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f同人翻译]雨将至(3) - [同人小说]

    2009-10-18

    这篇翻得超爽快,今天一口气翻了快七千

    其实故事很琐碎,很细微,最大的风波也就是遭遇街头混混,但却很奇妙的吸引我,而且越到后面越让我牵挂。

    I Think It's Going to Rain Today
    作者:akisawana
    地址:http://www.fanfiction.net/s/4044413/1/I_Think_Its_Going_to_Rain_Today


    “我们马上就来。”银剑挂上电话,转过身。空袭和飞火已经穿好了鞋整装待发,顺带帮弹弓找他失踪的鞋。她自己那双勃肯凉鞋正好好地摆在门口垫子上。

    “俯冲发现了霸天虎空军指挥官。”她冷静地说,掩盖住了心中真实的不安。她的兄弟们点了点头,向门口走去。

    “我们去俯冲的学校汇合,”银剑走进电梯,继续说,“我来开车,弹弓,带上枪。最好能避免冲突,逻辑上来说,对方也会避免这一点,我们在人数上占据了绝对的优势。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务必要把他活着带回来审问。明白了么?”

    “心里透亮着呢。”空袭说。弹弓和飞火都点了点头。

    “很好。”

    由银剑来开车,主要是因为车里坐着的那几位主里面,她驾照被扣分扣得最少。(要你们遵守交通规则很难是吧?不过换了双胞胎可能更是污迹斑斑)去往学校的一刻钟路途中,飞火一直蜷缩在后排,趴在空袭的腿上睡着,看起来还不大舒服,所以银剑也随便他们去了。

    等银剑找了一个一小时停车位停下车,弹弓立刻从车前手套箱中摸出了手枪,然后把它插到了裤子里。为了以防万一,他还看了一眼钱包,确保自己带着持枪证。

    银剑钱包里的记事册上记着俯冲的课程表,所以他们没花多少工夫,就顺着指示牌找到了俯冲的教室,大门进去往上一层就是。他们在门对面的煤渣砖墙那边等着。

    红蜘蛛刚一宣布下课,三十个年轻人立刻一哄而散,俯冲落在了最后,默不作声地加入了他兄弟一伙。红蜘蛛最后终于走出了教室,他们几个沉默地跟在他身后。

    “我饿了,现在没工夫料理你们几个,”红蜘蛛说这话的时候甚至没费心回头看一眼,“要是你们坚持阴魂不散,到街角的塔可钟快餐店等我。我待会儿一个人过去。”他疾步离去,靴子踏在地板上,清脆作响。

    “好吧,这态度至少比我们上次瞧见他时好。”空袭摸着后脑勺,评论说。

    “有么?”俯冲不解地问。

    “这次他没开枪轰爆我们的脑袋,对吧?”

    其他人只能承认他说得对。

    银剑把空袭踢到了俯冲车上,驱车前往塔可钟,还好不算难找。店里只有红蜘蛛一个客人,坐在远离门的桌边。飞行太保也点了单,因为没人排在他们前面,所以没花多少时间,他们点完单就坐到了红蜘蛛那桌。要是有人看到的话,准以为他们之间是巧遇的好友。要是那人的观察再仔细些,他会注意到空袭和俯冲——体格最强健的那俩——一左一右把红蜘蛛堵在了中间,至于弹弓,他根本没在吃东西,而是在桌子底下拿枪瞄准了红蜘蛛。

    就算红蜘蛛注意到了,他也没表现出来,继续吃着他的烤干酪辣味玉米片,一脸的漫不经心。

    “你们在这儿干嘛?”他问。

    “这话该我问。”银剑说。

    红蜘蛛低下头,抓着最后剩下没几根的薯条蘸上奶酪。“威震天不在这儿。他也没打算探索这儿。他对这块地方压根没兴趣。”

    “那么你呢?”

    “我为何会在汽车城?”(他们吃饱了撑的干嘛住底特律?那地方治安全美排的上名的糟糕)红蜘蛛加强了发音的重音,听起来好像是在说“谋杀”。(The Motor City,Murder,翻过来就完全没得发音相近了)他淡淡而笑,注意力仍放在面前的食物身上,“干嘛要告诉你们,不过我可以保证,和你们无关。这只是一个……有意思的巧合。”

    “只要有你掺和在里面,我就不信有巧合这事。”银剑低声说,“你在这儿到底在干什么?”

    红蜘蛛笑了起来。“教书啊。要是你兄弟退了这门课的话,你都不会知道我在这儿。”(俯冲,退了这门课吧,反正红蜘蛛教书,铁定不会给你通过的)他转向空袭和俯冲,“让我出去。”他命令道。

    空袭和俯冲看向银剑,后者点了一下头。他们站了起来,让红蜘蛛通过。

    “怎么,老大?”弹弓问,“我们就这么让他走?”

    银剑再次点头,“没别的办法,弹弓。”弹弓看起来不大乐意,可没有出声反驳。银剑继续说,“他现在是人类,跟我们一样,他在做什么我们一无所知,我们不能就这么开枪打他。教微积分不是什么该吃枪子儿的事。”

    “问题是微积分本身就是一件奇怪透顶、不合常理的玩意儿。”空袭插了一句,赢得了兄弟们的微笑赞同。

    “就算他在计划些什么,”银剑笑道,“我们实际上也无能为力,只能留给警察叔叔去处理。”他举起一只手,挡住预期的反驳,“我比你们还更不高兴这件事,不过我怀疑我们是否真的能再见到他。行了,回家吧。”

    回家的路上变得更加安静。空袭开车载着俯冲和弹弓,冲回家玩游戏,只有飞火一个人搭银剑的车。一路上,飞火都看着前面车子的车尾灯。

    “在想什么呢,小火?”路口跳红灯时,银剑问道。

    社区大学距离他们住所只有七公里的距离,不过来返只有通过高速公路,因为没公交也没地铁。银剑有一次让步,跟大哥联系请求帮助,就是为了再申请一辆汽车。离开华盛顿时,他们是开车离开的,不过他们很快就意识到,要在密歇根州生活,五个人用一辆车,根本不现实。

    所以银剑继续开最初的那辆旅行车,擎天柱给了他们足够的一笔钱,在拍卖场买了几辆便宜车。三辆,因为飞火不肯学开车,问她原因她又不肯说(because Fireflight refused to try driving, and try as he might to lie to himself and say he would ask why,每个单词都认识可就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算了,就这么着吧),银剑只能顾左右而言他,心里暗自向普神祈祷。

    “你刚才说什么?”飞火转过头问道。

    “我就是好奇,你一路都在想什么。”

    “红蜘蛛,”飞火重新看向窗外,“他身上一点瘀伤都没有。要是他跟威震天在一起的话,他身上肯定会带着伤。”

    每次,当飞火注意到别人会忽视的细节时,银剑从未不会有所质疑。不过她还是好奇地问:“这话怎么说?”

    “事情不顺的时候,威震天总是会揍他。我觉得,这段日子对于霸天虎来说,也不算什么顺风顺水的时光。”

    “的确不算顺,”银剑表示赞同,“那你觉得他说的是实话?”

    “要是他撒谎的话,他会让我们就这么离开么?”

    她们俩停好了车,另外三人正站在楼下。

    “有人霸占了电梯,”弹弓解释说,听起来很不爽,“我们只能爬楼梯了。”

    要爬整整七楼,没人觉得高兴,也许空袭是小小的例外,他一个人跑在最前面,三步并作两步。银剑和俯冲只能对视一眼,翻了翻白眼,到最后空袭一脸无辜小狗脸地守在门口,等着某个身上带钥匙的人。

    “嘿,貌似有人搬进我们隔壁了。”银剑开门时,弹弓在一边说。两扇门几乎同时打开,他们的新邻居从屋里走了出来。

    “嗨,”俯冲挥挥手,打了个招呼。“我猜,我们是你的新邻居。”

    新邻居有着高高的个子,深色的皮肤,他挥手致意,但没说什么。电梯叮的一声停了下来,打开了,不过走廊里没人注意。

    “我是戴维,”俯冲自我介绍,报上了他的人类假名,“那是罗宾,肖恩,雷,和蕾文。”他指着银剑,弹弓,空袭和飞火说。

    “很高兴认识你。”兄弟几个异口同声。

    陌生人还是只是笑,他挥挥手,然后走开迎接另一个人,那人刚从电梯里出来,手里扛着两个箱子。

    “TC,新规矩,”响起了一个听起来挺熟悉的声音。飞行太保顿时僵在门口,他们听出了这个声音,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谁打的包,就谁扛。”

    “它们又不重。”一个同样熟悉的声音回答道。这个声音更有特色,没有任何一个人类的声音,会带着仿佛音爆的回音——像惊天雷那样。

    飞行太保不约而同的转过了身。就他们所知,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会用昵称那么叫蓝色SEEKER,既然如此,走廊里另一个人的身份也就板上铁钉,铁定是闹翻天了。而如果闹翻天和惊天雷在这儿,那么,他们的指挥官在哪儿,也就,毋庸置疑了。

    直到很久,很久,很久以后,空袭都在后悔,后悔自己当时没有带着照相机,没能拍下红蜘蛛和银剑在走廊里碰到时,两个人脸上的表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红蜘蛛说的没错,飞行太保几乎都看不到seeker们的影子。俯冲后来退了那门课,之后就只看到过一次红蜘蛛的背影,除此外他就没在校园里见过他。至于闹翻天和惊天雷,除了闹了几次电梯风波外,也没给人添什么麻烦。有一次,飞火忘了带钥匙,惊天雷还邀请她进屋待一会儿。

    霸天虎和汽车人之间默认而成的相互漠视和平协议,最终只维持了一个月,终止于秋季的某一天。那天狂风大作,搞得电都停了。

    有人敲门,弹弓一边猜着会是谁,一边去开门。他的兄弟们不会敲门,而他们又没有交什么人类朋友。他拿着手电筒,打开了大门。

    “嘿,”闹翻天打了个招呼,“有没有多余的手电筒?”

    “没了,”弹弓说,“但你可以进来,帮我们消灭掉冰淇淋。”他退后一步,让seeker进屋,然后关上了门。

    “冰淇淋?”闹翻天问。他可不打算拒绝送上门的免费美食,不过当然,得记住,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料理。

    “我们得赶在它融化前干掉它。”弹弓解释说,打开冰箱,手电筒照了进去,“你喜欢巧克力的么?”

    “没错,嗯。”闹翻天在意念中耸耸肩,然后把那些烦心事都扔到了脑后。弹弓塞给他一盒冰淇凌和一把勺子。

    空袭从卧室里跑了出来,手里拎着一盏提灯,一副纸牌。

    “你在跟谁说话呢?小弓。”他问道,“哦,嘿,闹翻天,你知道怎么玩牌么?”

    在闹翻天身上有一种奇异的大能,茫茫宇宙芸芸众生,甭管谁见到他,都会被他搞迷糊。就算过了九百万年之久,这功夫也一点都没被搁下。俯冲和飞火回到家,就看见这么一幕,弹弓、空袭和闹翻天围着提灯和扑克牌,挤作了一对。

    “为什么我们的起居室里会有一个霸天虎?”俯冲觉得自己该问一声,不过他有一种感觉,觉着这个回答还是不听为妙。

    “帮我们消灭冰淇淋,免得它们融掉。”空袭都没工夫抬头看一眼,“哪个大,顺子大还是同花大?”

    “同花,”俯冲回答,满头雾水。飞火递给他一把勺子,然后挤到空袭和弹弓中间坐下,好更方便地偷吃他们俩手里的冰淇淋。

    “等一下,”俯冲说,坐到了弹弓的另一边,“那是我的冰淇淋吧?”他拿勺子指着闹翻天面前的巧克力冰淇淋。闹翻天耸耸肩,把冰淇淋护到了一边。(想从闹翻天口中夺食…………再修炼几百万年再来吧)

    弹弓收拢牌,笨拙地洗了起来。

    “玩Fives wild么?”他问。(查了半天没查出来这到底是什么扑克游戏,而且对游戏的描述,老实说,我也是有看没有懂,所以以下内容开始无赖)

    没人有反对意见,所以他发了五堆牌……最后俯冲一张牌也没剩下。空袭和弹弓看着他,嘿嘿贼笑起来。(这里的…………就代表了,那一大堆有看没有懂的内容)

    “脱。”空袭说。

    “脱什么?”闹翻天问。

    “输的人得脱一件衣服,”弹弓给他解释,“这是规矩。”空袭和飞火都点头附和。

    俯冲大发牢骚,“你们都发神经了,一个一个都有病。”他说着,脱下了一只袜子,扔到人群中。

    “又不是我们定的这规矩。”飞火无辜地说。

    “可玩游戏的是你们。”俯冲回嘴。

    “别说的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空袭收起牌,非常老练地洗牌,“接着是多少,小弓?”

    “三。”

    游戏就这么继续了下去……

    闹翻天努力奋勇应战,可当飞火输掉了她的衬衫,他那个人类的血肉之躯就一下子成了叛徒,叫嚣着注意力应该转到隔壁姑娘的胸部,他满脑子都开始想那儿会有多柔软,碰上去又会是什么感觉。

    雄性人类好像都挺迷恋那个的,闹翻天有一搭没一搭地琢磨着,不知道飞火肯不肯让他瞧瞧女性的伟大之处。惊天雷没准也想知道。他应该等惊天雷一起,同时,得想个主意,让飞火同意他们探索女性的秘密。闹翻天满脑子都在七想八想,所以当重新有电的时候,他都输得快脱光了。

    “唔,闹翻天?”飞火轻声叫了他一声,“你滴身上了。”她指了指,一摊冰淇淋顺着闹翻天的胸口往下跑,本来是沾在他脸上的。(你…………到底多大了……)

    在飞火的身后,空袭和弹弓在没人注意的地方交换了一个眼神。

    “哦?”闹翻天低头看了一眼,要是惊天雷在的话,他会问他要不要舔掉它,这么问只是因为换了他的话他就会这么做罢了。他差点开口问飞火这个问题,不过好歹有点脑子刹住了车。

    飞行太保瞧着也不怎么糟糕嘛,要是他们不再对着你biubiu开枪的话。他想。没必要惹火他们,自打他们困在人类身体里之后,这次是他第一次找完乐子后不需要跑去洗澡。(我真想知道他以前到底是找什么乐子……算了,还是别知道比较好)他伸出手指蹭下了冰淇淋,然后舔掉了它。

    “可以穿回衣服了么?”俯冲问,“要不就把空调调高?”

    “嗯,游戏结束了。”弹弓表示同意。他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坐上沙发,打开电视。其他几个飞行太保和闹翻天开始穿衣服。俯冲坐在桌边打开笔记本,准备做功课。空袭坐到弹弓身边的沙发上,而飞火宣布了椅子的所有权。

    “看起来我该回去了。”闹翻天自语自语地站了起来。

    “干嘛这么急?”空袭问,“留下来一起玩游戏嘛。”

    闹翻天看了一眼满屏飞雪花的电视机,“你们的电视怎么了?”

    “没什么,”俯冲说,“只是接收不良。”

    “接收?没有有线么?”闹翻天都不知道现在还有厂家生产这种式样的老电视,在当地的百思买大卖场工作了一个月后,他在某些领域俨然已成了一个专家。他摇了摇头,说,“你们还是去我那边看电视吧。”

    飞行太保交换了一下眼神。

    “我那个屏幕更大。”他加了一句。

    “去吧,”俯冲说,“我会跟银剑说的。”

    第二个星期,弹弓和空袭敲响了隔壁的大门,二十分钟后,他们已经干掉了一大袋薯条和两瓶沙司。

    红蜘蛛变得很不爽,一个星期都不到,两个屋子之间已经有了一个恒定的流动。闹翻天的大电视吸引飞行太保跑过来,而那边屋子的优势在于没有红蜘蛛,以及飞行太保们收集的一大堆游戏,引得seeker在那里逗留了好几个晚上。

    不过红蜘蛛很快就停止了抗议,因为他意识到那些飞行太保至少能让闹翻天玩得很开心无暇他顾,而银剑也对此表示满意,因为他的同伴个个心情愉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下面一段懒得翻译了,大意差不多是飞火被炒了鱿鱼,空袭在安慰她,blabla的。飞火似乎是飞行太保中最难以融入人类社会的,她和人接触颇有困难,不知道该怎么打交道。银剑老大曾委婉地建议飞火干脆不要出去工作了,就留在家里照顾兄弟们,结果飞火觉得这很丢脸,闹得提议的人和听的人都很尴尬。俯冲为了不伤害飞火的自尊心,在她不在的时候,偷偷说自己不再继续读书,也出去工作,但被否决。

    大家都在小心翼翼地保护飞火,他们认为飞火是他们中最脆弱最需要保护的一个。可想而知,当他们发现飞火和seeker们走到一起时,有多么抓狂。

    【第一章 完】

    分享到:

    评论

  • 哦哦,多谢多谢!原来这是西班牙语啊,拇指,你厉害的
  • 感谢翻译:)
    在TFS看到第二章的更新,那个Madre de Dios是西班牙语“圣母”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