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五集 第六章(下) - [毕业奇幻之旅]

    2009-08-30


    在一个事件中,人鱼法师得到了一个极其珍贵的魔法道具和一条线索,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斯格瓦希岛,接着她和新同伴正弦一起潜入玫瑰姐妹会内部,希望能找到 线索中提到的东西。而公会的主席“祖母”也因为自身的缘故要找到它,于是双方联手,整合各自的信息,甚至大手笔地封锁了整个岛屿,全力投入搜寻队伍,也因 此引起了六宝港乃至七阶音城的注意。

    我静静听着,待正弦的叙述告一段落,我举手提问:“问题有两个,第一,四季得到的那件‘极其珍贵的魔法道具’是什么?第二,你们得到的线索是什么?暂时问题就这些,麻烦你耐心回答。”

    问话的时候,我只看着正弦,因为我根本没指望另一个人会好声好气地对待我的提问,没想到她大大不乐意起来:“你当我不存在啊,这几个问题问我不是更好吗?我才是第一当事人吧。”

    “我已经可以预想到你的答复了——‘这种无趣的问题,我才不要回答呢’。”

    “才不会,我又不是堂主,我最多一边嘲笑你一边告诉你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情报,然后躲在一边,看你为了挑拣正确有用的信息大伤脑筋,暗暗发笑。”

    “跟你说话本身就是一种错误。”我斩钉截铁地断言。

    如果没有正弦在一旁做和事佬,两人大概又要陷入互嘲的泥沼,然后浪费掉大把的时间。

    据法师介绍,她得到的魔法道具非常非常珍贵,即使与《幻一录》中的神器相比也毫不逊色,是只有像她这样懂得欣赏艺术的人才有资格拥有的——这一点她特别强调了一下。至于这件魔法道具的制作者和曾经的拥有者,那就更加赫赫有名了,他们的本名甚至没有人会直接说出,而改用另一个名号来称呼他们。

    “懊悔者”尤里西斯,“龙语者”比希斯,“第一法师”贝洛纳以及“时旅者”帕尔玛的双胞胎弟弟法米尔——主大陆最耀眼的法师谱系。

    尤里西斯制作出了拥有自己意志的魔法道具“万用备忘录”,将自己所有的知识全都输入了进去,然后当她的弟子比希斯满师的时候她将万用备忘录传给了他,而后几代的拥有者——比希斯和他的后裔们,也在一直扩充万用备忘录的知识面,放眼整个主大陆,拥有最丰富魔法知识的也许就是这个神奇的魔法道具。

    有了这个可随身携带的好老师,奇拉薇雅的实力突飞猛进,顺利地从召唤师正式转职成为专职法师,教给黑龙的高阶变形术也是先从小老师那里学会的。

    更幸运的是,万用备忘录的第三任拥有者是幻影七英雄之一的大法师贝洛纳,所以关于七英雄的事情,它所知甚多,虽然据奇拉薇雅所述,万用备忘录眼中的那七个人只不过是爱胡闹的年轻人,只是在特定的历史时刻站在特定的位置,才成为了人人歌颂的传奇人物。

    而现在正在全力搜寻的,正是七人之一的艾吉尔最珍爱的武器,魔法匕首“回风”,线索则是万用备忘录提供的。

    “对666和我来说,找到这么高等级的魔法道具的话,肯定有高额分值可以到手;而对于近年来地位隐隐受到部下威胁的‘祖母’来说,‘回风’是失踪已久的公会象征,如果能找回来,她的统治权将得到彻底稳固,所以我们联手,各取所需。”

    “哦对,艾吉尔即使在加入幻影佣兵团后也是姐妹会的成员,”我认真回忆着曾经在明荃地下图书馆看到过的历史,矮人弗特拉悠扬的歌声也在我耳边回旋着,我试着模仿唱出来。

    “第六位是阴影之中致命的微笑,艾吉尔
    姐妹会的花充满诱惑的毒素
    令人心醉神迷而甘愿冒险
    绽放的瞬间夺走一切。”

    奇拉薇雅出言讥讽,“你唱的歌也同样有夺走一切的功效。”

    我大度地置之不理,转而问道:“关于回风的藏匿地点,它怎么说?”

    “那是它在说起七英雄所留下的宝物时提到的,具体的提示……你等一下,我有笔录。”奇拉薇雅伸出手,念道“四号道具”,“嘭”的一声,一本有着厚厚硬木封面的大书出现在她的手上。她翻了几翻,翻页的动作就停住了,“就在这里,‘五星环绕着巨大的岛屿,你追寻的东西就在某颗星星之上,要将搜寻的范围缩小,让我再给予一个提示,父亲母亲该如何正确称呼,无论家族怎么扩大,源头的血脉只有一个。’”

    “这算什么?拙劣的谜语么?”

    奇拉薇雅用无趣的眼光看过来,“这就是这个该死的备忘录的毛病之一——不干不脆,只肯给含糊的提示,死活不肯直接给出正确的地点,说是没有能力参透谜题的人也没有资格得到回风。”

    “……要将搜寻的范围缩小,让我再给一个提示……”我喃喃重复着谜语,然后确认,“父亲母亲……是指祖母么?”

    “我们也这么认为,”法师说,“再加上斯格瓦希岛的特产,珠光海星的形状符合五星的暗示,艾吉尔又身为姐妹会的成员,这几点因素相加,回风留在岛上的可能性很大。”

    “好像满有道理,那找了这么长时间,结果怎么样?”

    奇拉薇雅和正弦皆以沉默来回答我的问题,答案很明显。

    “结果就是这一个月来的时间你们全都浪费掉了?我看你们还是算了,换个任务去做吧,不要以为找七英雄遗物的剧情这么容易完成,就连冰淇淋也……啊!”

    我突然想起,艾斯克林向我提起过,幻影七英雄在与黑王二世战斗时使用的武器被后世人称为“封魔神器”,游戏中有一个过关剧情就是要求玩家将所有的封魔神器收集齐全。

    但不知道为什么,有关那些封魔神器的资料全都被人为地隐藏在历史的黑幕下,就连艾斯克林都难以列全神器的名单,才没法继续这个剧情,现在有万用备用录,岂不是很快就能查出正确答案。

    但当我提议法师询问万用备忘录的时候,她却立刻露出一副“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的紧张表情,而正弦更干脆出声阻止,“千万不要!”

    “这么紧张兮兮,难道它会咬人?”我脑海中浮现出一本长着鲨鱼牙齿的本子的影像。

    “真那样我倒可以把它当暗器来用,”很难得的,奇拉薇雅也显现出无力的神态,单手覆盖着额头,发出了虚弱的声音,“一旦打开备忘录,就根本没办法让它闭嘴,它会说啊说啊一直无止尽地说下去。虽然它是知道很多很有趣的东西,不过凡事都有一个度,超过这个度就太过分了,这种事情经历一次就已经足够了,你休想让我再碰到第二次。”

    听上去可真是痛苦的经历,由魔法制作出来的东西给人一种不稳定的感觉,好像随时会来个大暴走一样。

    “你想想,可以完成剧情关卡啊。”我继续努力诱惑她。

    “想也不要想!”奇拉薇雅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拒绝,“那种废话的源泉不到万不得已我决不打开。”

    法师的决心十分坚定,我想,前段日子她不得不向它请教魔法咒语的时候一定饱受魔音摧残,然后夜间都会做到处有说话的嘴的噩梦。虽然在人情道义上我应该表示慰问同情,可事实是我更想咧开嘴笑。

    最后交涉的结果是由我来打开万用备用录,但打开时必须躲得远远的,不能让聒噪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朵——特别是“纤细而敏感的法师”的耳朵。

    接过万用备忘录之后,我刻意做出邪恶的嘴脸,“难道你就不怕我带着你的宝贝逃之夭夭?”

    奇拉薇雅重重哼了一声,“麻烦的东西能一起从我眼前消失,我正求之不得呢。”

    “说正经的,我有办法把它处理掉的同时,又能继续享用它的情报库,怎么样?这东西交给我吧。”

    “勉为其难相信你一次,那就委托你全权处理了。”

    我捧着珍贵的魔法道具兼废话的源头,走到离开两人颇远的一块大岩石边,试着喊了几声,正弦打了一个ok的手势。

    万用备忘录远没有看上去的重,拿在手上轻飘飘的,甚至有种手一松就会随风飘走的感觉,红木封面上刻有复杂的金色纹理,其中隐藏着一打以上的大咒语,而从整本书中透出来的魔法气息,就更加数不清了。

    “真是奢侈的魔法师。”

    仔细想想,上次打一次牌就施用了庞大魔法的我好像也没什么立场来批评别人。

    魔法书籍被打开了,几乎是打开的瞬间,一个古怪的声音从里面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小姐你终于想起我来了,这次也让我等得太久了吧?你也要考虑一下我的心情嘛,一个人孤零零的待在黑暗中没有人陪我说话,是多么的可怜啊!虽然你会说我不是人,但我也有自己的感受,你知道当年尤里西斯大人制造我的时候可是给予了我非常细腻的感情。你可不能只把我当成纯粹的道具来使用,那样的话实在是很失礼的,不光是对我失礼,更重要的是对不起我的创造者和前任的主人们。我跟你说过他们的事情吧?他们每一个都是非常有名的人哦,不过在我看来不过是调皮捣蛋的小鬼罢了,一个个都是我看着长大的……”

    连珠炮一样的语速,奇拉薇雅到底是怎么听清楚它到底在说什么的?

    “停!停!停!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啊?怎么不是奇拉薇雅小姐而是一个小白脸?”

    “……如果你是人,早就已经很难看的死在地上了。现在简洁回答我的问题,幻影七英雄的封魔神器是哪几件?”

    “啊呀啊呀……小白脸,哦不,小帅哥,你这个问题问我可真问对了,普天之下没有人会比我更清楚这个答案了。仔细算来我才是那场战斗的幕后英雄啊!如果没有我,那帮不成熟的小鬼怎么可能顺利的打败像黑王那么强大的敌手,而且……”

    “你信不信我撕了你?”

    “何必火气这么大呢?现在的年轻人即没有耐心也缺乏礼貌,连不要打断别人说话这种基本中的基本礼节都不懂,真是教育的堕落。记得当年我跟着贝洛纳小姐的时候……”

    这次我连话也不多说,直接作势要撕,备忘录一下子慌乱起来,连连叫道:“哎!哎!你不就是想知道小鬼们使用的武器吗?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算你识时务。”

    “所谓‘封魔神器’,那只不过是后世人的一种叫法而已,它的渊源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神圣,当然你也不用失望,其中没有地摊货……”

    我想,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说的就是万用备忘录的多嘴多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