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快车谋杀案(2) - [自由小剧场]

    2007-09-02

    扑棱演员名单
    总管——莱克斯·麦克昆(秘书)
    房子——弗雷(马上要死翘的被害人)
    阿瑟——阿瑟·米歇尔(列车员)

    特别演出:
    XR——X•R•鲍克

    本章执笔:总管

    第二章 艾蕾娜旅馆

    在三星级的艾蕾娜旅馆,库索要了一个带豪华浴室及整面穿衣镜的大房间。用了近一个小时打扮妥后才慢悠悠地向门房的登记台走去,询问是否有自己的信件。

    “是的,有您的电报,先生。”门房不慌不忙地取出电报交给库索。

    我们的大侦探用同样不慌不忙地拆开了电报。

    “你在凯斯纳案中预言的发展线索意外出现,请即回。”

    “这下所有的旅游计划全部泡汤了!”他狠狠地看了看表。

    “请给我订一张自由快车的卧铺车票,到伦敦。”

    “头等二等?”

    “当然是头等!”


    不管怎么说,解决肚子的问题是头等大事。库索决定里出发前剩余的一点时间美餐一顿。之前火车上遇到的那个该死的印度什么上校严重影响了他的食欲,现在该是补充战斗力的时间。

    “啊哈,老朋友!真是意外的惊喜!”就在库索拿起菜单准备点餐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上帝!竟然遇到了这家伙!!’库索猛地跳了起来。

    眼前说话的这个人是X•R•鲍克先生,库索的比利时同乡,和库索是老相识了。

    说起来有几分悲惨。这位X•R先生虽然是国际客车公司的董事之一, 平常买票可以走走后门,但是因为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似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不大愿意让他知道自己的行踪。

    库索•波洛亦如是。

    “亲爱的库索,你这是打算去哪里呢?”X•R先生显然相当高兴遇到同乡,“伦敦么?”

    “其实,我……不是……”

    “我已经问过门房了,据说你也是乘坐自由快车?很高兴有你作伴。”不等库索找到逃避籍口,X•R先生已经切入要害。

    “…………是的,伦敦有些事要办。”这个时候再撒谎显然不够明智。

    X•R先生毫不客气地坐在库索对面,开始和他天南地北起来。

    库索一面面带微笑地附和着X•R先生,一面试图将面前的嫩小牛排切成肉馅……默默地为这顿晚餐默哀。

    他完成了这一困难任务后朝周围瞥了一眼,顺便思考怎样处置下一道菜。

    餐厅人不多,角落里的两个男子立刻引起了库索的兴趣。库索在凝视男人,这可是很少见的情况。

    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年人和一个三十多岁的青年。年轻的一看就知道是个美国人,在别人眼里看上去或许是比较人令人喜爱的类型。

    当然,他库索对这个不感兴趣。能让他破例注视同性这么长时间的还是那位长者:他长了一张有趣的面孔。虽然一幅慈善家的外表,但是他那时不时露出不友善情绪的小眼睛出卖了他。

    有趣的家伙,但不是什么好人。库索的结论。

    对面X•R先生什么都没有注意到,还沉浸在得到同伴的快乐当中。

    库索再次见到那两个美国人时,他们正打算离开旅馆。年轻的那一个相当能干,里里外外将一切打点得妥妥帖帖。上了年纪的那个坐在马车里,等着出发。

    “对于这两个人,你怎么看?”库索问身边的X•R。

    “他们是美国人。”



    “我是问你其他方面。”

    “美国是个很有趣的国家,从环境及地理方面来分析……从历史人文方面来说又很……另外,这其中又包含着很多深层的政治原因……因此和欧洲大陆相比……”

    “我是说,你对这两个人的看法……”

    “硬要说他们的关系……岳父和女婿吧。说留给我的印象——年轻的那个看上去很讨人喜欢;不过,那个年老的,他身上散发着一种野兽的气息。很危险。”

    库索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X•R先生看人向来都是很准确的。

    这个时候门房跑到他们身边,带着一丝愧疚地说:“波洛先生,真是见鬼了。车上的头等卧铺竟然全都卖光了……”

    “怎么!?”X•R•鲍克先生大叫,“这可是淡季,竟然全卖光了!嗨嗨!这消息真是可喜可贺。”

    “可是波洛先生的车票……”门房为难道。

    “这个好办,车上有个十三号铺从不轻易定出去。”X•R先生对库索说,“终于到了我行使权力的时候。”

    到了火车站,自由快车上标明了行程:伊斯坦布尔──的里雅斯德港──加来。登车时,X•R先生受到了列车员们的夹道欢迎。

    “听说这列火车的头等卧铺满员了?”X•R先生问列车员。

    “是的。真是不可思议,董事先生。请跟我来, 您的铺位在一号。”列车员回答道。

    闻到列车员口中传来的酒气,X•R先生皱了皱眉头。“请给我这位朋友十三号房间。”

    “很抱歉,先生。就连例行留给关系户的十三号也卖出去了。”

    “啊哈!生意真是好的没话说!”X•R先生对面前这个金发高个子列车员会心一笑。看来有着这样好心情的他是不打算追究列车员工作时间饮酒的过失了。

    “不过,如果这位先生不介意,”列车员当然也要在顶头上司面前显示一下自己的能力,“二等的七号铺的客人没有来,您的朋友可以暂时住进去。”

    “是啊,直到贝尔格莱德,”X•R先生对库索说明,“会有一节从雅典来的滑脱车厢,还有一节布加勒斯特──巴黎车厢──但是那是在明天傍晚,你没有问题吧,老朋友?”

    “当然,这种小事我不会介意的。”库索已经开始祈祷车厢里的同伴一定要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女性。‘如果是玛西•德贝汉小姐那一型的就最好了!’

    因为要向一路上遇到的所有女性行礼,库索走到自己车厢的一段路上耽误了好一段时间。包房里,正在伸手拿皮箱的是艾雷娜旅馆见过的那个高个子年轻英俊风度翩翩的美国人。

    真可惜不是美女,打招呼时,两个人同时各怀心思地皱了皱眉头。

    “你好,我是库索•波洛。”

    “幸会,莱克斯•麦克昆。”

    列车员把箱子放到行李架上,走出包房。

    “一个难得的奇迹,”还是莱克斯打破了尴尬的局面。“列车员亲自放行李!从来没听说过!”

    看来他已经打算接受不得不和自己共处一室的事实。显然,对待这类事,还是随合一点的好。

    “这趟车出乎意料的挤。”库索说,“还好只有一夜,一到贝尔格莱德我就……”

    “我明白了,你是短途旅行。”莱克斯恍然大悟。

    “也不是……要知道……”

    汽笛声淹没了库索的解释。

    随着一阵剧烈的晃动,自由快车离开了站台。开始了它为期三天横贯欧洲旅程。

    PS•与此同时,我们前程远大Mercury中尉这会儿正在家中呼呼大睡,用他那悦耳的标准法语说着不可能有人搞得清楚的梦话……

     

    分享到:

    评论

  • 总管也是个坑子!!!!
  • 看到卡总管的文了!难得~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