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原记事】闻夏物语(2) - [掠夺来的战利品]

    2009-10-02

    闻夏物语

    by 鸟儿

    二、田舍公卿


    动身的日子是个雨天。原本前日看过十分艳丽美好的晚霞,家中上下都认为选了个出发的好天气,却不料清晨就有侍女入内答话,说是不知何时下起了不大不小的雨,院子里的海棠也被吹落不少。

    我素来讨厌梅雨季节,虽然挂满水珠的花叶都清新可爱,但满处湿漉漉的,出行总是不便。走出帘子去看时,雨仿佛又更大了些,地上已漫着大大小小的水洼,我按捺不住,开始嘟着嘴埋怨爹。

    爹是传说中的雨男托生,一定是的。对我顺心随意,从不横加约束的爹,惟独在这件事情上毫无办法。只要和爹同处,无论出外还是在家,总会下起莫名其妙的雨。为此我常常哭泣烦恼,还画了许多可笑的图画,配上笔迹幼稚的诗歌,送过去嘲笑爹。

    将近午时,雨也不很见小。我在檐下懒坐,见一名侍女匆匆穿过回廊,赶至面前说道:“有人前来迎接小姐了。据说是土佐守大人特意派遣过来的人呢,真是位周到体贴的大人啊。”

    来人名唤西园寺万古,自称是四哥于土佐带回的家臣。看上去有些年纪了,面貌很是老实朴素,想来是个连雀鸟也不会去怕的人。只是坐到车里后,听得他对爹郑重地说些“请能登守大人务须担心,土佐守橘氏朝臣秀和大人早已吩咐在下,路上必定尽心竭力,使大女公子平安抵达”一类的话,心里实在很想笑。

    四哥的宅子就在右京小路,叫做伪风雅邸。其实一路并不漫长,只是那位万古不停在车旁念着“土佐守橘氏朝臣秀和大人”这、“土佐守橘氏朝臣秀和大人”那的,着实惹人心烦。直至人进了四哥府邸,随身物品也都搬入室内,他依然在唠叨个不休。

    能把这么长且拗口的官位和名字一次次重复,真是有毅力的人啊,我禁不住道:“四哥真有运气呢,有你这样敬重他的家臣,时刻都把‘土佐守橘氏朝臣秀和大人’几个字挂在口边。”

    不想他听了反而挠头:“那个啊,因为大人不够风雅,因此平日无人上门,这些称呼根本没有机会说。日子久了恐怕忘记,难得的机会,便多多练习了。”

    我险些儿将手里的扇子笑到地上:“那么,天天见他的时候练习不就好了吗?”

    “话不是这么说,小姐。大人不甘心被人叫做‘田舍公卿’,就给自己起了个‘春秀’的浑名,非逼着我们这么称呼他。”

    “这名字……与其说是个公卿,倒简直像个风雅女子了。那么这位‘春秀’大人呢?怎么不见?”

    “大人一早看到下雨,高兴地去琵琶湖划船了。说是这种天气,湖里的鱼说不好会犯晕,那样就摸条大鱼回来给小姐下酒。”

    哈,这样吗?

    外面雨还是不小,就算带雨具也一定会淋湿,不过看四哥摸鱼却很有趣。我说了句“谢谢大叔”,便跑进内室去做准备。然后那位看起来“面貌很是老实朴素,想来是个连雀鸟也不会去怕”的万古,就在院子里大声喊着:“我是成熟不是老啊!!!”,把我笼子里的雀儿都惊飞了。

    爹,看来多住些日子也不会无聊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