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原记事】闻夏物语(3、4) - [掠夺来的战利品]

    2009-10-05

    闻夏物语

    by 鸟儿

     

    三、及春

    夏日里,有时清晨会起微风。那是一年当中最好的,因为会带来丁香隐隐的香气。所以我总是背着侍女敞了窗子,好在入睡时就有所期待,如果隔日真的随心所愿,说不定会开心地折了花枝,在院子里跳一段舞。

    到四哥处还是同样的习惯,却少了侍女的麻烦。我自推开窗格去睡就是,想怎样醒来都好。就好象今天,被捎了花香的轻风一带,眼睛就睁开了,浑身都十分舒畅自在,能这样醒来真好呢。

    ……这样醒来?

    我揉揉眼睛,有点莫名其妙地发呆。这里不是伪风雅邸么?按连日来的常理,总不会有这般清净的晨光才对。

    “伙计,准备家什,去琵琶湖钓鱼!”——如果早上被这样的大吼吵醒,则必定当日有雨,四哥在招呼夏鱼公子去捞下酒菜。这位公子与四哥脾气甚合,是个看去便很稳健忠厚,可托以重任之人。不过只是看上去而已罢了,同他去摸鱼,定会两手空空反弄一身湿。

    而如果内容变为“我去打猎了,春天跟我来!”,那就是天气晴朗明亮,而晚上的菜说不定会有野味。春天是四哥在土佐时收的养子,为人风趣文雅,谈吐尤其可爱。据说身手也好,只不过……这位公子生来风流成性,爱好轻佻,带他去打猎,说不准就带位姑娘回来。

    要是天气不晴也不阴,四哥就会大着嗓门嚷上一句“上茶社对诗去了!”,然后多半日不见踪影。此时家里总是忙乱好一阵,多多地备下酒——因这一去必是由于风雅不足,被人嗤笑,回来便要耍耍性子,小小地报一下委屈。

    对了,偶尔也会被万古和英俊大叔的对吼声惊醒。两个人一大早就在不知什么地方打了照面,然后一人一句“你才是大叔!我还很年轻呀!”地对吵,把窗前的夏花都震落了。

    其实,这家人是由“晴雨表”四哥和“我其实很年轻”以及“我只是看起来这样”的人组成的耍笑艺人团伪装的吧。

    我摇摇头,把奇怪的念头赶出屋外去。准备静悄悄地起身,享受一下难得的清闲。这样想着,就伸手推开拉门。

    ……却一眼看到万古贴在墙边。

    “……?”

    不知出了什么事,平日总是唠叨个不停的万古连大气都不出一声。看着我一脸糊涂的表情,也只是伸手往前院一指,十分紧张的样子。

    顺着方向看去,四哥人蹲在院里的假山后,正冲前面躲在回廊暗处的春天挥舞着手臂。不远处英俊大叔探头探脑的,看看前院又摆摆手,看到我还忙里偷闲地行礼致意。

    今天的太阳不是从东方升起的么?我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件事。

    “我为您都睡不着觉哪,可爱的大女公子。所以我一夜未睡,写了许多美妙的诗歌,赶着今天赠送给您。”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我吓了一跳,回头看看,原来是刚刚认识不久的杉下常陪公子。这位公子品格更是独特,虽不是京城人氏,却总喜欢为人指路。据说被他“这地方我熟”的说辞蒙骗,进而浪费许多时日的人比比皆是。

    我还来不及答话,夏鱼公子就陡地从一侧蹿出,嘴里边嚷着“喂喂,小姐是我的”,边挥舞着树枝冲了上去。

    常陪公子因平日里总被指错路的人追赶,所以身法十分了得。在左跳右跳地躲闪中,还抽空冲春天喊着:“春天公子,你怎么站在那里,快过来帮我一把。”不过他是背对着春天公子,所以没看到那公子脸色唰地惨白,仿佛白日里撞鬼一般。

    “春天君!原来您在这里,请不要再逃跑了!”

    这声音娇嫩好听,就像咬萝卜一样清脆。眼见一位衣着鲜艳、个头不高的女子,一手提了外衣,冲春天公子奔来。那女子样貌不俗,格调高雅,小步奔跑的样子也十分优美好看。可春天公子却扭头便逃,速度令人叹为观止。

    “请您站住!身为未来的丈夫,哪里有见了妻子就逃的道理!”那女子高高低低地叫着,一路追了下去。

    又是昨天打猎惹来的祸事吧?

    果然住在这里,是没有“安静的清晨”可言的。那边夏鱼公子与常陪公子还在闹得不可开交,四哥和英俊大叔则已端了酒出来,两人边看边啧啧评价,甚至各自下起注来。

    看样子,春天公子的春天是真的要到了,而常陪公子的春天在哪里呢?


    ===========================================

    一直都很想把聊天记录里的东西整理出来,因为经常会在屏幕前笑喷出来。那么今天,就先来写大家的名字吧。

    全部都有聊天记录和群公告为证的。


    四、其之名

    “为臣之姿需谦和有礼,其音动听悦耳,其态文雅可爱才好。就算是一般身份的人,也该懂得风情,时时小心谨慎,使自己不惹人厌,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但反观现代,今上眼前的这位橘氏朝臣秀和大人,不单日日散漫,被人呼为‘乡下公卿’,连聚集在他府邸里的人都很不重言行,这可是连前朝都不曾有过的事情呢。”

    这是各殿上人之间时髦的说法。特别时当值夜,能和伙伴们闲话时说上几句“田舍公卿”的笑话,也成了很有面子的事情。自然,谈论这种话题还需加些小心,毕竟这位大臣出身很高,也有权势,当面是不敢得罪的。不过除了此以外,传传闲话则很有趣味,毕竟除了和歌涯乐,就某件事暧昧地会心一笑,也能让人心情舒畅。

    但这些大人平日里并不来橘氏朝臣府上走动,因此道听途说甚多。如果他们时时来访、或者住上一日,决然不会再说同样的话。

    这是我笃定的想法。比如此刻眼前的情景,那些大人们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想到的吧。

    “春秀这名字,妹妹觉得如何啊?”难得四哥今天既没抓鱼,也没打猎,早早起来练了射艺,便拉我去院子里喝茶吃烤饭团。不等我答话,他又自顾自地说下去:“妹妹也取一个吧,跟我一样用春字,多么风雅。”

    这就是风雅……吗?我咬一口饭团,想了想:“好啊,不过叫什么好呢?”

    “现在不是叫千鹤的吗?那么春禽怎么样?”

    ……难道是想趁我吃饭团时噎死我?这个人真的是我四哥吗?愤愤地抬头看,他却一脸无辜的样子。

    “……我要搬回去住。”

    “我错了。那妹妹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

    “叫春怨吧,春恨也可以……”

    偏巧这时候就有个声音响起来:“哎呀,大女公子,花瓣落在你的头发上,真好看啊。为起名字而没来由地心烦是不适合的,就让我来替你烦恼吧。”之间常陪公子踱着步子向这边走来,嘴里说着“用‘鷨’还是‘鹈’呢?两个字都很风雅,真难选择啊。”

    趁他罗里罗嗦的时候,我把手上的饭团吃光,心里想着,与其叫那样奇怪的字,不如叫春笋呢,春藕也很好,总之我要味道好的东西。

    四哥和常陪公子“茗”啊“歌”啊“樱”啊地争论起来,最后决定用“雀”字。

    大概是觉得自己提出过很好的建议,常陪公子也十分开心地想取一个新名字:“我是风雅的正经人,所以就用原名里的最后一个字,把常陪改作春陪就可以了,以表我想日夜陪伴女公子的心意。”然后他很开心地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怎么说呢,事情好象就是从这里开始奇怪起来的。

    “等等,如果这样的话,我也要!”大叫着跳出来的,是夏鱼公子。他抓起一个烤饭团,咬了一大口说道:“让您陪伴小姐,绝不能有这样的事情。为了表示不满,我要改名为‘夏鱼’!”

    “……区别在哪里?”

    “本来想不能叫您比下去,决定了也用最后一个字,叫‘春鱼’。但是那听起来很像‘香椿鱼’一类的东西,所以改为‘夏鱼’。虽然看起来一样,但是中间确实改过两次。”夏鱼公子挥一下手臂,补充道:“比您还要多一次。”

    他很满意地看着常陪,不,是春陪公子的表情,把那个烤饭团都吃了下去,炫耀胜利似的说:“这饭团真好吃啊。”

    “那是粽子。”英俊大叔刚好端着另一碟饭团出现,很不满地插话:“是叫做粽子的东西,我特意跟序公子学来的。那位公子与中国的游女很有交情,是他告诉我的。”

    “明明就是饭团!而且是烤得正好的饭团!”夏鱼公子摆开吵嘴的架势,顺手又抓起一个饭团。

    大叔还想反驳,被我和四哥“大叔不要在意”地一说,就急急地转向我们,一句接一句地说起“我现在还是青年呀”的话来。后来为了逃过他的唠叨,大家都决定马上给他起个新名字。

    没想到大叔气魄颇盛,仿佛早就想好了似的:“听说在古代的中国,有个皇上在花园里挂满了肉,还建造了装满酒的池子。我也想那样生活啊,我爱吃肉,因此就叫‘春肉’吧!”

    一瞬间,好象连鸟都不叫了。

    看大叔满脸骄傲的样子,所有人都想不出该怎样接话才好。正在这时,来了救命的人,只见正序公子握了一穗紫藤,边走边吃。看到这一幕,几乎每个人都立刻喊叫起来,惊得那位公子连手中的花都失落了。

    序公子全名为斋藤序,自称是渡来人秦氏的后裔。喜欢去各处表演傀儡戏,也就比旁人多知道很多秘密。我和序公子刚刚相识,了解甚微,只知道他经常乱吃东西,因此经常会闹肚子。等等,那刚才大叔说的粽子……

    正在惊慌地想会不会同样闹肚子的时候,发现序公子正莫名其妙地瞧瞧这个,又望望那个。看起来在打岔这个作用消失之后,他被晾在一旁了。

    “干脆序你也起个带‘春’字的名字吧。”四哥打了个哈哈:“就叫‘春潮’如何?”

    ……这次连抓来救场的人都找不到了。序公子抵死不从,最后落了个“春序”的叫法。没想到这一来,反而勾起了大家的兴趣,商量着要给家中其余的人也都起个新名字。

    “林崎高秉就叫‘春糕’或是‘春饼’怎么样?太简单的话,叫‘春卷’也好啊。”

    “其实,我很想看有人叫春宫啊。”

    “春梦也不错,或者春药。”

    “您在说什么呀,叫春水才好呢……”

    大家热烈地讨论了下去。期间饭团吃了不少,茶也饮了许多。许是十分喧闹吧,竟然连前院的春天公子也寻声觅了来,兴致勃勃地端起茶杯,与我们随意闲谈。不过话题三转两转,自然又回到了名字上面。

    “这样说,春天公子的名字很风雅呢。给人温和舒畅的感觉,真羡慕啊。怎么想到这个名字的呢?”

    “父亲大人为我取过四个,分别是 春梦、春宫、春水、春天。您说我叫哪个……”

    ……换话题吧。

    越发不可收拾的时候,六角辉木跑了进来:“那、那位小姐又不见了!”

    听了这话的春天公子,立刻变了脸色。茶也不喝了,撩起衣襟就想走,结果被一声娇斥拦了下来:“请您不要逃!不然我会揪住您的衣服不放的!”

    还是前次那个美丽娇媚的身影,轻快地小步跑着,像是随风摇动的丁香花那般美丽的样子。来到近前,无论行礼还是答话,都十分文雅可爱,令人赞赏。

    “不久的将来就会嫁与春天公子的我,也该取一个同样相适的名字才对。”她歪着头想名字,那样子真是美丽极了:“刚刚吃了个桃子,就叫春桃好么?”

    大家听了都哈哈笑了起来。一直没有出声的英俊大叔突然对辉木说:“干脆你也改名字吧,冲冲邪气。听说你之前因为房屋被震塌、重建过程中失火、救火时掉到河里被冲走,才四处旅行。后来到了我们这里,做个小买卖又折了本钱,真是祥瑞啊。不如改名叫‘春布’吧。”

    “为什么叫……布?“

    “你看,这里又有肉又有鱼又有饼,可以做一桌菜了。再有布就可以做衣服,这样看起来就比较秀气。”

    “这么说, 我的名字里有‘雀’,就是鸟儿咯?可以边欣赏‘春天’,边聆听鸟雀的美妙叫声。”

    “大女公子说得真好,还有我‘春陪’陪您一起看呢。多么和谐啊,不如春秀大人改名为‘春和’好了。”

    “你是说春和吗?其实我想叫发春的。”

    “……四哥,我决定回家住了,马上就走。”

    ……

    再看天色,竟然已近傍晚。想来今天值夜的殿上人又有新话题可以说了。如果他们去宫里的途中经过伪风雅邸,就会发现门前多了块新立的木牌,上面写着:

    大势不妙——清原家诸公子除开主君春秀泥腿伪公卿一名外,其余人等皆为各色闲杂,风雅度 - 80

    【未完,但是别等续了,真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