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五集 第五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09-06-21

    在陌生的地方迷失方向对我而言不是新鲜事——虽然这不是什么值得拿出来大声炫耀的事情——总之在一阵慌乱的豚突狼奔后慢慢定下神来,发现身后没有追兵的同时,我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

    “这个世界真是充满了神奇,我的方向感这么好,居然也会迷路。”

    在这里胡说八道应该不会被雷劈。

    我现在身处的走廊深邃幽静,只有相隔数十米一盏的昏暗烛灯勉强驱散着连绵的黑暗,脚步声在其间反弹、回荡。就在这么一个适合讲鬼故事的氛围下,突然有一团黑影从地底冒了出来,幸好在我把他转换为自己的经验值之前,我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纳卡,冥法王创造的死亡引路者。

    除了冥法王的神职者柯尔修士外,没有一个生命会乐意平时没事时看到死亡引路者,当然我也不例外,隔开很远就摆出防卫的架势,警惕地问道:“干什么?”

    黑影弯腰行礼:“致以来自深渊的问候,吾主的权杖。”

    “说重点,不要前面的套话。”所谓“夜猫子上门,无事不来”,纳卡突然出现在这里,不可能只是来问候菲蒙一下。

    “迷失在转轮之外的灵魂,希望吾主光耀的侍奉者能够将之纳回正轨。”

    黑影说的话过于偏涩难以理解,如果翻译成大白话的话就是:“有个白痴幽灵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也看不见来接他的纳卡,双方僵持长久,闹得一方不能投胎转世另一方不能回去覆命,现在终于来了一个有能力解决的,因此赶紧上前求助。”大致上就是这样的内容。

    我的同情心没有过剩到随便帮人忙,不过在看到黑影哭成一团的时候颇难出言拒绝,只能答应尽量努力试试。纳卡闻言瞬间复活,带着我往前走,精神焕发得好像刚才泪流成河的样子都是假的,我不禁有种上当被骗的感觉。

    越往里走,光线越昏暗,不久就需要切换成夜间视线,可以看见走廊尽头有一扇古朴的雕花门,门框四周装饰着白夜兰[注一]的花纹,同样的花纹我曾在明荃神殿中见过,据教主说那是智慧神的象征物,就如同月歌草是冥法王的象征物一样。

    黑影停在门前,示意我推门进去。门后面没有任何生命的气息,但同样也没有散发出腐朽的甜味,我只看见一排排落地书架延伸到视线无法到达的区域,被层层书架挡住了大半的大书桌前,一个头发梳得乱七八糟的学究正手捧着一本书摇晃着脑袋念诵着什么。

    “你……”我刚想开口跟他说类似“你已经死了,能不能到深渊去”这种话,倒被对方抢先开了口,“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没有礼貌吗?见到会中长辈都不懂得行礼。”

    他说话的语气非常严肃认真,让我想起马萨特拉,他不是倚老卖老,而只是单纯地注重应有的礼节。我向来不擅长和年长的人相处,不自觉就遵照姐妹会的礼节摊开掌心致以问候。却没想到对方一下子激动起来,用力拍着桌子大声斥责,“不像话!真不像话!还没有成为正式成员的见习生竟可以戴双蛇戒,现在的管理已经彻底混乱了啊!”

    我低头看去,黄铜色的戒指上双头蛇的两个脑袋亲密地相互缠绕着,原来它的名称是“双蛇戒”。

    我突然意识到其中的奥妙,忙问:“请问,为什么你知道我只是见习生呢?”

    “你的师傅是哪一个?!怎么连这点最基础的常识都没有教给你?真是,大家都太松懈了。”老人越说越生气,看上去随时都可能冲出去训导现在的管理者,过了一会儿才稍稍平静了一些,在我面前摊开手掌,只见一条清晰的伤痕横过他的掌心。

    “看到没?”老人说道,“日后当你从见习生上升为会内正式弟兄时,你也会得到这道‘誓言之刃’的。”

    “噢——”我发出了恍然大悟的声音,原来机关在这里,难怪先前我的伪装会被识破,好在现在已经知道马脚是露在什么地方,再伪装的话就能多加掩饰了。

    “见习生,你来这里做什么?”老人突然起了怀疑,问道,“我一个人在这里很久,从没有人会到这边来。”

    当然,看桌上堆积的灰尘,这里大概早就被废弃了吧。

    “我迷路了,”我的回答同时融合着真话和谎言,“这次是我第一次到公会本部来,两个月前师傅收到了一封信,我不知道信上都写了些什么,反正师傅读完信以后就叫我收拾行李,我们整整赶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到这里,师傅叫我等在大厅里,但我左等右等都等不到他,就稍稍找了一下他,结果就到这里了。”

    等我说完,才意识到我其实不必费心编理由,我原本的目的是来给幽灵超生的,主导权彻底被幽灵老人抢走了。

    “真没办法,知道你师傅要去哪里吗?”老人一副“不能扔下小孩子不管”的样子,站起来问道。

    我心底在大叫:好运气!脸上表情尽量保持不动声色,“他说他要去见‘祖母’。”

    他指指连绵不尽的书架后方,“往那边走,出了门沿通道继续,尽头就是。”

    我深深鞠躬道谢,照着他所说的方向走去。带我来的纳卡缩在一边偷偷哭泣,他的愿望再度落空,没有自觉的幽灵又一次躲过深渊的召唤。

    “没有办法啊,谁让他帮了我大忙,我可不好意思向他点破实情,告诉他他已经死翘了。”蜷成一团的黑影看上去好像一只瑟瑟发抖的小狗,我虽然心生不忍,最后还是没有回头,“其实你待在这里也不错,不用东跑西跑加班加点逮灵魂,落得轻松不好吗?”

    安慰了一会儿纳卡,我疾步离开这间房间,书架上的书都发出“不来看看我吗”的呼唤声,当门关上的时候,我觉得我把一座宝山给丢弃在了身后。

    “阿嚏!就是所谓的通道,我居然会老老实实跟着一个老糊涂的幽灵的指点走……阿嚏!”

    和已经被遗忘的图书馆一样,老人所说的通道更接近于废弃的秘密通道,已经成了老鼠、蜘蛛安身的巢穴,一路上我至少踩翻了十四窝老鼠窝,头上沾了两打以上的蜘蛛网。警戒周围这种事情根本腾不出工夫去做,一直都忙着和愤怒的原住民打攻防战,把巨大的啮齿动物和节肢动物往回赶。

    我到底在干什么啊?一想到这点不禁悲从心来,为什么以魔界军第七军团长的身份,却得在这种暗不见天日的鬼地方打老鼠、蜘蛛来长经验值呢?我真是堕落到家了!

    空气突然有了流动,虽然十分微弱,但仍能察觉到,这意味着前方出口的接近,我在心中唱着赞歌,以尽量快的速度无声地前进,到了尽头,发现出口处被一块木板挡住了,一束弱不可见的光从木板的裂纹透进来,风就是从这里吹来的。

    一条死路,这就是我打老鼠换回的代价么?

    我深深叹气,转身想要原路返回,这时从木板那边传来了说话声,听声音其中一个是年轻女子,另一个似乎是还没有变声的少年。我立刻停住脚步,凑到跟前仔细倾听。

    如果幽灵老人没说错,木板的那一头是都泽玫瑰姐妹会的最高领导“祖母”的房间,假设说话的其中一人是“祖母”的话,另一个人又是谁呢?

    说话间,有开门的声音和轻巧移动的脚步声,接着是先前女子的声音。

    “你来了,会内成员刚来报告过,搜寻的工作仍然没有进展。”

    后进来的人停在房间中央没有再走动,片刻之后问:“‘祖母’和客人会面的时候会有手下暗中保护吗?”

    “不会。”

    我在听到问话的同时意识到不妙,慌忙后退,但是咒语的波动已经在狭小的空间中炸开,一瞬间的停滞过后我已经中了魔法——虽然不清楚具体中了什么魔法。

    木板“砰”的一声裂开了,光线流泻进黑暗的通道,在我身后蠢蠢欲动的原住民瞬间全没了影子。我急急举手遮住眼睛,在夜视模式下无法直视强烈的光线,透过指缝,我看见一个人影站在那里,虽然视线模糊但轮廓依然十分熟悉。

    人鱼法师奇拉薇雅!

    我们之间果然有孽缘,总是在这种诡异的情况下相遇。我苦笑着,向她走去。

    然而法师向后退去,对房间中我没看见的某人说了一句:“交给你了。”

    我走出通道的一刻,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脑袋里好像装了一口钟一样,被撞得嗡嗡直响,我第一时间护住头,张开数重结界,大叫:“笨蛋!认不出我吗?!”

    更加猛烈的攻击让我发现了两件事情:我对自己施用的“芸芸众生”加强版太有效了,竟然没让奇拉薇雅认出我来;刚才中的是“沉默术”。

    在法师身上放“沉默”,是夺去法师战斗力的有效手段,但对菲蒙这样的魔族没多大作用,因为他们施放魔法时咒语并非必须,不过我现在需要的不是念诵咒语,而是开口解释。

    和上次在王宫中遇到敌手一样,我又一次陷入无法解释的泥沼。




    注:白夜兰、月歌草,皆为仅存于游戏的虚构植物。前者是智慧神维诺里斯的象征,主大陆上的花卉到了夜间便会花谢,惟独白夜兰常开不谢,传说白夜兰希望能同时注视白昼和黑夜的世界,向神衹请求永不闭上的眼睛,智慧神为奖励它对未知的探索心,将它列为自己的神花。至于后者,目前为止还是谜,除少数人员外根本无人知道它的存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