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一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7-09-18

    第一章 光明大道错误的第一步

    早晨,甜美而痛苦的时刻,既留恋于梦乡又无法全心安睡,正在这左右为难之时,感到有人推我醒来。

    “卫生检查吗?”我第一时间内跳起来,以免被查卫生的抓个正着,落得个卫生不及格的下场。环顾四周,却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刹那间我染上了“搞不清状况综合症”,慌乱地问着自己:这里是哪里?我住的宿舍有这么大这么气派吗?还有,站在我身边的这个女孩是谁?

    “菲蒙大人,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女孩的声音又甜又软,有一瞬间甚至让我失了神,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谁、谁是菲蒙大人啊?我的名字是赛壬,刚刚从学校毕业,现在正……啊!我想起来了,我正在毕业旅行,就是全班进入这个名为《第七纪元——空间裂缝》的虚拟游戏中,我担任的角色就是这个什么菲蒙大人,似乎是魔界的第七军团长,因为选择的是探索模式所以其他资料一概不知,既然如此,就让我迈开游戏中光明大道的第一步吧。

    情报的收集永远是最重要的,而对自身的认识则是根基。支开那个侍女,我拉开一扇一扇的门,终于在邻间找到了一面落地镜。站在镜子前的一瞬间我张大嘴目瞪口呆,银发绿眸的高挑身影落入眼中,精致的五官瞬间让我联想起化为水仙的纳尔西斯。在镜前踮足旋转,长长的衣带飘散飞扬,镜中人影的举动和我所做的一丝不差。我拼命回想自己选的到底是恶魔还是妖精族,在确定现在自己的确是高阶魔神之后,嘴角自动大幅度上扬。

    哈哈哈哈!能摊到外貌如此出色的角色,我真是赚到了!

    做出无声狂笑的样子,我旋身大步往外走去,在最后一刻僵住了脚步,猛地再度冲到镜子前端详现在的相貌,沉默五秒钟后发出了凄惨的呼喊。

    “为什么会是男的?!”

    ※※※

    我满怀心事的吃完了早饭,吃得是食不知味,每嚼几口饭就换个角度叹一口气,害得旁边的侍女连问几次是否要撤换厨子。当侍女收拾完准备退下时,我起身拦住了她,“别急着走,我……”

    话没说完,对方脸马上红的好像烧起来一样。奇怪,你脸红什么?干、干什么用那种眼光看我?

    “大、大人,现在不是该去见陛下的时间吗?等回来……回来……”侍女垂下头,声音越降越轻,脸也越烧越红。算了,我不听了,有预感她说的八成没什么好事。挥手放她下去,决定先依照她所说的去见所谓的“陛下”,收集一些情报以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说不定还能找到一、两个同学。

    迈出大门,被眼前华丽的建筑吓了一跳,踩在浮现出精美细致图案的地板上甚至让我有一种破坏宝物的感觉,只能在心里提醒自己这只是制作出来的场景,除了证明游戏美工功力不凡外没有任何现实意义,才能坦然的走在雄伟的宫殿长廊中。

    一路上碰到的人全都躬身让路,连想抓个人来问路都不行,正在感慨“难道上班第一天就要迟到”时,迎面走来一个个子高挑的年轻女子。她昂首前进的时候黑色的卷发飘扬在身后,举手投足间带着英武的风采,尽管有着酷似雅典娜女神的英姿,脸上的表情却是十分柔和。飒爽与温和协调地显现在同一个人身上,顿时吸引了我的目光。这时系统显示来者名叫阿秀达诺丝,位居魔王军军团长的高位,不过随即出现的备注却显示她和菲蒙相处的不大好,我立刻决定闪人。

    动作太慢没闪成,大美女悠然地招呼了一声:“菲蒙大人。”

    “早,阿秀达诺丝……大人。”我依样画葫芦地在对方名字后面加上了“大人”二字,说得有些别扭,却也带着一丝新鲜感,在众生平等的民主国家可是没有这种显耀身份的称呼的。招呼对方的同时摆出了笑脸,美人呀,我可不想和你相处恶劣,咱们冰释前嫌好不好?

    我努力地用眼神传达着和平之心,不过不知是否是我的错觉,她问候的语气不像是在招呼同僚,倒更接近于在做某种确认。会巧到一出门就遇上同学吗?

    “你觉得小马哥怎么样?”

    就是有这么巧!会提到我们的班主任小马哥,稳保是同学没有错。

    “充满乡土气息!我是赛壬,你是?”

    对方露出温柔的笑容,给出一个再好不过的回答,“芒果。”

    我不禁欢呼一声,张开双臂拥向第一个遇到的他乡故知,但被她闪身躲过。她后退几步投来打量的目光,我也跟着上下扫视着眼前既熟悉又陌生的朋友。

    从外表来看,站在我面前的是从头彻底的陌生人,只有那抹温和稳重的神态是熟悉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露出温柔优雅的笑容,可是芒果的一大绝技。面对她的笑容,不管心情多么急躁也会不自觉地平静下来,因此她在我们之中也充当着镇定剂的作用。不过熟知芒果的人也很清楚,在她温柔似水的笑脸之下,同样也隐藏着激烈的一面,所以不要真的惹急她比较好。

    我刚想具体问她现在的情况,突然从远处传来了长而悠缓的敲钟声,阿秀达诺丝收拢笑容,示意我快步跟上。

    “去哪儿?”

    “晨会,”阿秀达诺丝回答,“或者照我们习惯的叫法,也可以叫早自习。”

    ※ ※※
    杵在门口的一排守卫肃穆得好像石雕,所以我也老实地换上了非常严正的面瘫表情,在踏进那道门之前,我已经预想了各种可能的晨会场面。文武大臣鱼贯入殿,屏息静待皇帝上朝;或者晨会充当审判庭的功能,旁听席上坐着贵族,寻求公正裁决的百姓则来到统治者面前陈述自己的经历;又或者宛如古老的英雄时代,骑士们和他们的王一起围坐在巨大的圆桌边,用剑柄敲击桌子要求发言权……

    结果看到里面场景时,我觉得自己好像傻瓜一样。

    人们三五成群凑在一起说说笑笑,吵闹的声音叠成一片,就算是我们的早自习也比他们正经,起码没有人敢在教室里翘着二郎腿大啃糖花饼干,还高声招呼侍从送饮料上来——我说你大清早吃这么甜腻的东西就不怕反胃么?

    阿秀达诺丝悄声为我介绍眼前众人,真叫人吃惊,原来诸如嬉皮士、头发好像喷火一样的杂技演员、穿着双排扣老式服饰的初中小孩等等,各路神仙都大有来头,不是第几第几军团的军团长、参谋,就是尊贵体面的某某某,领地封邑大到跑马数星期才能穿过,总之充满了“外表和地位完全对不上号”的感慨。

    在一派松散的游乐气氛中,正正经经讨论正事的几个人格外扎眼,居中而立的那人正皱着眉聆听别人的报告,我看看周围再看看他,比较起来那人似乎是所有在场人中间最有派头的一位。

    “芒果,”我凑近同伴低声询问,“那边那个是魔王么?”

    “当然不是,正主在那儿。”阿秀达诺丝的表情看起来是在很努力地忍住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这才留意到端坐在高阶上的身影。但不管我从哪个角度看,都只能看见深紫色的长袍下摆,再往上的就被厚厚的幔纱遮住了,连模糊的投影都看不清楚。

    这叫什么晨会?老大坐上面一点动静没有,扔着下面一群部下随便行事,那还不如学万历直接不上朝算了。

    “据说这一代的魔君很少直接过问政事,平时掌权的是贝尔施布尔宰相,就是你以为是魔王的那位。”阿秀达诺丝轻声耳语,我总觉得她下一刻就会笑出声来。

    “到底什么事情这么好笑?”我忍不住问。

    “你还没看出来那宰相是谁么?”

    这么说来这位还是我们很熟悉的某人喽?我仔细打量那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当然光看外表是绝对不可能识破他的真面目的,只能凭感觉来推断,不过那种好像牙疼蹙眉的哀叹表情,怎么看都像是……

    “堂主么?”我苦笑,阿秀达诺丝则发出“bingo”的声音。

    “堂主”这个外号是阿笑最先叫出来的,有段时间阿笑疯狂迷恋古龙的小说,张口闭口都是“小李飞刀圆月弯刀天涯明月刀”,渐渐的“堂主”这个沾染着浓厚江湖气息的名字就替代了原先的“第三使徒”、“瘦子”这些外号。堂主本人虽然有抗议过,可惜我们几个没人理会他,时间一长他也只好默认了。

    堂主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他能很好的把握学习和玩的分寸,换句话说,就是有极强的自制能力,这在如今已经是很少见的了。一般来说大家都同意该把他泡在福尔马林里收费展览,最后外星人入侵地球的时候,他再从福尔马林里跳出来一拳打扁外星人的飞船拯救地球。这个人头脑卓越,在班级中威信很高,但是性格上多少有所偏差。由于世界充满了神奇,因此堂主和芒果两人正在交往中。

    看着堂主被一圈官员围住,再联想他在现实中担当的劳动委员职务,我想也许世界上真的有种人是天生的劳碌命。

    “芒果,请你等会儿表现得和我亲昵一点。”

    阿秀达诺丝瞥我一眼,“打什么鬼主意?”

    “还用说么?当然是要刺~激~堂主。”

    “那为什么不现在抱?”

    “唔,我有点怕魔王……”我明显底气不足,系统显示菲蒙和他的顶头上司魔王也相处的不好,我可不想在这种正式场合作坏事让他抓住,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那我来抱好了。”未等我反应过来,阿秀达诺丝已经一把抱住了我,还额外附赠在我脸上亲了一下,周围一下子炸了锅,贝尔施布尔气的浑身发抖,身形一动冲了过来。

    “等等!我可以解释的……救命啊!”

    ※※※

    晨会因为“意外”而中断了,造成“意外”的三个主角行走在气势恢宏的王宫中,脸上的表情都很符合各自现在的心情。

    “就算你是赛壬也不可以,你现在是男的,最重要的是你现在是菲蒙!”贝尔施布尔——也就是堂主——板着拿手的扑克脸,阴沉的宣布。

    “烦死了,我现在心情很不爽。”我露出尖牙,很想咬人一口。刚才那场骚动,帐全都算在了我的头上,被贝尔施布尔揍了不算,还被最高统治者训斥了一番,更外加罚薪一个月,倒是让我惊讶原来魔界军还发工资。

    “总之,你绝对不能碰芒果,菲蒙的名声太烂了!”

    虽然心情还是很不好,但意识到此刻应该收集必要的情报,我只能扮笑脸,“堂主,什么名声啊?”

    “你自己不知道?”宰相用一种居高临下的眼光看着我。

    “不知道,我选的是探索模式,很多事情都不清楚。”

    “无知真是一种悲哀。简单的来说,就是——菲蒙是一条超级色狼。”

    我瞬间中了石化魔法,彻底僵化,就连头发也配合此时心境转变成了白色。我又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为什么会摊上了这种角色?我要哭了,真的要哭了,怎么会这样?

    “呜呜呜呜呜!堂主,告诉我你在开玩笑。”

    我眼中噙着泪水,哽咽着抓住最后一根稻草。

    “不许哭!你现在这个样子哭哭啼啼让我浑身不舒服。”宰相像赶什么一样把我赶开,活似我身上带有炭疽病毒,我便变本加厉地假意悲伤起来,扭头欲靠在阿秀达诺丝的肩头痛哭一番,没想到宰相眼明手快,伸手把我扯开,将自己的女友保护得滴水不漏。

    他继续说道:“我没开玩笑,菲蒙这个家伙没有半点节制力,连魔王身边的女人都敢出手,又始乱终弃,问题一大堆。要不然你以为以菲蒙的实力怎么会只在军团长中敬陪末席?”

    我本来已经陷入情绪低谷,一听到这里又期待起来了。

    “什么实力?什么实力?”

    “了解实力最好的方法是亲身体验,你试试看打一下这个,提醒你不要用全力。”宰相停下脚步,指了指旁边的墙。

    我看看雕刻着奇异生物的墙,似乎很厚的样子,又看看自己的手,打上去的话会很痛吧?犹豫片刻后还是好奇心占了上风,算了,痛就痛吧,这是得到情报不得已的代价。我握拳,用力挥出……

    接下去的事情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约略记得一些片断:漫天飞扬的碎石屑好像下雨一样的打在我的身上……视野很神奇的变得开阔起来,越过连绵的残桓断瓦,能够畅通无阻的看见王宫之外很遥远的街道……有一个不属于宰相也不属于阿秀达诺丝的陌生声音在我旁边发出了叹息,“弄成这样,我想护着你都不行了……”回头看时,身边没有一个人,就连贝尔施布尔和阿秀达诺丝也不见了……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我已经被关了禁闭。独自一人囚在幽静的黑暗空间中,我发出哀怨的诉苦:“我不是故意的,我可以发誓!如果我知道我挥拳的结果是把那堵墙连同半个房间再加上拦路的东西全部破坏的话,我绝对不会挥拳的。魔王陛下你相信我吧,虽然我已经知道菲蒙这个人有太多的案底,但是这次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据说魔王本来很愤怒,不过远在魔界的第一王妃帮忙说了情,才从轻发落了我。但是我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菲蒙这个家伙,难道连魔王的王妃都……想到这里不禁感到一股恶寒从背脊窜上来。

    偏偏还有人在旁边刺激我,“好难得啊,菲蒙居然不是因为女人而惹火陛下。”

    “你想死啊?!”我威胁的挥动拳头,没收到半点效果,本来这里就是禁锢高阶魔族的特别牢房,设有将魔力压抑到最小的结界,而眼前这个家伙更是有着和菲蒙相仿的实力,魔王军第五军团长阿斯蒙迪奥斯。他悄无声息的从黑暗中显现身影的时候差点没吓死我,还以为碰到鬼了,幸亏当时没有大叫起来,不然脸就丢大了。

    这位军团长的外表年龄看上去也就二十刚出头,有着一头只能存于虚拟中的、违背重力而直立的棕色短发,整体给人的感觉十分爽朗。他出现时系统没有提供任何有关于他的资料,害我还以为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家伙,套了几句才发现原来他的地位这么高,而且还是菲蒙的朋友——没想到菲蒙这种家伙也会有朋友。我试探了他几句,发现他不是同学,只是一个NPC.

    说起来,不知其他几个家伙现在在哪里,我想不管怎么样都不可能像我这么倒霉,进游戏的第一站就是自家监狱。想象一下他们知道此事后的反应,四季、阿笑那几个落井下石最拿手的家伙就算了,毛毛的话,一定会安慰我的。

    “阿斯蒙,你知道有猫人族吗?”我不负责任的缩减了第五军团长的名字。对于溺爱猫的毛毛,有很大的可能性是在猫人族这种地方。

    “没有猫人族这种族群,主大陆上最接近的大概是豹人族,不过你今天怎么了?”阿斯蒙迪奥斯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豹人族那个半兽人族不是早八百年前就被我们俩灭了吗?……喂!你怎么了?不要紧吧。”

    不要理我,我要好好哭一场,该死的菲蒙!该死的随机率!

    阿斯蒙迪奥斯开始在一旁描述那场战斗,然后我发现菲蒙一直都在阵后指挥,在前面打的是眼前的这个家伙。

    “为什么是菲……是我指挥啊?”

    “你还问我?!有病!每次不都是这样的嘛,谁叫你不仅是个色鬼,还是个懒鬼,不到万不得已,决不肯亲自动手,麻烦的事情当然只好我来喽。”

    这样啊?

    “阿斯蒙,我发现我错了,对不起,下次我来冲锋吧。”

    “天呐!死鸭子嘴硬的菲蒙居然会对我说‘对不起’?居然会主动请缨?我不行了,我要去告诉别人这个奇迹!”他往外冲,又停下,“你真的是菲蒙吗?”

    “滚!滚!滚!”

    我抓狂了,越了解我这个角色,就越后悔选中了他。

    “嘴巴很坏,果然还是菲蒙。”

    ※※※

    到了晚上,阿秀达诺丝跑下来看我,还很细心的给我带来了晚饭,因为魔族就算一年不吃东西也不会饿死,所以监狱里是不管饭的。我一边吃一边泪如雨下,夸张的好像《圣斗士》里面用泪水洗脸的人一样。

    “拜托啊赛壬,哭或者吃饭,请选择一样。”

    “芒果,我只是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一下我万分感动的心情。”

    “看上去倒更像在抗议饭菜不好吃一样。”

    “绝对不是!有的吃就好了。”在这种时候我可是一点都不挑剔的,否则难道还要派人把我老爸给请来烧菜不成?说话间,贝尔施布尔也下来了,嘴里说着是来探望我,我看他根本就是不放心菲蒙和芒果独处。真是的!就算菲蒙的名声恶劣,也拜托你相信一下身为你朋友的我好不好?
    “问题的关键不在你我,而在周围人的眼光,”宰相用一种“就勉为其难为你解释一下”的表情向我解释起来,“因为你那样的名声以及和这样的暧昧举动,现在有关于两位的绯闻已经传的沸沸扬扬,有耳朵的都知道了,所以,我绝对不能让你们两个有独处的机会。”

    “没有想到堂主你也会有在意别人眼光的时候,真是太让我失望了,本来还把你视作两晋名士那一流的人物呢。”

    “如果只是我的话是无所谓,但是其中牵扯到芒果就是另一码事了!”贝尔施布尔斩钉截铁的回答。

    我提醒他:“可是到时候有关于宰相和阿秀达诺丝的绯闻也照样会传得神乎其神的。”

    “宰相在私生活方面的名声可比你好得多。”贝尔施布尔一点也不给我留面子。

    “咳咳!堂主,请你注意用词!是‘菲蒙’不是‘我’!”我无意继续这个话题,随便换了一个主题问道:“找到几个同学了?”

    “目前为止就我们,这个世界看来是非常辽阔的,事实上我们三个能这么快碰面都该烧香感谢一下菩萨。”阿秀达诺丝笑道,但是在这种世界观体系下,应该说是祭典神明而非菩萨吧。

    反正闲着也没事做,我打算先了解一些基本情况。

    “你想知道什么呢?”贝尔施布尔摆出了一付先知的嘴脸,我们三个人中,只有他一个人是选了全知模式。

    “我方的长远战略目标。”

    贝尔施布尔用一种凶恶的眼光瞪着我,“这叫基本情况啊?”身为魔王的首号心腹,位及帝国宰相的贝尔施布尔,散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可怕压迫感,本来我是很想配合一下,表现出骇惧的样子,可是一想到这张脸背后的真面目是堂主大人,就怎么也害怕不起来。

    贝尔施布尔可能也发现了这一点,所以解除了释放魔威,咳了一声,开始给他面前的两个学生讲解这个世界的基本知识。

    名为“蒂斯普特”的这个世界,是有各种种族居住着的,人族,妖精族,半兽人族是最常见的三大类种族。人族在主大陆上建立了星罗密布的国家,其中最大的是中南部的帕特,而与魔族北域接壤的是艾尔;妖精族受到龙的保护,居住在被称为“行走光幕”的移动森林中;半兽人族是一种总称,包括狼人族、豹人族、火蜥蜴族等等,虽然都是半兽人,但习性、性格、智能各方面相差甚远。另外还有矮人族、高山巨人、人鱼族、驳马族等等不太常见的种族。

    至于魔族,并非主大陆的本土居民,而是借助空间裂缝来到这片大陆上,大家都因为发现了这么一块美好的土地而感到万分高兴,魔王军因此发动了战争。虽然这块大陆上的种族与魔族相比弱势了许多,但因为种种因素,魔族的力量在这个空间无法全数发挥,越高阶的魔族受到的限制越大,所以打了这么多年,魔族所占据的只有大陆最北端,这块土地因此被称为“失落的北域”。

    当然贝尔施布尔说的远不止这些,但是我前听后忘,能够记住上面这些情况已经算不错的了。

    “那我们现在是在哪里?”不愧是芒果,问了这么一个关键问题,当然对我这个没有任何空间概念的人来说这个问题根本无关紧要。

    “我们?我们是在克撒,北域的首都。”然后宰相大人又解释说,“现在在大陆上的军团长只有四位,剩下的还在魔界陪着魔王陛下……这里的魔王?……这里的魔王只是分身,因为他的能量等级对这边世界影响太大,所以本体没有办法穿越空间裂缝。但是不要因为这一点就胡作非为哦,”宰相大人特地看着我说,“就算只是分身,力量也足够教训你了。”

    你这算什么意思啊?我很喜欢胡作非为吗?!我很愤愤不平地看着贝尔施布尔,提醒他我的内在是一个爱好和平不喜争斗的好孩子,可惜的是,似乎连阿秀达诺丝都不太相信这一点的样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