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当年】漫画猎人前传·校园篇(1) - [掠夺来的战利品]

    2010-02-11

    今天翻出来vincent同学当年写的小说,看得我可乐死了,顺带也让我复习了一下,当年我从来都是以这样脾气暴躁喜欢大打出手的形象出现在大家的文中的

    随着年数过去,越来越多那时候写的小说都渐渐找不到了,乘着这本还在我手里,赶紧录入电子版

    和毕业里面的人物对应如下

    Cloud=堂主
      Daphne=四季=阿周
    Mango=芒果
    kitty=毛毛
    red=666
    smile=阿笑=vincent

    漫画猎人前传·校园篇

    作者:vincent

    1  猎人学校

    清晨,阳光还像一块冻豆腐一样死样怪气地落在墙上的时候,Cloud就已经捧着一个大本子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等着记迟到的倒霉鬼来做劳动了。

     他是全国猎手培养学校折罗漫分校XX届毕业班六班的劳动委、员,他的任务就是记下迟到和开教室门,是猎人学员中优等生。

    “早啊,Cloud。”一个扎着头发的女生一手提着早饭一手拎着一把擦得死亮的74年德、国产雷明顿步、枪进了教室。

    “早,Daphne,啊,今天有射、击课啊!”Cloud看见Daphne手里的枪突然惊叫起来。

    “啊,你又没有带枪啊!”Daphne的语气中好像还带着一点幸灾乐祸。

    “咳,我回家去拿,再不带的话,谢猴子会不让我参加射、击会考的。”Cloud一边喃喃道一边起身快步向外走去。

     在门口,行色匆匆的Cloud差点撞到了一个正要进门的人。

    那是一个年轻人,一个奇怪的年轻人,他有着一双灰色的眼睛,这双眼睛仿佛始终都荡漾着不怀好意的笑。

    “哟哟,Cloud,嘎急做什么投胎啊!”来人一边闪过Cloud一边抱怨。

     Cloud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他便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一天到晚投五投六,弗晓得了了还想啥!”他摇着头把书包放在教室倒数第二排自己的位置上。

     “他忘了带枪了,你带了么?”Daphne一边喝牛奶一边问。

     “啊!……”他脸上的笑容变得僵硬,“我回家去拿,谢猴子已经不让我参加会考了,我再不带枪的话,连毕业证也拿不到手了。”他一边喃喃道,一边起身快步向门外走去。

     在门口,他差点撞到一个正要进门的人。

     那是一个身材矮小的年轻人,有着一双白多黑少的眼睛,就像是死、人的眼睛,就连笑的时候,这双眼睛都是冰冷的。

     Smile,走路小心点。”来人冷冷道。

     Dio啊,早上好,你也肯定没有带枪吧?”Smile的声音从走廊尽头传来。

     “什么枪?”Dio把书包放下后问Daphne

     “上射、击课用的长枪啊。”Daphne喝干最后一口牛奶把盒子掷进最后一排的废纸篓里面。

     

    “哼。”Dio的鼻子发出了一声冷笑,“我当是什么枪。”

     

    “你居然放弃了这门课。”Daphne吸了一口气。

     

    “用枪、械去杀(、人违背了杀、人的精神。”Dio用种轻蔑的口气道。

     

    “枪、械是一门艺术!”danphne不满地反驳。

     “武学才是一门艺术。”Dio的不满听上去比Daphne100倍。

     “和一个只知道用脚踢断木头的白痴讨论枪、械是我今天早上犯的最大的错误。”Daphne转过头去。

     “刚才那句话是你今天早上犯的第二个错误。”Dio掰响了指关节。

     “不要以为你能用手劈开石头我就怕你。”Daphne回过头来。

     “能殴、打你是这四年来我最大的心愿。”Dio的眉头打了一个大结。

     “你说出了我想说的话。” Daphne卷起了袖子。

     “你们俩个怎么在一起就吵架。”一个愠怒的声音在门口响起,“你们就没有消停的时候么?”

     门口站的是一个眼镜女生。

    Mango啊,你每次都在最关键的时候从天而降,你有超能力么?”Dio讪讪地朝Mango笑了一下,回头瞪了Daphne一眼。

    “她是不想你受伤,因为最后还要她来处理你的断手断脚。”daphen的语气明显带着嘲笑的语气。

     “都少说一句吧。”Mango从塑料袋里抽出一把纤细的美产狙、击练习枪放进桌肚。

    “那么晚了,教室怎么还那么少人?”一个穿着西装、剃着平板头的中年男子走进了教室。

    除了Mango抬头跟那人打了个招呼,其余两人连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Cloud呢?黑板前那么脏。”那男人用皮鞋指着地板上的粉笔灰。

     “老师,我们正在看书,麻烦您安静一会儿。”Dio挥了挥手中一本似乎是摔角杂志的花皮书道。

     “好,好。”那人嗫嗫退出了教室。 

    教室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就连平时老是迟到的evenleeandykingGZM都扛着枪来了,唯独不见回去取枪的SmileCloud

    直到第一节陈老师的密码攻击课下课,两人才气喘吁吁地出现在教室门口。

     “听着,Smile,以后和我保持距离。”Cloud一边掏出迟到记录本记上自己和Smile的名字,一边警告Smile

     “不就是迟到一节课么,再说那公共汽车也不是我要的,是你一把把我拽上去的。”Smile一边擦汗一边抱怨。

     “啊!你们上了公共汽车?!”坐在他们周围的人一起围了上来。

     Cloud只是哼了一声。Smile喝了一口不知道是谁递过来的水,清了清嗓子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在校车站等车的时候看见了他,上去跟他寒暄了几句……”

    “如果你把那种无聊的闲谈称为寒暄。”Cloud冷冷道。

     “切,如果你把热情的寒暄称为无聊的闲谈,”Smile冲着Cloud挥了挥手,接着转头道,“这时候开过来了一辆54路,断命的那辆54路今天外面换了黑色的广告牌,好象是咖啡广告,乍一看,还真他x的 像我们那辆断命的校车,于是这个急死鬼投胎一把拽住我,把我拖上了车。等他听到‘下一站盘古河路,上车请买票’的广播想下车时,车门已经关了,这个流氓心 急火燎地在威尼斯路红灯那里跳车窗,我也只好跟着跳下去,在路人的尖叫声中我们被一个交警抓住了,到永安区交通大队搞了半个多小时才把我们放出来。”

     “幸亏你们的枪没有被发现,”坐在Smile旁边的weid憨憨地笑道。

     “被一般市民察觉身份的话,有面临被开出的危险。”坐在weid后面的red道。

    “你们今天真的太危险了。Cloud你的心情我能理解,遇上Smile那样的麻烦种子,换作我也会失去理智的。”班长tomato拍了拍Cloud的肩膀。

     Smile对着tomato做了一个极其难看的鬼脸。

    Tomato还想说什么的时候,上课铃响了。

     

    这一节是班主任上的环境伪装课,班主任就是早上进来骚扰Dio他们早读的那个中年男子,免贵姓菜。

     教室里四分之三的人都在睡觉,醒着的那些人也在机械的抄着板书,姓菜的男子早已习惯这样的场面,除了叹一声现在的学生一届不如一届之外也没法让这群小冤家打起精神来上课。

     Smile一觉醒来发现乡下人还在滔滔不绝地讲如何在沙漠中埋藏自己的行踪,Smile被他讲得口干舌燥,心烦意乱,随口哼起了一首水汽淋漓的情歌——《雨一直下》。

    正当Smile摇头晃脑唱得正高兴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背后响起了“喀拉”一声。

     熟悉枪械的人或是玩了不少年枪的人,轻易可以听出那是子弹上膛的声音。

    随即,Smile感到有一样硬物抵在了他的后脑勺上,Cloud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你再唱的话,我就把你的脑袋轰掉。”

     mile冷笑一声,道:“Cloud,先把桌肚里的步、、、、枪上膛,然后再用一把雨伞顶住别人的脑勺,这种把戏只有一年级的小孩才用的。”

     Smile,别乱来,Cloud他是认真的。”Cloud身边的red低声提醒道。

     “哈,你们两个双簧唱的好没有敬业精神啊。”Smile一边嘲笑着,一边回头准备去欣赏那张被气歪的脸。

     他回头看见的不光是Cloud那张被气歪的脸,还有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枪膛内的来复线就像死神的指纹。

     Smile的第一反应就是低头,这种老步、、、、枪走火可是家常便饭,他当然不想死在一颗愤怒的流弹下。

     事实证明Smile的选择是对的,他刚低头闪开,Cloud手中的枪就响了,子弹呼啸着擦过Smile的头皮射向黑板。

     “啊!”教室尽头讲台后面黑板前面扫帚旁边的菜老师发出了一声惨叫。

     他用手捂住耳朵,血从他的指缝涌出,“耳朵,我只有一只耳朵了!”

     他的手摊开,手心里赫然是一只血淋淋的耳朵。

    分享到:

    评论

  • 折罗漫中学、盘古河路、威尼斯路、永安区……这些都是经过技术处理后的名字,原本vincent同学很豪迈地全都用了真实地名
    网络版的话还是消消掉吧
    以前看过一篇仙剑的同人,里面赫然出现了折罗漫中学,显然那文是校友写的……

    另外,文中的枪击事件云云,真的有发生过,不过当时用玩具枪打中班主任的人不是cloud,而是vincent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