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命相搏的年代 澡堂篇 - [原创小说]

    2007-08-12


    现在这个年代,做什么都要以命相搏。


    下课铃响起第一个音符时,JR已经冲出了教室。埋伏已久的校长横刀拦路,但他的对手却有“撤退掩护课免考资格”,移形换影凌波微步同时施展之下无人能挡,可怜校长大人挺着个啤酒肚使出全身解数也没碰到JR的衣角。

    “明天,明天保证去帮你抄新西兰的小孩名单!”JR回头大喊,许着不可靠的诺言。

    “混小子!等你抄完那些小孩都有自己的孩子了!”最后校长大人也只能对着他的背影发出怒吼。

    下一关的BOSS紧随而来。JR的社团社长LC发现“幽灵社员”的去向不像是要去社团的样子,忙从画室探出头来大叫,“JR你死哪里去?今天的活动你不许再缺席了!”

    “我请病假——”

    跑得比兔子还快的JR中气十足地回答。

    “我打死你,你唯一有病的地方是你的脑袋!”LC消失在窗口,随后可以听见画室里其他人连成一气的哀求声。“社长那个是租来的石膏像千万不要冲动啊!”

    一路如此过关斩将,JR终于回到宿舍根据地。宿舍里只有ZA在,正看着《圣诞袜编织手法100种》,JR撞门而入的时候他悠然的抬头看了一眼,“这位兄弟,这么急着投胎吗?”

    “这位兄弟,你忘了今天是澡堂开放日吗?”

    ZA悠闲的神情消逝于无形,慌慌张张跳起来的时候还撞到了上铺床板,但是他顾不上揉额头,嘴里嚷着“你不早点提醒我”,迅速准备卫生用具和替换衣物,手忙脚乱的样子让一边的JR稍稍心理平衡了一些。

    和热水房一样,澡堂距离生活区的距离是以公里作计量单位的,夏天洗完之后跑回来常又是一身大汗。即使向校长反映也无济于事,他只会以“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为开头来回应,但即使追溯到最古老的记忆,校长也是老者模样,顶着酒糟鼻腆着大肚子被堵在烟囱里,JR怀疑他是否年轻过。

    即使紧赶慢赶,等两人赶到的时候也已为时过晚,不仅衣柜全都满客,就连长椅上也堆满了衣服,这种时候总是让人觉得很诡异——这所小学校到底哪里来这么多人堵塞在澡堂里?

    “神奇的圣诞夜,为什么每次洗澡都要像打仗一样拼命?”ZA感慨万分。

    “你去问老头。”JR所说的“老头”就是校长大人,他信奉“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所以变着法子不让学生安生。

    凭着丰富的经验和深广的人脉关系,JR占到了一个水位,这实在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但很快他就跳开躲到一边龇牙咧嘴。

    “脸部表情很丰富哦。”

    “混蛋!有本事你自己试试。”JR把ZA的讽刺顶了回去。

    ZA伸手试探了一下水温,眉宇之间的变化比JR还要丰富,跳起来拼命甩着手,“呼哈呼哈”的呼痛声仿佛在跳大神。

    水温一直顽固地不下降,但澡堂开放的时间却是宝贵的有限,等意识到这一点,浴室里开始弥漫一种悲壮的气氛,不少人一边唱着“我是热带鱼”鼓舞军心,一边把自己蒸熟为红通通的龙虾。

    JR就差没跪地祈祷了,“神啊我错了,我会乖乖抄完新西兰、不,全澳洲的小孩名单,我也会好好参加社团活动,所以你就给我点凉水吧!”

    神——姑且不论是哪位神明——似乎听到了祈祷,于是很慷慨的给了JR期盼的凉水,当下把他冰得小腿抽筋,坐倒在地。之后发生的情况更甚,整个浴室干脆停水停电,黑暗中一个一个浑身肥皂泡,僵在原地。

    ZA立刻谨慎的往衣柜处移动,“我有不好的预感,还是先撤吧。”

    “同感,谁知道那个老头又要玩什么花样。”

    在黑暗中胡乱穿好了衣服,冲出澡堂没跑出几步远,里面就传来了鸡飞狗跳蛋打瓶碎混乱不堪的声音。

    逃出的两人松了一口气,都在暗自庆幸自己的判断正确。


    现在这个时代,做什么都要以命相搏。

    洗个澡也不例外。

    ——谨以此文纪念曾经的学校澡堂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