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形金刚同人翻译]好戏连台(8) - [同人小说]

    2009-10-15

    咦?我居然…………更新了?!!

    A Twisted Act To Follow
    作者:PuraJazzBot
    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2274090/1/A_Twisted_Act_To_Follow 

     

    “蓝霹雳,在我们开排前,我想说几句,我得说我们发自内芯地感到抱歉,今天让你失望了。”擎天柱说,“我向你保证,就此一次,绝不再犯。从今往后,我们定会将八/  荣  /  八/ 耻 牢记在心,共创河   /蟹社会。”

    “ 我知道你们都在忏悔了,我也接受你们的道歉,不过甭想我这么简单就放你们这一马。”蓝霹雳回道,“真是对不住,不过出来混的嘛,一碗水得端平,我的意思是说,这道理是你们四位老大往日里教我们对不对。众生平等,水得端平。”他看倒是没法看见,可他猜得到,这会儿汽车人老大保准正躲在面罩后面,翘起嘴角微笑。

    “就是这个理,”擎天柱说,“现在,该谁第一个说台词?”



    经过三天的连续奋战不懈排演,蓝霹雳终于欣慰地发现,大伙儿的演出有所进步,虽然不大显著。一帮子人已经不再像初登台时那样,僵得跟死人一样。虽然还没好到可以当众亮相的地步,不过趋势不错,正一小步一小步朝着预期目标前进——不过那步伐是碳基步伐。横炮貌似看上了他那顶大礼帽,戴着就不肯摘了,就算下了舞台也一样戴着招摇过市。

    仿佛被演员们日益增进的演技所鼓舞,其他的工作人员也积极响应,想着法地改进他们的工作。其中,最起劲的,莫过于千斤顶,憋着劲地设法折腾那堆仪器,其他的汽车人开始打赌,赌千斤顶还有多久就会炸翻他自己。

    “你瞧啊,小蓝,我在琢磨,有几幕吧,比如说在贼窝的那幕,最好瞧着显得更压抑些,”他说,“所以我就琢磨着,要不在舞台两边,各弄一个喷烟雾的玩意儿,喷点烟,让那场景更逼真点如何。”

    “我吃不准这事,千斤顶,我的意思是,这装置可能会花点时间去造,那样的话……”

    “别紧张,我只需要一天时间就可以搞定。花不了大工夫。”

    “好吧,只要它们别在演出时候给我出妖蛾子就成。”

    “放心吧,我的机器,甚至能抵御住傻瓜的折腾。”

    “是啊,不过是否能抵御住千斤顶呢?”救护车打趣了一句。

    “这个哏很逗,救护车,”千斤顶说,“不过我得告诉你件事:这世上还没有能抵御我的机器呢。”

    (原文是
    “Don’t worry, they’ll be fool-proof.”
    “Yes, but will they be Wheeljack-proof?” Ratchet joked good-naturedly.
    “Very funny Ratchet,” Wheeljack replied. “But I’ll have you know: nothing is ever Wheeljack-proof.”
    感觉很微妙的双关笑话,fool-proof是极安全、极简单的意思,但是转成中文后,笑点就好象奇妙地消失了,于是我只能决定……把fool-proof拆成fool proof,强硬地解释为“可防御傻瓜的”。老样子,我随便翻翻,大家随便看看)

    “你说的真是真知灼见啊,我的知心好友。”

    “我•要•一•个•保•镖!”飞毛腿从舞台左侧冲了进来,“我需要保护!”

    “你有个兄弟,叫他当。”救护车说。

    “横炮?他跟个低档缓冲器没啥区别,我要的是保镖专家。”

    “话说回来,”蓝霹雳说,“你要保镖做甚?”

    “钢锁还不死心取代我,而且他把其他四个机器恐龙也拖下了水。我共计被铁渣、嚎叫的尾巴绊倒过,被飞镖的翅膀打中过脑袋,淤泥几乎没整个踩中我!他们一个一个全都想干掉我!”

    “会不会有这种可能,会发生这种事情只是因为你走路不长眼睛?”千斤顶问。

    “开什么玩笑?千斤顶。麻烦你回答我:这会儿钢锁在干嘛?”

    “忙着记他的台词,当然是‘试图’记住他的台词。”

    “看到了没有?我没说错!要不是他自信能干掉我,不然他干嘛要背台词?我告诉你们,这是我的角色!他是我的!我的。我的宝贝。”突然之间他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该死的横炮,还有他那本该死的书!”

    “横炮看书?”救护车问,“什么时候他开始读书了?”

    “自从警车借给他一套《魔戒》后,现在彩排休息间歇他就捧着那书看个没完没了。他看完第一本后,我偶尔瞄过一两眼。”

    “我听着觉得你不止瞄了一两眼。”千斤顶说。

    “我们能不能别跑题?得了,蓝霹雳,你知道的,失去我,对你会是多大的损失!”

    “可我什么都不能做,”蓝霹雳回答,“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冷静下来。我跟你说,接下来两天你最好休息休息,放松一下。”

    “你想甩了我,让别人顶替我的位置,是不是?!”

    “没人要顶替你,飞仔,你回来的时候,那角色还是你的。现在,去休息!”

    “好吧,不过要是我回来的时候,脑袋被按到了车底护板上,你就只能怪你自己了。”

    “无需钢锁的帮助,你的脑袋就已经长车底板上了,飞仔,”救护车说,“区区两天时间,不会有什么变化的。”(也只有医生能对着毛毛吐这种毒舌而安然无恙)

    “我建议你最好好好享受这段休假,”蓝霹雳补充了一句,“因为随着演出之夜临近,我不会再给任何人休息时间了。”

    飞毛腿一路抱怨着出去了,千斤顶转向蓝霹雳。“那么,我们剩下的什么时候可以来个小休假?”

    开路先锋扛着一具棺材走了进来,蓝霹雳被转移了注意力,结果忘了回答千斤顶。

    “嘿,阿蓝,这东西该放哪儿?”

    “把它扛后面去,交给战戟。他知道怎么做。”

    “晓得了。”开路先锋继续走他的。

    救护车皱起了眉头,“棺材?我希望你没计划着干掉哪个角色,蓝霹雳。”

    “别紧张,救护车,这是给小孩子看的剧目,不会有什么需要被绿   /坝  /  娘屏蔽的暴力场面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yufy的图 2007-1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