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原记事】闻夏物语(1) - [掠夺来的战利品]

    2009-10-02

    这文太可爱了,喜欢得特意问鸟儿讨要来。

    当初群里一群人讨论着自己的设定,鸟儿听着,想必头都大了,亏得她能把这么一群乱七八糟的人物写得那么可爱。

    春雀女公子(鸟儿):各位捧场真是多谢了,但是听了昨晚家里的人设,我有种欲哭无泪的冲动...

    土佐守橘氏朝臣秀和大人(骑士):我的希望就是成让清原家成为杨舰队那种笑话集团。

    常陪公子(总管):刨去现有的这些RP的名字,下一批加入的敏纳, 请考虑叫春……柴、米、油、盐、酱、醋、茶…吧~~~~~

    土佐守橘氏朝臣秀和大人(骑士):这种名字,会有人来吗 ?

    常陪公子(总管):您现在能理解我看到您宣布清原一门还要兼任去死团员时候的心情了吧><

    夏鱼公子(leftdio):我的签名档决定了!如下
    ——主公大人,你的春天就由我们先行为您探路吧!
    ——没错!大家都要比春秀大人先抵达春天的彼岸哟~落后是不允许的。
    ——……你们算哪门子部下啊?!
    摘自《清原家日常对话簿》

     

    闻夏物语

    by 鸟儿

    一、春雀


    “长大后,要成为出色的女子。”

    这样的话我自幼就不喜欢。有人来说,便把头扭到旁边去,日子久了,甚至连女子这两个字也一并厌烦了。

    记得初次谈论此种论调的,是个颇为儒雅的男子。那年我约莫三岁光景,赶上春光正好的晴日,就和乳母在院子里游戏。当时早樱花期刚满,花瓣无风自落,纷纷扬扬十分好看。我缠着乳母一起追扑,虽然走路还不稳当,却感觉摇晃得有趣,最后跌了一跤,可心里高兴,不只没有哭闹,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忽然有一个陌生的声音说道:“真是娇憨可爱的小女公子啊,能登守大人。”

    声音十分清脆悦耳,如果唱起歌来,一定比我房内养的雀鸟更为动听。我抬起头,密密的刘海挡住了眼睛,伸出手去拨弄,听那声音又说:“长大以后,可要成为出色的女子哟。”

    晚上,爹照例来哄我睡觉。我依在他膝头,手指玩着衣带问:“爹,出色的女子,喜欢吗?”

    后来没等爹回答,我便睡着了。

    再过了一二年,与那男子说同样话的人渐渐多了。我对于自己只能似懂非懂地答话非常不满,于是有一天终于按捺不住,穿过走廊去问爹。

    我问:“爹,那些人说的,是什么样的女子?”

    我还问:“爹,怎么样才能做那样的女子?”

    爹给了我个像苹果那样干脆的回答,爹说,要想成为那样的女子,就不可以再叫他爹。

    我吓了挺大的一跳,以为爹因了什么事情生气,不要我了。听下去才知道,原来是要做“那样的女子”,就得遵守天上星星那么多的规矩。

    比如,爹是街市平民的叫法,对有身份的人来说,应该用父亲这样的称呼才对。又比如,哈哈大笑的样子是不适宜的,女子应该端庄淑婉,连怎样控制呼吸也很有学问。

    直到今天我还记得非常清楚,那时的我听爹啰里啰唆地说着,突然难过得要掉下眼泪。虽然很多地方听不懂,可小心眼里却全是不满。因为知道自己必定会慢慢长大,之后大概要变成爹嘴里那种可怕的样子,而这命运又无法逃脱,所以十分绝望伤心。

    最后我终于忍不住,告诉爹说“不要”。那样会死掉的,与其成为出色的女人死掉,还是活着比较好。

    爹听了我的理由,居然松了口气似的把我抱到怀里说:“我和你娘早已谈妥,两人多多亲密,给你添些姐妹。所以不必担心身为平家女子的义务,只让你自由自在地长大吧。”

    我听后很是开心,不过总觉爹的语调有些怪。

    之后,我果然每隔上几年,便多添个妹妹。爹也由着我,不只拘泥于雅乐啊和歌啊这些寻常技艺,使我多学了不少细碎有趣的东西。我有时会想,自己到底是成为了一个奇怪的人呢。

    不过最近时常交往的身边人,似乎也多是同类。

    比如在刚入夏的时节,收到刚刚做了太宰少贰的四哥的来信。说是最近聚了些品格有趣的人物在宅子里,邀我过去住段时间。初夏时分,信却写在洒金的绵纸上,还装饰了松枝,真是莽撞到可爱。我哈哈笑着,捏了信去回爹,打算隔日便往四哥处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