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同人]天黑请闭眼(1、2) - [掠夺来的战利品]

    2007-08-12

    天黑请闭眼(一)

    BY  Vincent

    游吟诗人瑞维尔版

    人就是一种很贱的东西,平时忙的小猫爪子也要借过来用,到真的闲下来的时候却玩什么都没有意思。不过还好,学生组织为学生,平时那些脑满肠肥混学生会的在关键的时刻居然还办了一件人事,本来因为传说中的安全因素取消的传说中的毕业旅行变成了传说中的虚拟游戏,那个游戏的名字倒是忘记了,反正不是龙什么就是血什么不是迷失什么就是遗忘什么,总之有人报销只要填张表格就可以,这样的好事情谁不去?

    不去就是呆子。

    一。花红猎人

    “根据您所填写的表格资料,您的属性为人类,职业相性盗贼、忍者、刺客、弓箭手、吟游诗人初期加15%敏捷,战士、狂战士、圣骑士、剑客加15%攻击,召唤师、练金术士、德鲁伊、亡灵巫师、鉴定师、黑魔导士、牧师加减0属性,请选择您的职业。”电脑合成的声音毫无感情地让我做出人生的选择。

    “吟游诗人。”如果是一个班级互杀的话谁也不会提防一个吟游诗人的。最重要的是角色长相是加15%那堆人里面长相最好的。

    “请选择您的出生地,一,克撒,魔都,生存条件良好,怪物等级高,危险系数高。二,东帝汶司,东帝汶司王国都城所在,生存条件优越,怪物等级低,危险系数低。三,西塞里昂,海港城市,生存条件良好,怪物等级中,危险系数中。四,萨维,精灵王国领地,生存条件一般,怪物等级高,危险系数高。”

    “东帝汶司。”想也不要想的,大城市怎么招都比乡下好,穷山恶水出刁民。

    “请选择您的游戏模式,一,全知模式。二,探索模式。”

    “全知模式。”

    “请选择您的阵营,一,正义,二,邪恶,三,中立。”

    “中立。”

    “您的身份为男性人类1级吟游诗人瑞维尔,at:15,df:15,mana:25,rap

    id:35,hp:70,mp:50,出生地:东帝汶司,特殊技能:辩论,魔法:瞎眼,麻痹,虚弱,恐惧。您如果在游戏中死亡便自动退出游戏,瑞维尔死亡,使用原来帐号注册新人物拥有瑞维尔原本等级的85%,没有其他问题的话请触摸屏幕任意点继续。”

    “能带东西进去伐?”我摸了摸手机。

    “游戏只能影响您的脑部思维,并非转移您的时空坐标。”人工智能的声音听上去有嘲笑的成分。

    “没有问题了。”



    没有开场动画和音乐,一阵白光过后,游戏就这样开始了。

    木头的房子,石头的城堡,配着马鞍的白马和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一切不但看上去是真的,摸上去也是真的,手里的竖琴和身上的袍子也是实实在在的,店里面买的面包吃下去会饱,酒喝下去会醉,如果说虚拟出来的现实和真正的世界有什么不一样的话就是这里的空气更加清爽新鲜,虽然有晴有雨有风有雾,但是绝对不会有北京的干热上海的闷热。总之,配上网吧ktv台球厅游戏机房东方书报亭和罗森,这里就完美了。

    本以为所有游戏里面所谓的大城市无非就是道具种类多一点宿屋价钱贵一点街上无聊的npc密集一点路宽一点,至于城市规模还是和一般的城市没有什么大区别,但是科技的发展和游戏设计者的功力是人们无法预料的,东帝汶司大的要死,从东城门到西城门做马车也要花上一个上午,如果不堵车的话。

    我住的地方不算下只角也不是市中心,周围最有钞票的也不过是在王宫上班的白领,最穷的也是那种每天都不知道去那里上工回来总是一身汗吃不饱也饿不死的中年男人,像我这样的自由职业者倒真的不多。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到市中心的酒吧一条街去卖唱说书,每个酒吧的客人喜欢听的故事不一样,ark的喜欢古龙, kiss的喜欢好莱坞的爱情,nasa的喜欢日本漫画,一天下来少说也有三四十个金币好赚,吃饭够了,买装备还是差一点,不过没有关系,反正我不去砍妖怪只要不停的说书就可以涨经验,吟游诗人最实惠的地方,一个月下来滴血未见就涨到15级了。

    总之,一切都不像是在游戏,倒更像是在生活,直到有一天,所有的平静都被打破。



    那是一个无风的夜晚,我照例在ark给那帮npc讲叶开王动叶孤城,一切都和往常一样,突然,门外冲进来一群蒙面大汉,人人手提长弓腰跨硬弩,为首那个一进门就朝天放了一箭吼道:“都不要动!抢劫!把值钱的东西都放到自己面前的桌子上,双手放在脑后!”

    我把钱袋放在面前的桌子上,心里盘算着一个15级的吟游诗人对九个看上去蛮厉害的抢匪的胜算是多少,虽说身上还有一柄黑市上买的攻击力一百出头的火枪,但火枪毕竟不是mp5,还是老实一点好。

    抢劫进行的很顺利,如果不是墙角的一个年轻人出手的话,这次抢劫完全可以用v8拍下来做强盗学校的教材。

    那个年轻人进来的时候我就注意到他了,他实在可以算是一个很好看的年轻人,只可惜太随便了一点,一件宽大的夏袍说是睡衣也不夸张,头发随便的在脑后打了个辫子,腰带上斜斜的插了一柄剑,连剑鞘也不配一个。

    他是突然出手的,我只看到一条灰影掠过抢匪身边,被掠过的抢匪就倒了下去,没有任何反抗,连惨叫也没有。一瞬间,只剩下那个匪首还站着。年轻人微笑着用手里的剑指着他的咽喉道:“武烈?”

    “哼,老子今天落在你的手里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武烈粗声道。

    “皇宫可是要活的,我舍不得杀你。”年轻人微笑道。

    同所有的电影一样,警察是永远不会在罪犯掌握局面的时候出现的,城里的巡逻队现在才叮叮当当的来抓坏人,巡逻队长扛着大剑绑走了武烈,年轻人一分不少拿到了花红,一切似乎都已经结束了,可是那个年轻人并没有走的意思,他径直走到我跟前道:“侬啊是天山中学额啊?”

    刚才还是如鬼魅一般身手腔调十足的花红猎人居然用上海话问我是不是天山中学的。我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他也是和我一样参加这次所谓的毕业旅行的天山同学,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我差不多忘记自己是谁了。

    “是额呀,侬是撒拧啊?”我道。
    (正是,来者何人?)

    “我是六班额古字名呀!侬是撒拧啊?”他道。
    (吾乃天字六号集团之古字名!来将速速通名。)

    “哦!是侬则比样,我是僧所类呀!”我道。
    (呔!却是小贼你,行不更姓,坐不改名,在下正是宏康二期僧所类。)

    “所类!走走走!进早我请客!到隔壁头吃海鲜起!!”他拉着我的手走出了酒吧,留下了一屋子惊魂未定莫名其妙的npc。
    (所类兄!走走走!今日我便请客!发兵隔壁剿匪海鲜!!)


    澳洲龙虾牡蛎鲑鱼子82年的红酒…………虚拟的美食没有丝毫口感和味道上的折扣,两个人在一顿闷吃之后,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道:“侬现在是啥等级啥职业啊?”

    “瑞维尔,吟游诗人15级。侬呢?”我喝了一口酒道。

    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道:“弗来事啊,我这个叫沙多的角色已经35级了啊,我帮侬刚,了了酒吧格种地方混弗册撒额名堂额,跟老我一道做,保证侬等级金钱飞一样额涨起来!”
    (老表,我却老实告你个实情,依你走法,走到底天也不会亮堂。你便翻遍天下所有功略秘籍,也莫想看到酒吧二字列在修炼地名单上。甩脱此地,与小弟歃血为盟,一道行事营当,保你吃香喝辣。)

    “侬现在做什么生活啊?”我道。
    (不知老表现下何处高就?)

    “捉坏人!到皇宫门口的布告栏里面去看撒额坏人值钱就去捉牢伊到皇宫旁边的治安所换钱和经验。”沙多道。

    “各么侬那能晓得则赤老了了撒额地方啊?”我道。
    (小弟却有个不解,烦老表解惑,你哪里知晓那贼人所在?)

    他笑了一下道:“便当来西额,就问你做伐?一句话的事体。”
    (煞是便当,只问哥哥你做与不做,爽利些定下便是。)

    “做!”我想也没有想就答应了。

    ——————————————

    leftdio:第一章发好了。

    vincent:哦哦,我去看看,谁写的?这么帅?

    leftdio:一位绝世大英雄写的,他在写完之前突然飘然离去,留下一个背影供我们瞻仰,还留下一
    个坑让我们凭吊 。

    vincent:越发的显出你袍子下的那个小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组织里的成员似乎都不知道惭愧二字怎么写)

    ——————————————————————

    二。他死了

    在东帝汶司郊外砍死一种长着翅膀的眼睛,有15%的几率掉下一种叫“天使之眼”的道具,它的作用就是能够查出20至40级之间的任何生物的大致位置。就是靠着这颗玻璃球,我和沙多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猎物并根据通缉要求击杀或者抓获通缉对象,经验真是像他说的飞一样的涨,短短不到两个礼拜,我已经幸福成长到32级。

    等级越高,有一种感觉就越强烈,那就是“无聊”。天天重复同样的事情,我真希望这个游戏有个外挂加速离线练功之类的东西让我回去找几个人打牌喝酒玩正常意义上的游戏。最后终于我和沙多同时在沉默中爆发了——我们决定收拾细软离开这个地方去外面“闯一闯”。

    “侬过则起撒饿地方会的好白乡一点啊?”我托着下巴看着桌子上面那张标着“探险地图”字样的羊皮纸道。
    (你说去什么地方会好玩一点?)

    “沙漠那能啊?”沙多道。
    (沙漠怎么样?)

    “起西!干色特侬则册老!死亡峡谷那能?”我指着地图上一处白骨堆成的山谷道。
    (去死!渴死你这傻x!死亡峡谷如何?)

    “侬看格种地方阴四挂的额,肯定塞四册老飞进飞册,册老砍弗色额,侬又副四牧师法师,去了以后肯定撒额事体啊么搞清爽就被拧噶踢册起了。”沙多敲着下巴道。
    (你看这种地方阴气森森,肯定全是死人飞进飞出,死人砍不死的,你又不是牧师法师,去了之后肯定什么事情都没弄明白就被人家踢出去了。)

    “有道理啊!阿拉又副四来军训吃苦额,组撒要到格重沙漠啊坟墓啊连的册老蟑螂啊养副活额地方起啊!”我顿悟道。
    (有道理啊!我们又不是来军训吃苦的,为什么要到这种沙漠阿坟墓阿连死人蟑螂都养不活的地方去阿!)

    “要起修到消费水平高额地方起!就像古龙书里面说的销金窟!”沙多道。
    (要去就得去消费水平高的地方去!)

    “有道理!妓院赌场夜总会!”我咬着后槽牙道。

    “咳,最好最贵的都在东帝汶司了,而且都去过了,限制级的都被删除了。”沙多抓了抓头皮道。

    “哼,说的也是,还号称是最真实的虚拟体验咧!”我怒道。

    “嗳!对了,侬看过指环王伐?”他道。

    “看过额别过四电影版额。”我道。
    (看过的,不过是电影版的。)

    “里厢精灵族额老本营看桑起老好白乡饿样子。”他道。
    (里面的精灵族的大本营看上去很好玩的样子。)

    “有道理啊,我啊老欢喜伊面得额,格得额精灵族城堡了了撒地方啊?哎哟,了了地图额最高头,冷色特拧了。”我望着地图上方的萨维道。
    (有道理啊,我也很喜欢那里的,这里的精灵族城堡在什么地方啊?唉哟,在地图的最上面,冷死掉了。)

    “冷么多穿一点衣裳,伊面得大概爱好滑雪咧,刚好了,明朝修出发起西塞利昂乘船古起!”沙多道。
    (冷么多穿点衣服,那里大概可以滑雪来,说定了,明天就出去西塞利昂乘船过去。)


    西塞利昂是一个美丽的港口城市,距东帝汶司首都大约两天的马车路程,到了那里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了,我们照例先光顾它的酒吧看看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东东突发的事件。

    我们一进酒馆的门就从一堆npc中间挑出了一个player,倒不是我们眼力有多好,他简直太明显了,明显的让人认不出来都难。

    他身上穿着做工考究的料子,一双保养的很好的手上戴着一个温玉的扳指,身后背着一把形状古朴的长剑,坐在一个不靠边也不居中的位置上吃饭。他吃的很慢,吃一口饭,配一口菜,每一个动作都像是用尺量出来的一样标准。

    “侬看伊四撒拧?”我小声问沙多。
    (你看他是谁?)

    “当问军!r-2,绝对四伊,伊走到撒地方塞四格副腔调。”沙多道。
    (当问军!r-2,绝对是他,他走到什么地方全是这腔调。)

    “看桑起混了蛮好额。阿要桑起打则早户啊?”我自衬和他连寒暄也寒暄不起来。
    (看上去混得不错嘛,要上去打个招呼么?)

    “算了,么撒闲话好刚额。”沙多摇了摇头找了靠窗的一个位置坐下了。
    (算了,没什么话好聊。)

    这里的npc聊天大多是关于航海的故事,听着也蛮有意思的,就在我听的津津有味的时候,沙多轻推了我一把,我顺着他的目光回头,看到了一个人。

    我很少看见这麽胖的人。

    这个人不但胖,而且胖得奇蠢无比,不但蠢,而且蠢得俗不可耐。

    这个人看起来简直就像是块活动的肥猪肉,穿着打扮却像是个暴发户,好像恨不得把全副家当都带出来,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

    他一进门就朝着r-2走去,没有问r-2是否有人就一屁股坐在r-2的对面。

    r-2的筷子没有停下来,一口菜,一口饭,吃的很慢,却没有停下来看对面那个胖子一眼。

    那胖子很难以忍受这种态度,但是仍然挂着笑脸道:“r-2?”

    r-2既没有抬头也没有停下,他慢慢将碗里最后的两口饭吃完才放下筷子看着对方,脸上面露出一个像是用云规画出来的微笑道:“你是?”

    “player李棚,角色名字马修,炼金师27级,现在少个同伴,今天正好碰到同学了,一起行动好吗?”胖子开门见山的道。

    “你真的是李棚吗?”r-2缓缓地道。

    “是啊,我以前旁边坐的是湖为家。”马修道。

    r-2的眼睛里面闪过一丝喜悦后淡淡地道:“那好吧,一起走吧。”

    马修嘿嘿傻笑道:“今天心情真好,那稍等我吃完点心后就上路吧。”

    如果想要省点饭钱的话,我想最好的方法就是看马修吃“点心”。刚看他吃完第三盘奶油肥牛肉,我就饱了。更加要命的是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脸幸福的去拿面前的一盆奶酪肥肉金枪鱼,我恐怕在看下去我要吐出来了。

    “我宁愿去吃一块肥皂。”沙多捂着嘴站了起来。

    我随手扔了几个钱在桌子上慌忙跟着他一起离开这个倒胃口的地方。

    还没有走到门口,背后突然传来一声惨叫,随即便是一声巨响。

    我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混乱的景象,似乎是被鱼骨头哽到了,他捂着喉咙仰面跌倒,压碎了屁股下的那张本身就很可怜的椅子,顺便还带翻了身后的几张桌子。

    “吃不消,吃鱼能吃成这样子的也只有他了。”离他越远越好的念头促使我回头,回头看到的却是沙多那张充满了惊讶的面孔。

    “他死了。”沙多望着我的背后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