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形金刚同人翻译]好戏连台(11) - [同人小说]

    2010-09-02

    A Twisted Act To Follow
    作者:PuraJazzBot
    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2274090/1/A_Twisted_Act_To_Follow 

     

    “哦,真是对不住,唔……就排酒吧那场吧,道奇从外头回来,他带回了奥利弗失手被抓的消息。对了,炮仔,也就是说你是头一个上场的。”

    “这场我可以可着劲地抓着他晃么?”救护车问。

    “这次就算了。站好位置,横炮。”(From the address,不明白)

    “炉渣他个U球!”救护车咕囔着抱怨了一句。

    “各就各位!嘿,毛毛!别再往外喷你的阴郁闷气了,赶紧站好位置。爵士!看在普神的份上,表现得再妩媚点成不。”

    “一切为了孩子,我都豁出去了。”爵士说。

    “安静!现在……开排!”



    横炮:【气喘吁吁】我从布鲁姆伯利区19号,切普斯顿花园那儿一路跑了回来。

    救护车:【一脸狂暴】你够胆啊!居然敢不留神照看着那小家伙!甚而没把他带回来!(医生,快点上你惯用的扳手,一扳手砸过去)

    飞毛腿:【不再喝酒,自鸣得意地抬起头】费金看起来跟撩了火的猫一样焦虑嘛。

    救护车:【四下环顾,就是不看飞毛腿那儿】那小家伙是我们中的一员,比尔。他是个新手,还是头一次跟道奇出去干买卖。我担心……他可能会告诉别人些不中听的话,给我们大家添麻烦。

    飞毛腿:【露齿而笑】那可真是……

    救护车:还有别的我也担心……你瞧……要是我们完蛋了……【直直地盯着飞毛腿的光学镜头】你也别想落着好,我亲爱的。

    (And I'm afraid…you see… that if the game was up with us…It might be up with a good many more…and it would come out rather worse for you than it would for me完全看不懂,所以只能放那句老话出来——我随便翻翻,你们随便看看)

    飞毛腿:【胁迫地逼近救护车】最好有人去打听打听,那孩子已经做了什么,或是说了什么。要是他管住了自己的嘴巴,那好,我们依旧有机会偷偷把他搞出来。只要他一踏出那所房子,我们就逮住他。行,现在,谁去打探消息?

    救护车:【转向爵士,微笑】这话说得对头!南希,我亲爱的,你怎么说?

    爵士:我就一个字,不。别费心说服我,费金!

    飞毛腿:【绕着爵士打转,厉声喝骂】你刚才那句话,什么意思?!

    爵士:【坚决地点了点头】就是我说的那个意思,比尔。

    飞毛腿:干嘛呢,你是干这事的绝好人选。那儿的人没一个知道你的底细。

    爵士:【双手叉在胸前】我说不,就是不,比尔。(这句也吃不准)

    飞毛腿:她会去的,对吧,费金。

    爵士:【坚定】不,她不会去,费金。

    飞毛腿:【拔高了嗓门】不,她会去的,费金!【险恶地逼近爵士】



    飞毛腿张开五指,一巴掌扇上了爵士的脸,用的力道稍稍大了些。这下超出爵士的预料,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他本预料是轻轻一拍,然后自己假装摔倒。

    爵士步伐不稳往后倒去,拼命想重掌平衡,结果一头撞上了千斤顶爬着的那把梯子。千斤顶从梯子上摔了下来,砸在了他底下的消防车身上,后者刚准备喷一层涂料。两个汽车人滚做一堆,消防车的胳膊随即挥向了错误的地方。

    “蓝霹雳,我来知会一声……”

    轮胎刚从左侧踏上舞台,那支橄榄绿的涂料笔就不偏不倚给他的脸上了一个大浓妆,胸口也没漏。

    爵士这边刚爬起来,立马又笑趴下了。飞毛腿紧随其后笑倒在地,横炮自也不甘落后。大黄蜂止不住咯咯笑起来,但马上止住,并说了一声抱歉。救护车也跟着说了声不好意思,但他回后台的一路上,脸上都光明正大地挂着笑意。

    蓝霹雳这次又试图装严肃,可照样失败。消防车和千斤顶四仰八叉躺在地上,也笑得不行。就连惊天雷都放声大笑起来。

    事实上,众乐乐里唯一高兴不起来的,就只有当事人轮胎。



    “哥可没觉着这事有啥可乐的!”他高声咆哮起来,“我刚费心巴拉半天上光打蜡忙活完,你们丫挺的动动手指一秒钟就把我的心血给全毁了!”

    “抱歉抱歉,轮胎,”消防车说,“那真是一场意外,说真的!我不是特意瞄准你扔的。”

    “没错,只不过是阳光仔的表演过度外加爵士平衡失调这两个杯具结合产生的餐具。”蓝霹雳跟着解释。

    “就被我猜中了!”轮胎哀嚎起来,“这是他们俩的阴谋!是他们两个货搞的鬼!”

    “再对没有了,貌似咱们除了整天琢磨怎么毁您那无暇闪亮外表之外,就没别的追求了,”飞毛腿回嘴,“够可以啊!

    “再说了,就算咱们真的想干点啥吧,也绝对会搞点比绿刷更有创意的动静。”爵士补充说明。

    “顺带插一句,是个人都该知道,本大爷才是方舟的恶作剧之王。”横炮也不甘寂寞。

    轮胎一手指向爵士和飞毛腿,“我迟早会跟你们算这笔帐的。你们俩要为此付出大代价。你们知道这事让我多丢脸么?!尤其是当着那个……”他一指惊天雷,“那个霸天虎面前!话说他在这儿干嘛?!”

    “走人,”惊天雷说,“我这就走人。威震天这会儿应该在找我了。加油排练,伙计们,对了,多谢允许我参观。演出夜再见。”seeker往门口走去。

    “甭客气,也得谢谢你来捧场,TC!”爵士跟着惊天雷身后喊了一嗓子,“别忘了给威叔和尖叫鬼带个好!”

    “尖叫鬼?!我非得把那混球的脑袋砸出几个大洞来,把该怎么尊重别人的礼仪知识一股脑都塞进去!”红蜘蛛愤愤不平地强烈抗议起来,“我的声音动听如乐,宛如神赐,就好像是旋律环绕……”

    “闭嘴,”威震天打断了他的话头。

    “而且说到惊天雷,”红蜘蛛一如既往地屏蔽了威震天,继续自管自说下去,“我们应该把那个叛徒融成炉渣!”

    “我说了,给我闭嘴!”威震天提高了音量。(多少年的经验了,你该知道单纯的提高音量完全无效)

    “他会背叛我们,转向汽车人的!”红蜘蛛继续唠叨。

    “要说我们中谁最精通背叛这门课,这人非你莫属,”威震天骂了一句,“惊天雷只不过在耍那帮汽车人玩,哄他们放松警惕,没准他们会说漏嘴,泄露点机密。”

    “那他们说了什么机密了么?”

    “没有!因为他们没藏着掖着什么机密。这回你总该相信了吧,他们真的是在排练儿童剧,没在计划着打败我们。”

    “省省劲吧,我才没可能这么容易被说服!所有的台词也许都是他们商量好的黑话。他们是要引诱我们前往,然后把我们一举消灭!”

    “以可能伤害到看戏的小孩为赌注?不,虽然汽车人蠢是够蠢的,红蜘蛛,但他们从不鲁莽行事,不像某个我手底下的霸天虎。”

    “既然你一开始就知道根本就没什么情报好刺探的,那干嘛还派惊天雷去?”

    “因为,如果他能取得他们的信任的话,也许日后能派上用处。现在,你可以退下了,我等惊天雷回来报告。”

    “如您所愿,尊敬的威震天大人。”红蜘蛛以他的招牌讽刺语气说道,离开了房间。

    威震天转身重又看向屏幕,正看到轮胎怒气冲冲地跑下舞台,其他人正准备重排先前的一幕。

    “这帮家伙……”他嘀咕了一句。(威叔这里说的是Underlings,部下。我本来以为他是说红蜘蛛,但是用的是复数,说汽车人的话,也觉得有些奇怪。算了,随便翻翻吧)



    第二天,轮胎溜达进了剧院旁边的汽车人临时基地。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扫了一眼房间里都有谁。一群迷你汽车人在角落围成一团,正聊得起劲。轮胎无视了他们的存在,朝房间另一头径直走去,他所寻找的目标正在那儿。

    五个机器恐龙中,只有淤泥和嚎叫选择了返回方舟——淤泥是因为完全搞不懂演出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而嚎叫则是因为压根不关心。不过,不知道怎么回事,铁渣觉得演出很好玩,所以留下了。

    轮胎走过去的时候,三个机器恐龙全都直愣愣地盯着他。一般而言,只要有机器恐龙在场,都不会在周围发现轮胎的身影,所以要么他的电路烧坏了,要么他走错了方向。所以机器恐龙一个一个都盯着他瞧——不过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胸口那抹绿色还顽固地留着不肯被擦掉。

    “拜托,别那么盯着我,”轮胎抱怨道,“一点都没礼貌。”

    “轮胎走丢了?”铁渣问。

    “我没迷路!我来和钢锁谈谈。”

    “干什么?”钢锁问。

    “我想给你一个小小的提议。”

    “提……?你,想和我结婚?”

    “提议!不是该死的提亲!”

    “他说,他有事找你。”飞标解释说。

    “哦,我,在听。”

    “你想要飞毛腿的那个角色,对吧?很好,要是我解决掉飞毛腿,让你得到他的角色,你能帮我个忙么?”

    “什么忙?”

    “死阿飞扮演的角色是爵士演的那个角色的男朋友,那家伙粗暴得很,总是在自个儿马子身上发泄怒气。”

    “我,铁渣,脑子糊涂了。飞毛腿,爵士是他女朋友?”

    “普神啊!不是的!还是让我开门见山吧。钢锁,你得揍爵士。”

    “哦,简单,我现在就去揍。”

    “不是现•在!”轮胎戏剧化地叹了一口气,“记住。不管什么时候,只要是剧本上写着你该甩爵士耳光,你就尽管放心大胆地动手,要比平时的力道猛一些,把他揍得满身瘪坑。不过千万别真杀了他。”

    “好的,但是,要是你解决飞毛腿,为什么不一起收拾了爵士?为什么,你找我帮忙?”

    “因为爵士这家伙可精明得多,要给他设个套子很难。相反的,飞毛腿虚荣自大,基本上可以说,很多时候很愚蠢,不那么警惕多疑。”

    “听上去好像我认识的某个汽车人。”飞标咕囔着。(不知道他这是指谁)

    “你到底想不想要死阿飞的角色?”轮胎追问。

    “好,好,我揍翻爵士。”钢锁同意了。

    “那样不好,轮胎。”飞标说。

    “我,铁渣,觉得好玩。”

    “你瞧,爵士这全都是咎由自取,对吧?尤其在他对我开了那么恶劣卑鄙的玩笑后。”

    “爵士不卑鄙,”飞标坚持,“他,少数真正对机器恐龙好的汽车人。”

    “好,那怎么解释昨天那些个绿色油漆?我知道得很清楚,是他干的!”

    “那是意外,你知道!”(飞标,好孩子,T T)

    “飞标,安静,”钢锁说,“我,钢锁,想要这个角色,就演几天也好。这是大挑战。”

    “我还是觉得这是坏主意。也许你不是故意的,但爵士还是可能受伤。他比你小得多。”

    “我保证,我会小心。只轻轻地殴打,轻轻的巴掌。你最好不要告诉别人;铁渣也牢牢闭嘴,不然我打爆你们脑子。”

    “多谢了,钢锁,”轮胎说,“你这几天就准备好登台亮相吧。”

    说着他转身离去,“为什么我总觉得自己刚和恶魔做了一笔交易?”(你自己才是恶魔)

    分享到:

    评论

  • 天气太热工作太忙ndsi到手……这林林总总的原因加起来造成了我长期失踪嘛……
  • 老大不容易啊,你终于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