一路骂过来的,直到远远看见前方出现了村子的影子才收声,重新扮回稳重的神职者形象。

    在这种通讯落后的时代,应该不会有多少人能够认出魔界军第七军团长来,不过对于某个没有任何节操可言的色狼来说,说不定他的脸家喻户晓,各家的妈妈都用他的画像来警告自家的女儿不要误入狼口也没准,为防万一,我对自己施展了“芸芸众生”的加强版。

    施法完毕,冒牌柯尔修士庄严地步向村里惟一的一家酒馆。



    注一:五大岛屿分别是斯格瓦希岛,龙岛,阿特雷特岛,卡尔梅克冰岛和马吉克岛,因为各自的原因而被人所知:斯格瓦希岛是都泽玫瑰姐妹会的总部据点;龙岛是属于五爪龙的圣地;阿特雷特岛是亚斯特尼亚帝国时期世袭太守阿特雷特家族的封地;卡尔梅克岛位于世界尽头,居住着在第四纪元的“统一战争”中失败而被流放的莫里塞人;而马吉克岛则因为三个顶尖大魔法师——比希斯、贝洛纳、帕尔玛•玛格达鲁都曾经居住于此而赫赫有名,传说在岛上留有这三位大魔法师毕生的研究精华和珍贵的魔法道具,不过到现在还没有什么人能够找到这个岛屿的确切位置。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感觉还是有微妙的不同的吧
    园丁还依稀带有天然呆属性
  • 貌似某高阶祭司给人的感觉也很园丁嘛……同样的朴实……OTZ
  • 要认真说的话,小菲蒙喜好的其实是园丁这类型吧
    不过园丁已经名草有主了
    ……但就算没主,我也想像不能
  • 小菲蒙大概好高阶祭司那口吧~~
  • to 胭脂醉:才没有,马萨又不是小菲蒙好的那口

    to 开罗:嗨~已经去了已经去了
  • 有空也来我的博客看看哟~~~点我名字就可以连过来.
  • 小菲蒙TX马萨TX得很开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