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C+SS史昂相关【243】 - [掠夺来的战利品]

    2009-11-26

    因为很喜欢,所以就问e讨来了

    by elena

    他和童虎相互搀扶着摇摇晃晃的从瓦砾堆上站起来的时候,太阳其实已经升的老高了,不过他们总觉得那是个黎明,那一整天都是黎明,那个黎明长的好像没有尽头一样。

    黑色的LC自天空坠落,阳光刺的人眼睛想要流泪,他和童虎就对着太阳,躺在瓦砾堆里一边笑一边流泪。

    他们,都不在了。
    一个一个,鲜血撒在LC的暗夜行路上,随着LC一起坠落。

    史昂经常会在梦中被阳光刺的醒过来,醒过来的时候发现窗外也正是第一丝阳光乍露的时刻。

    冬天的话,大概是早上7点,夏天就难说了,也许是4点半,也许是5点。

    教皇厅的卧室有很好的采光,窗户很大,还有好几扇天窗。通常所有的窗户都挂着厚重的丝绒窗帘,只有朝东的天窗是不会被遮住的。史昂总是在每天天亮的那一刻苏醒,尤其是最近的100年,他起床的准确度堪比闹钟。

    他穿上件白色绣着金边的长袍,一边叹气一边戴上他那顶附带面罩的三重冠。

    史昂不太喜欢把自己的脸隐藏在一个鬼气森森的面具里,而且他记得以前赛奇教皇也并没有天天都带着鬼面具。可是……可是这好象是圣域的规矩,自己作为教皇,好像不太应该随便破坏这些规矩。

    自从103年前,和他们一起在圣战中偷生下来的约瑟——教皇厅侍从官被安葬在圣域后面的墓地之后,这些规矩就只有史昂一个人知道了。在没有圣战的日子里,圣域的一切都是从简的,所有机构按最基本的技能运转,教皇身边除了几个仆役之外,就只有训练生。圣战前,圣斗士们会重新集结,所以,把技艺流传下去也是教皇的工作。

    女神说过,黄金战士们就算重生转世,历经轮回,他们本质的灵魂还是不会变的,哪怕是外表经历性格都变了,灵魂依然镌刻着千万年来的忠诚与誓约。

    这也是史昂经历200年的唯一一点指望了。他一直试图把圣域好好的维持下来,让那些在200年前丢下他跑了的家伙们好好惭愧一把。

    所以,在初次见到撒加艾俄罗斯的时候,史昂是没有任何……哄小孩的准备的。

    “跟我走吧,你是雅典娜的圣斗士,黄金圣斗士。”他只是这样站在那些孩子面前,简单的说,简单的伸出手,等着他们跟上来。

    后来,他被加隆咬了一口,被撒加推了一把,被艾俄罗斯防备的审查了2个小时,甚至连在襁褓中的未来的黄金狮子都瞪着迷迷糊糊的小眼睛对他吐泡泡。

    这四个人虽然不是在同一地点被他发现的,但他们同样很有默契的,把他当成了人口贩子。

    把头一批四个未来的黄金战士带回到圣域的当天晚上,史昂失眠了。
    隔了200多年他实在很难回忆起自己当年成为白羊座的经历,只是模糊的记得自己是从小就被当作圣斗士培养的,从出生开始,为女神而战就被烙印在血液之中——嘉米尔是圣斗士的培养基地,绝对不能忘记回去看一眼。

    然而,16岁才进入圣域,进去就是为了拿圣衣的史昂根本就不知道当年的赛奇是怎么对付那一群不听话的小黄金的。不错,白礼大人是他的恩师并且教导了他很多,不过他从来没怀疑过自己是不是被白礼大人从山下的村子拐来的!

    所以,如果有一对你总也分不清楚谁是哥哥谁是弟弟的双胞胎天天给你捣乱,你该怎么办?

    ——好像,当年德弗特洛斯总是戴着面罩,或许这是个好主意。史昂躺在教皇厅并不舒服的床上摸着自己的下巴,不过,要是自己敢叫加隆带个面具在圣域里晃……好的结果是他们俩铁定会拿面具做障眼法欺骗所有人的眼睛,弄得不好很可能俩人一起不辞而别把双子宫扔在那里再也不回来。

    经历了双胞胎一整天洗礼的史昂很明智的迅速放弃了“身为黄金圣斗士一定要为女神而战”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那些小家伙们现在还不是战士,他们只是些孩子。

    他揉揉自己的额头,苦恼的发现,射手宫毕竟距离教皇厅还是太近了,小狮子的哭声简直是清晰可闻。



    第二批小黄金的到来比双子座和射手座晚了5年。史昂总是在他们觉醒的最初就带他们回圣域,他几乎是守在黄金圣衣旁边等着那些过去的同伴们的转世——尽管现在他对于这些“永恒不变的灵魂”已经绝望了。

    如果经历面容甚至连性格都不同,这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好不好!

    不过,还是有些什么是微妙的继承下来了的。比如说射手座就非常负责任,在这5年之中几乎包揽了圣域大大小小的各项事务,说不定比希绪弗斯更负责一点,因为 希绪弗斯总是在出差,但这一代女神说好了要降生在圣域,所以艾俄罗斯可以安稳的留在射手宫照顾弟弟——史昂才知道希绪弗斯和雷古勒斯关系那么好也是有遗传 方面的关系的。

    双子座的撒加承担着圣域活招牌的工作。虽然只有十二岁,但他是个标准的万人迷。尽管在初次见面的时候,他对史昂的警惕之心不见得比弟弟少,当年他还是很礼貌的什么也没有做,尽管史昂怀疑那是因为加隆动手比较快的缘故。

    撒加负责各种外交方面的工作,从选拔青铜和白银,照料新找到的小黄金,到和圣域属下的资本家商讨投资问题。除了面对加隆,他对任何人都能微笑和蔼细心体贴。

    只有加隆天天在外面喊,我哥是个两面派,天天关起门来揍我!

    不过没人同情他。大家都知道巨蟹座的迪斯马斯克刚到圣域三天就学会逃课是跟谁学的,也知道魔羯座的修罗练习圣剑的时候半空中掉下来的洋葱是怎么回事。

    一般加隆从双子宫逃出来的时候,其他黄金只有两个反应。
    一半是视若无睹,另一半是幸灾乐祸。

    也不完全是这样。
    身为弟弟同盟的第二成员——虽然是被加隆擅自拉近同盟的,但是因为年纪太小完全不懂加隆的意思的小狮子艾欧里亚同学就会很有同情心的把加隆藏到射手宫去。不过加隆通常不会去,因为目标实在是太明显了。

    这个时候史昂早就习惯了每天鸡飞狗跳的生活,小黄金里也有懂事些,可再懂事他们也只有七岁,没有问出:“女神是什么可以吃吗”就已经是很有教养的了。偶尔有闲暇的时候,史昂会盯着教皇厅前空荡荡的楼梯,精神恍惚的回忆着当年铺满了红色玫瑰花的通路。

    不过这种幻想往往很快就被披着一头青蓝色卷发的男孩奶声奶气的声音给打破:“教皇大人,迪斯他抢我的点心~”

    真正的灾难,是降临在第三批小黄金们入驻圣域之后。

    那个时候距离雅典娜的降生已经不太远了,史昂虽然没做过,但是好歹也知道,该给以婴儿状态降生的女神准备下摇篮和奶瓶。

    相比之下已经初步具有人类雏形的小黄金们,看起来似乎应该好对付一点,但偏偏就不是这样。

    从嘉米尔和印度领回穆和沙加的时候,史昂还是有些欣慰的。穆比他小时候看起来还乖,是嘉米尔新一代的骄傲,而沙加则是生下来就开始冥想,既安静又懂事。水瓶座的卡妙也是个安静的孩子,阿鲁迪巴个性憨厚,在他们身上,史昂明显的能看到先代的影子。或许根本用不到多久,这些孩子就能够成为先代一样那么杰出的战士。

    但是这一切美好愿望,到了天蝎座米罗的身上,就完全成了泡影。

    史昂和卡路迪亚不熟,因为卡路迪亚总是在自己的天蝎宫不知道做些什么,里面老是有呻吟和惨叫声传出来。史昂就算经过天蝎宫,也不会想进去看一眼。

    他只知道卡路迪亚身体不好,经常需要休息。

    所以他准备了一间药房来伺候米罗。

    后来这间药房还是派上用场了。
    米罗,加隆和迪斯的三人组经常引起的意外性事故给药房存在的必要性打下坚实的基础。

    如果说米罗来之前,迪斯也就只是逃逃课,抢抢阿布罗迪的点心的话,米罗来了之后,他们的恶作剧就是完全有预谋有计划有组织的行动了。

    米罗这个孩子,长得一脸阳光,笑起来甜得可以骗过任何人,阿布罗迪的点心如果被迪斯抢走,他会用玫瑰花把迪斯砸死,但如果是被米罗骗走,他却往往就此算了。

    迪斯虽然看起来很阴沉,但他有自己的独门绝招,积尸气可以让他在十二宫范围内定点转移到巨蟹宫。

    加上一个在背后出谋划策的加隆。
    再加上一个在圣域各处都混的脸熟的小狮子艾欧里亚。

    就算是艾俄罗斯和撒加联手使出大哥攻击都没用。



    女神降生后的那一周,史昂的身体明显变坏了。

    他自己感觉的出来,衰老透过骨缝一分分的渗透出来。清晨的阳光带给他的不只是清醒,还有关节痛。

    他还是穿着厚厚的长袍,戴着面具,批阅公文,主持仪式——最近几年,认主的圣衣越来越多了。那些冻在冰海里的,埋在火山里的,甚至是丢在嘉米尔的圣衣都纷纷冒了出来,争先恐后的宣告自己的存在。

    圣战,又快到了。

    史昂体会到的,是一种陌生的恐惧。
    之前他并不是没有恐惧过,面对神祗的绝对力量,不知何时失去会是同伴,一切毫无头绪百废待兴,而自己几乎就是张白纸的时候,他都会觉得掌心出汗,心跳加速。

    可是那一切,都没有现在更让他觉得冰冷。

    这些孩子们,他亲眼看着,亲手照顾长大的孩子们……不管他们是不是他同伴的转世,他都没法看着他们一个个步入死亡,像前一次一样,义无反顾的,毫不犹豫的。

    可是他没什么能够准备,能够提防的。
    除了照顾雅典娜以外,他能献给他们的,就只有他这条命。为了保护这些孩子,哪怕是减少一个人的伤亡,他都是不惜去死的。

    这个时候他模模糊糊的了解了赛奇教皇为什么在圣战开始就迫不及待的赴身死亡。

    是的,封印死神和睡神是件伟大而重要的工作。
    可是,他大概也没法做到亲眼看着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们,一个个步入深渊吧?

    赛奇教皇一向是个随心所欲的人。史昂羡慕的回忆着。叹口气,去雅典娜神殿探望雅典娜。

    虽然有专门的侍女照顾,作为婴儿的雅典娜还是太脆弱了。那天加隆来觐见女神的时候,眼珠子就在叽哩咕噜的乱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恶作剧。

    这帮孩子,一天不看着,就不知道要闯多少祸出来。

    史昂半真半假的抱怨着,戴着面具,没人看得到他嘴角的微笑。



    加隆被撒加关进水牢的事,史昂知道的比艾俄罗斯报告的还要早一点。

    这些孩子们的小宇宙他都很熟悉。尽管从面容上很难分辨出撒加和加隆,但是小宇宙就好分辨的多。

    沉稳安静的那个是撒加,跳跃性很强总是很浮躁的那个是加隆。

    当加隆的小宇宙传来奄奄一息濒临死亡的感觉时,史昂差一点就冲出去了。

    只差一点点。
    因为那之后他就感觉到了另外一个小宇宙在保护着加隆。

    那是来自双子的半身,即使相隔万里依然毫无阻隔的精神力量。
    加隆的小宇宙从狂暴转为安静,慢慢平稳下来。

    这对双胞胎,不,这个加隆,不知道又去做什么了,史昂头疼的扶着自己的冠冕,看着艾俄罗斯急步冲进教皇厅。

    撒加把加隆关进斯尼旺海角的水牢了!他说。


    加隆他大逆不道,对教皇和女神心怀不轨。
    15岁的撒加如同一株柔韧的杨树。目光笔直的回望着史昂,毫不闪避。

    呃,这个,史昂的头还是很疼,他很难想象撒加为什么忽然对加隆的恶作剧这么敏感,却没有办法劝说面前这个倔强的男孩。

    已经拿到了黄金圣衣的双子座圣斗士如以往一样对他跪地行礼,干脆利落的离开。史昂却在一瞬间发现他并不了解这个男孩。

    他实在太安静太完美了。
    品德高尚,实力高强,容貌出众。对每个人都谦恭有礼,无论派给他什么工作,都能漂亮的完成。

    在整个鸡飞狗跳的圣域里,这是多么可贵的品质。
    他是如此安静,安静到教皇几乎都忘记了——

    这是一个人。
    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想要的是什么?想抛弃的又是什么?最爱的是谁?对工作是什么看法?想不想做圣斗士?

    史昂发现,自己全部都不知道。

    他冲回星楼,在一大堆典籍里翻找着当年的双子座的记录。
    可惜那里面并没有记录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甚至,他连为什么双子座的名字会由德弗特洛斯变成阿斯普洛斯都不知道。

    史昂明明记得双子座开始是阿斯普洛斯的。
    他曾经在聚会的时候见过那个看起来又聪明又善良的哥哥一次,可是他喜欢什么讨厌什么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史昂还是不知道。

    他扔下手中的典籍,茫然的看着窗外的星星。

    星楼的夜晚很冷,很冷。
    他从没有一次如此彻底的了解到,死去的那些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命运的女神纺织了那么多不同的线,给他的这一条就是孤独的生存。而那些似曾相识的面容,也终将因为命运的拨弄,走向完全不同的道路。

    哪怕灵魂镌刻着一样的烙印,世界上不会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
    所以迪斯不是马尼戈特,阿布罗迪不是雅柏菲卡,正如撒加不会是阿斯普洛斯,加隆不是德弗特洛斯。

    不过阿释密达和沙加的相似性还是值得期待的。

    史昂自嘲的微笑了一下,玻璃窗上映出毫无变化的难看的面具。

    他转回身,朝向他的一个孩子,走向命运安排好的最后一个未来。

    他说:“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撒加?”

    外篇 叹息之墙
    支撑着撒加来到叹息之墙前面的是作为圣斗士最后残余的一丝本能。那是刻在骨子里印在血液中的本能,听到女神的召唤,即使他们身在坟墓中也会挣扎的爬出来的,强大的如同诅咒的本能。

    可是史昂不在这里。

    这大概是今生最后一次相见了,又或者是……作为这样的生命体最后一次的见面。
    撒加想见史昂。

    可能不仅是为了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这句话他对穆说过,在十三年前叛乱的第二天。蓝发的他在教皇厅,一边防备着自己灵魂的暴走,一边强撑着看向小小的孩童。

    一直温和有礼,明明是7岁看起来像是27岁的穆就连这样都没有哭,他只是低着头,思索思索思索,然后单膝跪地对他行了个礼,一言不发的走出去。

    背影稚弱萧索。

    再后来穆就定型成了20岁的那个样子,时刻都温润而自持,像是一天之内就长大了。
    跟史昂完全不同。

    虽然撒加知道史昂一直都是教皇,足足有200多年的教皇经历,可是他时不时的都会怀疑,那个坐在宝座上的男人,是不是真的有200岁那么老成。

    从开始被他和加隆当人贩子防备了半年开始,那老头就一直很抬不起头来。开始几年人少的时候,他会专门下山去买什么巧克力啊蛋糕啊回来讨好他们几个小孩子(大多数都便宜了还没长牙的小狮子),后来孩子多了,他干脆就和糖果供应商签了长期供货的协议。

    就算没有翻过星楼的典籍,撒加也知道史昂是历史上最宠黄金圣斗士的教皇,没有之一。

    迪斯马斯克9岁的时候领悟积尸气差点把巨蟹宫所有人等——包括去做客的米罗和加隆一起拉近阴间做陪葬,史昂一点生气的表现都没有,救出了所有人之后,也只 是语言温和的叫迪斯以后不要在特别训练场之外练习这种招数。透过万年不变的面具,撒加甚至能感觉到他其实是在笑,愉快而宽容的微笑。

    阿布罗迪11岁,巧克力吃多了长了蛀牙,因为疼痛导致小宇宙骤然爆发,教皇厅附近的石阶上布满了新鲜的带着露珠的玫瑰,史昂叫所有人都不得随便靠近,自己却站在玫瑰花从外面,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看了半天才叹口气清除掉这些障碍。

    艾欧里亚6岁领悟了小宇宙,跟着哥哥歪歪斜斜的砸石头。史昂路过的时候居然激动的把他抱起来转了个圈。艾欧里亚一点也不谦虚的到处炫耀,直到加隆恶狠狠的掐着他的肥嘟嘟的脸颊说:“你生下来他就抱过你了,他抱着你回圣域的,不然你以为你哥哥为什么肯乖乖的跟过来?”

    等到撒加终于能够在星楼翻阅资料的时候,他明白了史昂在微笑,在期待的,究竟是什么。

    巨蟹座的那个狂放不羁的马戈尼特。
    总是在教皇厅前铺设障碍的雅柏菲卡。
    天才的黄金狮子雷古勒斯。

    他总是在这些幼小的孩子身上,无意识的追寻着过往同伴的影子,并且为了每一个细微的相似之处感动。

    当自己开始躺在教皇厅冰凉的石床,面对天窗沐浴进来的晨曦的时候,撒加开始一夜一夜的睡不着。

    那一天史昂的面具掉了下来。他惊诧的望着面前的小黄金,没有愤恨,只是有点欲言又止。

    你想说的到底是什么啊?
    撒加找不到前代双子座的资料,并不知道是因为史昂发现自己无意中摆了个跟前代一样的大乌龙而干脆的将资料毁尸灭迹了,他觉得烦躁。于是黑发顺着身躯蜿蜒而上。

    再后来,他见到的史昂已经是18岁的那一个了。史昂只是简单的问他们愿不愿意跟自己一起去闯宫。

    他也只来得及点个头——他们没有任何一句私人交谈。而他想说的,也绝不仅仅是一句对不起能够包括的。

    叹息之墙前面,穿着白羊座圣衣的是穆。
    穆对他浅浅的笑,仿佛过去的一切都从来不曾发生。撒加看着站成半圆的那群兄弟们,有干脆的拼了个半死的兄弟,也有誓死维护着他的兄弟——

    假如有一天他们都不在了只剩下他自己……

    他摆出银河星爆的架势,小宇宙灌注在艾俄罗斯的那支箭上。

    命运至少对他要仁慈的多了。
    这一次,他诚心诚意的感谢着,他不是真正的教皇,只是个篡位者。所以,他还有和兄弟们一起死去的幸运和资格。

    黄道十二星座一起闪亮着,在亿万光年外的天球上。镌刻在生命中的阳光在地狱耀眼的闪耀。

    这个时候,史昂在安静的做着甜美的梦。

    穆总是那么老成,
    阿鲁迪巴太憨厚会被人欺负,
    加隆实在让人头疼,可也不能把他关到水里去啊。
    迪斯马斯克扮鬼吓唬人不能做的太过分,
    艾欧里亚就这样傻乎乎的算了
    沙加的人生那么犀利,其实对身体不好
    米罗调皮过头了,幸好有卡妙管着他
    卡妙则是太冷静,修罗……安静的都快不存在了
    阿布罗迪自恋没关系,可是魔宫玫瑰泡出来的花茶最好不要给别人喝。
    还有,艾俄罗斯又辞了教皇候选推荐……(我为什么要用又?)

    他想跟撒加说的话有那么,那么多,但最重要的一句好像始终没有传达出去:

    孩子们,你们都要好好的,活下去,然后终有一天,我们还会再次相逢。

     

     

     

     

    甚至连在襁褓中的未来的黄金狮子都瞪着迷迷糊糊的小眼睛对他吐泡泡。
    ——————
    不愧上代就是天才的小狮子,来吧!爆发!小宇宙泡泡!
    败在这一招下的教皇可以哭着跑掉了……

    第二批小黄金的到来比双子座和射手座晚了5年。
    ————————
    三批一起来的话,幼儿园阿姨史昂会打辞职报告的的…………


    不过,还是有些什么是微妙的继承下来了的。
    ————————
    比如双子座那倒霉催被诅咒的反水传统


    女神降生后的那一周,史昂的身体明显变坏了。
    ————————
    联系上文,就好像史昂的身体变差是被混小子们给气的


    他抱着你回圣域的,不然你以为你哥哥为什么肯乖乖的跟过来?
    ————————————————
    这不是绑架犯的潜台词么…………

    他说:“你到这里来,有什么事吗,撒加?”
    ————————
    撒加:“我买了瓶染发剂给您瞧瞧效果。”


    最后,我爱你对众人的总结
    真是又欢乐又悲伤T T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to hsccui:车田那个版本早就坑了很久了,这个是sdm版本的

    to car:e最拿手的就是戳人很痛的同时又很温暖(或是很温暖的时候戳死人?)

    to 小羊:你居然已经在百度贴吧里看过了……
    e要是知道你因为她的文而熬夜看lc,一定超得意
  • 在百度上看到了,看得颇伤感。
    ——结果就是因为这文跑去熬夜看了lc………………本来要等到考试后的呀呀呀呀~~~~~~
  • 这也是史昂经历200年的唯一一点指望了。他一直试图把圣域好好的维持下来,让那些在200年前丢下他跑了的家伙们好好惭愧一把。

    看到这一句都抖了……
    暖暖的,很喜欢(虽然被戳得颇痛……
  • 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车田最近画的这个是前传吗?不再是热血漫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