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艾利·波特和魔法石(6) - [自由小剧场]

    2007-08-19

    第六章 斯莱特林和格林芬顿

    第二天艾利醒来,发现床头多了一张香喷喷的羊皮纸,上面的字迹漂亮得像是细心描绘出来的,但对于一年级新生来说显然过于花哨,一屋四个小孩研究了半天也没闹明白其中内容,问过伍德,才知道这是他们的院长莱克斯教授亲手抄写的一年级课程表,人手一份送到床头,下面还落了花押和蛇纹章。

    尽管莱克斯教授如此细心体贴小斯莱特林们,但在艾利看来,她宁愿教授用他那漂亮的鹅毛笔帮他们画下学校的地图,至少标出去每个教室的路线。

    大部分的新生在第一个星期节节课都迟到,他们在城堡中彻底迷失了自己,抱着书本在陌生的走廊中束手无策,直到管理员塔斯马尼亚先生赶到,送他们去教室。本院的高年级学生也乐于帮助新近的后辈,但其他学院的大孩子们看到他们就没这么热情,有时还会冷嘲热讽几句,这些细节都让小斯莱特林牢牢地记住学院之间的竞争和对立。

    最初教授们都宽容地让迟到的人入座,,不过这只是对新生最初的优待。艾利很清楚若不能尽早记住城堡内的路线,离被扣分的日子就已经不远了。

    遗憾的是她身边的同伴毫无益助,莱蒂起初宣称她的方向感一流,不用两天就能牢牢记住各条路线。很快艾利就发现实际上莱蒂记路完全靠记忆周围的环境特征,可是在巴纳沃兹就连画像都不会固定在一个地方,更别提那些随心所欲转换靠停楼层的楼梯,每次出了地下公共休息室,她们面前都是一个面目全非的走廊。一个礼拜后,莱蒂不得不痛苦地承认,她的记路方式在学校中毫无用武之地,然后她就彻底放弃了带路,每次都跟在艾利身后。

    其他新生也是一样,在如同迷宫般复杂的城堡中跌跌撞撞摸索着道路。可让艾利在意的是,尤伊•格兰杰似乎不是迷茫新生中的一员,偶尔有几次她和莱蒂及时赶到了正确的教室,都能看到他已经笔直地坐在座位上。最先她以为是巧合,但之后询问了其他同学,结果发现每一节课他都是第一个进入教室的。

    莱蒂为此好好地发了一顿脾气,自从火车上尤伊露了一手后,她总是对他诸多挑剔。可是他上课能流利回答教授的每一个提问,作业漂亮得能裱起来,和同学相处相当客气,要挑剔也无从下手,这让莱蒂更加火大,每次提到他总是称呼为“完美先生”。

    艾利有时也会劝莱蒂,“公平点吧,格兰杰没有做过任何坏事。”

    “如果有,我才觉得他是个真人呢!”莱蒂瞪着眼睛回应,不过她也承认自己的情绪是有点糟糕,主要是因为被分进斯莱特林闹的。她向艾利道歉,随后就去了格莱分顿的公共休息室,在那儿把菲迪•韦斯莱折腾了个够呛,还和阿瑟•马尔福吵了一架,等她回到卧室的时候,又是笑嘻嘻满嘴逗乐了。

    两个星期后,她们终于摸到了门道,之后就很少再迟到。各门课程也在逐渐适应,也能在教授如同天书般的授课中记下一些笔记,只不过,在完成作业的时候,还是得把字写得又大又圆,好撑长内容达到教授要求的羊皮纸长度。

    大部分课程他们都和其他学院的学生一起上,比如魔法历史和植物课与海夫巴夫一起,咒语课和变形学则与卫文卡罗混作一堆。这倒是不错的安排,魔法历史、植物都是些需要耐心和安静的课程,没有华丽的灯光和舞台,海夫巴夫正擅长这个,而咒语、变形这些需要才能智慧的,又合了卫文卡罗的天性,斯莱特林们从与其他学院同堂上课中得益匪浅。

    其他的安排则未必如意,他们的黑巫术防御课、飞行课还有魔药课都和格莱芬顿的时间一致,而巴纳沃兹每一个人都清楚,斯莱特林和格莱芬顿之间互相轻视的传统从七年级生蔓延到一年新生,代代相传,从不中断。有三门课安排在一起就意味着一个礼拜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教授们得随时提防两个学院彼此厮杀,唯一让他们松口气的一点是,一年级的孩子还没掌握几个咒语,即使真发生冲突也不会落下无可挽回的遗憾。

    魔法历史的雷蒙教授从不介入学生的矛盾,当讲台下斯莱特林对着海夫巴夫的椅子念黏着咒,他依然能心平气和地讲解着巨人之战和纹章的诞生。在他看来,学院学生之间小小的打闹还犯不上操心,值得他关注的最起码也得事关百年的变革。没一个学生知道雷蒙教授是哪里人,就连其他教授也不太清楚,纳辛校长介绍说他来自遥远的东方,他也的确把自己从头到脚包裹在充满东方风韵的长袍中,不过艾利从不知道东方人也有火红色的头发。

    每周有三次,斯莱特林需要前往城堡的温室,跟着蕨教授学习魔法植物的知识。那些生长在温室里的植物都是被麻瓜们视为幻想中的存在,它们的脾气乖戾,有些近乎暴躁,一有机会就给学生找麻烦,莱蒂已经被弄得让希路达夫人急救了三次,艾利也有一次的纪录。蕨教授倒是对此毫不紧张,他用仿佛歌唱般的声音试着安抚他的学生,告诉他们这些植物宝宝有多脆弱敏感,不过当艾利努力用魔杖敲开魄涩林草的血盆大口以保护自己手指的时候,任教授说什么都是白搭。

    他们最初把咒语课想像的很有趣,可连着两节课,卡洛教授都只纠正他们持魔杖的手势——尤伊除外,卡洛教授称赞他的手势标准,完全可作范本。“对,就像格兰杰先生那样,食指连着中指,轻轻搭上无名指,注意力放在小指上……什么?波特小姐,你问拇指?忘了它吧,拇指无关紧要……”他还管学生叫“小南瓜”,凡是他记不清楚名字的都这么叫,所以学生们在背地里就叫他“南瓜教授”,并且祈祷着有朝一日学艺大成,真能把卡洛教授变成一只大南瓜。

    变形课是另一门被想象美化的课程,玛西教授先让学生们见识了她变化成大鸟的手段,那是唯一让人兴奋的时刻,之后的课堂就彻底沦落为复杂的理论学习。大堆大堆的笔记和要点,除了羽毛笔,他们的手没有碰过别的,魔杖甚至没被允许放在课桌上。更糟糕的是,玛西教授有洁癖,他们在写论文的时候得加倍小心,不能随意地涂改,落下墨水污点更是禁忌,望月•阿波特抱怨说他快变成圣经抄写员了。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艾利更不喜欢变形课。有一次豆豆怎么赶也赶不走,硬跟着他们上了一天的课,其他教授都默认了这只小猫的存在,教授飞行的尤菲教授还给了豆豆一块糖吃,可当他们踏进变形课堂的时候,玛西教授飞快地跳到了讲台上,同时发出了荡气回肠的惨叫声。

    “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据说那叫声甚至把各个学院的幽灵都吓得不轻,在附近的教授全都赶了过来,就连纳辛教授都从校长办公室闻讯而来。不过他们的动作都没有管理员塔斯马尼亚先生来得快,几乎玛西教授刚惨叫出声,塔斯马尼亚就已经破门而入,拎起豆豆的脖颈往外跑。

    这场骚乱花了半堂课的时间才平息下来,玛西教授平静下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扣掉斯莱特林十分,然后因为艾利的辩解又扣掉十分,不服气的莱蒂刚想开口,就被旁边的斯莱特林一拥而上,捂住了嘴。

    这件事情让斯莱特林和格林芬顿之间的关系更加恶劣,因为玛西教授正是格林芬顿的院长,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只要格林芬顿遇到了斯莱特林都会讥笑着说,“身上有猫毛,斯莱特林扣十分!”

    魔药课的莱克斯教授在头一堂课上就给他们来了个下马威。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教授用不屑一顾的眼神扫视着底下的一群学生,让他们如坐针毡,不过艾利并不觉得坐得不安稳,她直觉地发现教授的藐视主要是留给格林芬顿的。

    “现在低下头,问问你们自己的内心,为什么要坐在这里?”莱克斯教授慢慢在摆满大锅的教室里走动,身后漂浮着翻腾不息的玫瑰花瓣。他的脸色是从未受过日晒的苍白,甚至有些偏蓝,眼神高傲冰冷,被这样的眼光扫过,每个人都竭力把头沉得更低,特别是格林芬顿那边。“马尔福先生,如果你懂英语的话,你就该知道所谓 ‘低下头’并不是指让你把头伸到大锅里面去。”

    两边都有人笑了起来,大部分斯莱特林,小部分格林芬顿,伊塞尔•高尔也捂着嘴吃吃的笑出声,阿瑟无奈地用手肘推了推他。

    “你们坐在这里,不过是因为课程表上这么要求,我相信,如果能自主选择的话,你们中间几乎所有的笨蛋都会飞快地离开,回到阳光下面玩愚蠢的魁迪奇。”

    “魁迪奇才不是愚蠢的!”阿瑟小声反驳。

    “格林芬顿扣五分!为了马尔福先生顶撞教授。”莱克斯教授冷冰冰地扔下一句,但熟悉他的人就会听出冰冷之后隐藏的雀跃,斯莱特林院长向来觉得扣格林芬顿的分数是一种享受。莱克斯教授的这一点爱好,经过一个下午的魔药课就足以让所有的学生了解清楚,他冷淡面对格林芬顿,毫不掩饰对斯莱特林的偏袒,自从豆豆事件后,斯莱特林面对格林芬顿还从没有这么扬眉吐气过。

    “我突然觉得玫瑰花香也没那么难忍了。”艾利跟莱蒂说,莱蒂这时候已经滑到桌子底下偷笑去了。

    (TBC) 

    雷蒙——雷蒙·宾斯

    阿蕨——蕨·斯劳普特

    南瓜——卡洛· 弗立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