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五集 第六章(上) - [毕业奇幻之旅]

    2009-08-30

    第六章  七英雄史诗


    其实一直以来,我和娴熟的格斗技巧根本沾不上边,每次近身对战都是以压倒性的攻击力和超长的Hp把对手活活耗死,这也就意味着当对手拥有相近等级时,我的优势完全丧失。

    但是我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我会在外面遇到和菲蒙旗鼓相当的对手,一波紧接一波的沉重打击没给我留下一丝喘息的余暇,虽然张开有数重结界,但对于对方纯物理性的攻击并没有多大功效,我甚至怀疑就算我能够说话也拨不出空来分心解释。

    而且这个让我头大不已的对手居然只是一个十三、四岁赤着脚的小男孩,更是让我觉得自己一点立场都没有。

    神啊,我刚才不该抱怨打老鼠太无聊的,请给我换一个敌人吧!

    在我内心哭泣着发出呐喊时,旁边女子的声音插入了战局,“你要打能不能出去打?这里是我的办公室。”

    暴风骤雨般的攻击有了暂时的停歇,小男孩缓了手,看向说话的女子,“没法彻底控制局面,敌人等级也不差,除非……”

    居然在打斗中视线离开对手,我不禁心生被藐视了的愤怒感,被怒火驱使着挥上一拳,小孩不躲不避,结结实实挨下这一击,一边脸颊立刻红肿起来。

    总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欺负小孩的很没品的坏人。

    因为这种罪恶感,我的动作也迟缓了一下。

    “……除非稍微提升一下级别。”小孩挨了打一点反应都没有,顺畅地说完了话,他抓住手腕上密密的金属镯,手一抖便褪下了三、四个。

    眼前的对手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连呼吸也不通畅起来,仿佛浸了水的棉被压在身上,无法呼吸的那种恐慌,如果可以的话,我现在惟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撒腿就逃。

    “一分钟内OK。”小孩轻缓地张开双臂。

    泡面都要三分钟,我连泡面都不如么?!

    我的思绪定格在无声的抗议上,随后发生的事情快得让我反应不过来,小孩的动作犹如影魅般快捷诡异,但撞上来的力量之大却能和共工一较高低,下一刻我的视线中突然出现了高速运动中的蓝天白云。

    根据相对运动,真正作着高速运动的应该是我。

    “我的墙壁!”女子的叫声似乎已经隔开很远,在迅速退去的视线中,我看见“祖母”的办公室墙壁整个崩塌了一面,小孩站在残垣断壁后面,似乎在念诵着什么,扭曲的风疯狂地冲着他集拢而去。

    会死……

    果然是只要一想到会死,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了,虽然麻痹感依然紧紧缠绕全身,我仍然奋力扬起手,屈指翻掌晃动三下,最后双手一合,垂了下来。原本退在房间一角笑吟吟看热闹的奇拉薇雅一下睁大了眼睛,冲着同伴大叫:“停手666!那个是自己人!”

    “早说啊!”

    小孩在最后一刻调整了攻击方向,凌厉的风弹从我耳边掠过,越过海面,消失在海天交界处,一路激起的白色浪花久久都不曾退散。

    我砰的掉了下来,蓝色的血液溅到了地上,冥法王在我后脑勺吹了口冷气,那样笑起来,行走的那根钢丝线晃悠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断,我在事情都平息后才感到深渊的君王刚才离我有多么近。

    奇拉薇雅慌慌忙忙地朝这边跑过来,“喂喂,你还活着吗?”

    大概还没把小命丢掉吧,既然能听到对方的提问。

    停顿的思路突然联接了起来……刚才人鱼法师叫那小孩什么来着……

    6—6—6?

    如果记忆没有因惊吓而扭曲的话,666在这个游戏中扮演的应该是一条名为“正弦”的黑龙,他和他的族人都拥有几近无限的生命和无法计算的实力等级,立于主大陆生物链的顶端,俯视着地面上浑浑噩噩生存的其他种族。

    我刚才是从一条五爪龙手底下逃出了生天?

    ※※※

    就像秘密结社有内部暗语,江湖帮派有涂鸦暗号一样,我们好友之间也流传着只属于自己的手语。因为觉得好玩而创造的手语非常简单,只能传达极为有限的信息,其中一半以上还是用来损人的手势,但就是这些简单幼稚的手语救了我一命,如果人鱼法师没有凭借它们认出我的玩家身份,现在的我会有什么命运……一点也不敢想象,毕竟,和我对战的对手是躲在小孩外貌下的黑龙。

    因为受到庞大体形的限制,黑龙无法自由地活动,只能在幻月草原的区域内巡视着自己的领地。冬之庆典上系统宣布正式游戏期开始的时刻,对黑龙来说就是噩梦的开端,比上位魔族更强悍的五爪龙欲哭无泪地看着自己的积分疯狂流失,本已打定主意出去跟工作人员抗议。

    那个时候,带着解决方法来找黑龙的人鱼法师无异于从天而降的天使。

    法师教给黑龙高阶变形术,并且找到抑制等级的魔法手镯,变成小孩的正弦一口气戴上数十个手镯,魔法道具相互呼应着发挥出令人满意的效果,小孩的等级虽然仍然比一般冒险者高出一大截,不过和原先相比已经可以忽略不计了。就因为这样,每天积分的流逝速度大大减慢,才能和人鱼法师一起在外闯荡完成任务。

    听到这里,我问正弦:“那家伙帮了你那么大的忙,有没有感动到以身相许的地步?”

    “好主意……可惜她眼光太高,我就算以身相许估计也会被退货。”正弦一脸正色地回答。

    离开我们两个稍远,站在悬崖边享受着海风拂面的人鱼法师一下子回过头来,笑得灿烂无比,“怎么会退货呢?666你现在的模样多么令人期待啊,我非常盼望能看到你长大后的样子。”

    我上下打量着正弦,以人类少年模样出现的正弦约有十三、四岁,漆黑乌亮的头发细致柔软,碎碎的落在脸颊两边,让人很想伸手揉一揉,深色的肌肤、矫捷的身手都会让人联想起丛林中的黑豹,或许是年龄的缘故,他露齿而笑的时候就好像有夏季清晨的风吹拂而过一样的清爽。

    奇拉薇雅不愧是老经验的帅哥美女发掘者,常常能在沙砾中发现珍珠,虽然她常以看路边电线杆的眼光看着菲蒙的脸。

    “死了你这条色狼心吧!”我以理性的铁锤毫不留情地粉碎她的幻想,“以五爪龙的成长速度,你转世投胎三次后比较有可能看到他成年的样子。”

    奇拉薇雅一点也不在意我的恶意打击,怡然陶醉在自己的世界中,“没关系,等待也是一种喜悦,在等待中想象他未来的样子,有时候想象过于真实,反而会不想看到真的现实。”

    “如果我是你的想象力,我一定会哭的,居然一天到晚想象那么无聊的事情。”

    “如果你是我的想象力,会哭的是我,我居然有那么不懂得欣赏的想象力,真是丢死脸了。”

    说到最后,两个人还是故态重萌,又开始你一句我一句的互损起来,一旁的正弦插入我们中间,扯回话题,“要互相踩的话以后时间多的是,现在我们能不能先说正事?”

    我大度的点头,“好,返回来说正事……刚才你说到哪里了?”

    正弦接着往下解说,这个工作非他末属,如果换了奇拉薇雅来和我说……结局不言而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