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五集 第八章(上) - [毕业奇幻之旅]

    2010-02-22

    第八章  吉尔多的房东、房客以及访客


    矮人当然是远比大蜥蜴合适的交谈对象,最起码他们不会对着我们的马匹大流口水,也不会说出“噼噼咔咔”的话来。等所有的大蜥蜴全都成了山间亡魂,联手作战的双方停下手来,开始进行心平气和的交谈。

    领队的矮人就是刚才解除了法师危机的那个矮人,他自称是锥子头氏族的第一勇士卡克•研磨•石岚•锥子头,一般同伴间称呼为“卡壳脑袋”,用头顶人的功夫是一顶一的,其余的矮人也来自同一氏族。

    他们正是追着这群大蜥蜴而来,因为这些没有基本道德观的大蜥蜴闯入他们的新年酒宴大肆捣乱,最不可饶恕的是偷吃了矮人们献给火炉边的神——也就是创造神克利特•因凡特的酒食,在矮人看来没有比这更重的罪名了,因此负责今年警戒的锥子头一族的战士们剃掉了自己的胡子,对着落满地的胡子发誓不杀掉敌人绝不回去。

    “呸!让这帮畜生知道招惹锥子头一族的愤怒就好像触摸大神的火炉一样危险。”卡壳脑袋狠狠地吐了一口口水——他本人坚持让我们这么称呼他,他的部下也有样学样,呸、呸,口水吐得很爽快,还相互比赛射程的远近。躲在袍子阴影后的法师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可以想象她正用力皱着眉头。

    吐完口水,卡壳脑袋摸着只有一点点长的胡子,摇晃着脑袋说:“很好,从远方来的表亲,欢迎你和你的同伴来到吉尔多,虽然当年你我的祖先选择了两条道路。冒犯的敌人已经躺在地下,酒桶已经扛出酒窖,现在还有什么理由不让你们一起来喝上一杯、两杯、三杯?”

    卡壳脑袋的同伴大声重复,“喝上一杯、两杯、三杯!最后彻底爱上自己的酒杯!”

    法师诧异地左右环顾,不明所以地寻找“远方来的表亲”是指谁,选择了全知模式的正弦只是轻轻“哦”了一声。

    我摇头婉拒:“不必麻烦了,我们跟随风之神的脚步,来此的目的不是探亲而是访友,时间对我们来说好像秘银矿脉一样珍贵,希望你们能谅解我们的推辞。”

    卡壳脑袋的头晃得更猛烈了,让人担心他下一刻会不会头晕目眩一头栽倒,“即使是希纳瑞神,这个时候到吉尔多,也要来参加我们的庆典,更何况是同血脉的兄弟,更加没有理由不来喝上一大杯麦酒。你们要拜访的朋友我们的兄弟会去邀请,现在就开步走,我可已经听到陈年的好酒在呼唤我了。”

    矮人如此热情地邀请我们前去他们的山洞参加酒宴,热情到融化了我们所有的推托之辞,再加上能够通过矮人联系到豹人族,最后我们还是和他们同行。

    月亮渐渐西沉的夜幕下,完成任务的矮人扛着斧子,甩开两条粗壮的腿兴高采烈地往前跑,不知道谁起的头,他们开始哄声歌唱,将月下的那份宁静空寂彻底驱赶。

    “号角已经吹响,战斧已经擦亮,
    离开铁炉离开采石场,是为了我们的荣耀,我们的故乡。
    沉默的岩石不知道退让,
    斧子只有一柄也会挥舞在敌人头上,
    窥探家园的来犯者只有被埋葬,被埋葬。
    号角已经吹响,战斧已经染满血浆,
    勇敢的战士回到工作的地方,炉边的神啊祝愿我们世世代代如此歌唱。”

    虽然矮人一如既往地将曲子的曲调彻底破坏,但那粗犷奔放的感情弥补了一切的不足,甚至连我也被深深感染,感觉浑身的血液也一起沸腾激昂,等待号角吹响时一同为了保卫故乡而走上战场。

    就在这不能自已的时候,法师拉住我的衣服,踮起脚尖在我耳边低声问道:“远方的表亲是在指你吗?快点给我解释清楚!”

    我也同样放低了声音回答:“他们认错了,以为菲蒙是月妖精才这么亲近的。”

    “为什么他们对月妖精这么友好?”

    “只用一句话解释的话——矮人和月妖精是同一个祖先传下来的……”

    我很满意地看到法师的嘴巴能塞进一个鸡蛋。

    因为菲蒙的相貌和月妖精非常接近,所以我特地去查过这个种族的历史,然后发现了这个难以置信的事实。

    远溯到仅有神话留传下来的年代,地下妖精、地表妖精、人鱼、有翼族是世界上仅有的四支智慧种族,他们独占了神的宠爱和关怀,也独占了最初的大陆。

    地下妖精的家园在深深的地表之下,那里没有灾难和敌人,黑暗中的河流汩汩流淌,还会唱出丁零的歌声,银色的鱼和银色的草在河流中生长。地下妖精拥有夜幕般深沉的黑发,委婉的歌喉带着安抚人心的魔力,他们不渴望阳光也不期盼星空,倾听河流和石头的合唱就已让他们心旷神怡,

    这样平和没有变化的日子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然后,大迁移开始。

    第二纪元末,神宣布最初家园的末日,命令所有的子民迁移到新的大陆——也就是如今的主大陆。

    四季的变化、恶劣的环境、危险的敌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体验,四个种族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几乎遭受灭顶之灾的地下妖精。地下妖精的祭司彻日彻夜祈求神迹出现,最后给予回应的有两位神明,克利特•因凡特和塞兰弭尔。

    “嗯,艺术之神同时也是月的象征。”法师侧着头温习神学课。

    我接着往下说:“两位神明分别赐予濒临灭亡的种族一个奇迹……”

    这时在地下妖精面前出现了分岔口,选择成为不同神明的追随者不仅是自己的问题,更将牵涉到自己的后代,但是时间刻不容缓,由不得左右踌躇,据说三天之后所有还活着的地下妖精都作了艰难的选择。

    创造之神的子民和岩石融合,诞生了矮人,他们依然能倾听石头的歌声,但失去了令人惊叹的容貌和长久的寿命,换来岩石般的体魄和脾气;艺术之神的追随者接纳了月的碎片,诞生了月妖精,他们的岁月悠长,相貌也仍然可人,只是石头不再对他们歌唱,黑发染上了月亮的颜色,最悲伤的是他们不得不离开了惟一令之安心的地下家园。

    我简略地将要点讲给奇拉薇雅听,她一边听一边点头,最后总结,“怪不得说你和这些长了毛的矮冬瓜是远房亲戚。”

    “有胆你当着他们的面说这话。”我强忍着才没有放出风盾特别版要她好看。

    法师冷哼着反问:“我不敢?”

    “你敢你就说啊!”法师眉毛微微一挑,我眼明手快伸手去捂她的嘴,“是是是!我知道你敢我知道!”

    如果一味激下去,她真的会不顾后果地开口损矮人,而后会发生什么事情就不是我能预料到的了。人鱼法师完全凭情绪和好恶来行事,责任和后果是最先被她抛弃的考虑因素,只有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才会觉得自己还算是个负责的人。

    我们在矮人的洞穴中受到了热烈欢迎,矮人王在他的头盔中满上酒,亲自捧着递到我们面前。请别人从自己的头盔中喝酒,这可是矮人最高的待客之道,但法师对于这样的习俗有些难以接受,我作趟好人,一口气喝光了头盔中的麦酒。矮人王高兴得双眼发亮,大笑着拍着远方来的贵客,我觉得好像有柄重锤在撞击我的腰一样。

    再度省略和麦酒打交道的一整天经过,第三天天刚刚亮,去报信的矮人就带着两个豹人族的使者回来了。打头的还没有开口,跟在后面的那个已经扑了过来,笑着搂住了法师的脖子。

    “吓死我了,没想到真的是你们。”

    露出明朗笑容的半兽人女孩额前混染着金色与黑色的刘海,透明的红榴色眼睛给人以温暖的感觉,长长的麻花辫甩在空中,卷出喜悦的符号。那副撒娇的样子与其说是豹子,还不如说是小猫。

    “他们来告诉我说有我的客人时,我还不相信呢,因为我没告诉过你们具体的地址,还好跟着过来看一看,不然就直接把你们赶跑了。哎?这位是……?”说了一大通话后她才发现我们身边多了陌生面孔,看着正弦问道。

    “对付人用鹤顶红,对付虫用666,你是要对付人还是对付虫?”正弦一本正经地提问,球球笑了起来。

    “没想到你居然缩水缩得这么厉害,黑龙先生。”

    与球球同行而来的半兽人简单地问:“的确是你的朋友?那么,回去吧。”

    锥子头一族的勇士们送我们出洞穴,排成几排挥手道别,族内的第一勇士依然一边晃悠着脑袋一边喊“再见”,一个不留神,一头栽进站着的酒桶,辛辛苦苦爬上来时脸上还带着满意的笑容。

    “岩石和铁锹可以作证,这酒即使献给炉边的神也是最好的祭品!小伙子们,还等什么?唱起来喝起来啊!”

    “噢!餐具摆在桌上,
    土豆在锅里欢唱,
    人就等在桌旁,
    我的好大娘啊!
    最最重要的麦酒藏在什么地方?”

    走音而快乐的歌声应合着热闹的叫声,送着我们一路远去。

    分享到:

    评论

  • 虽然迟了那么久才回到,八成你也看不到了……不过,我现在在继续写了……
  • 如果 我是说如果 两部实体版之后还有续集的话·····
    回复blogbus_6yqF0924说:
    虽然迟了那么久才回到,八成你也看不到了……不过,我现在在继续写了……
    2017-01-13 22:02:58
  • ……这是你说的
  • 没关系 =w= 咱能等得起~
  • 我觉得以我现在的状态来说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 收过实体书的我在等续集 恩 就是这样 =A=
  • 那个啥……我早就写好了啊,都已经出版了
    我现在是在慢吞吞,想起来就继续放电子版
    不过我记性很烂,经常忘记继续
  • = =原来老大你还在写
    终于摸到你的地方了 加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