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二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7-09-21

    第二章 假公济私的动乱

    经历过绷紧着自己的神经、焦虑自身未来的高考之后,考生们的那根弦都会松弛下来,在很长时间内都不会再上紧发条。我曾经发誓在考好之后什么也不做地狠狠睡上三天,但最后还是没有实现,因为都忙着玩了,没想到却是在这种情况实现了誓言,在牢狱中渡过了彻底无为的数天时光。

    睡醒睁开眼睛也不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只有依靠阿秀达诺丝到来的次数来推算现在的日子,墙壁上的划痕已经增加到两位数。我慢慢一点一点消除着积累了许久的紧张,那股紧张甚至渗透到了骨子里,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彻底放松下来,从另一方面来说这次牢狱之灾倒也是一件好事。然后我发现压力解除了,人也开始觉得无聊了,毕竟整天无所事事地度日,唯一的消遣是数墙上的划痕,再怎么美化也算不上有建设性的生活。

    就在我体内的活力积攒到快要饱和的时候,赦免的旨意下来了,似乎是因为某个叫做斯特林的城镇发生了动乱,需要第七军团长前往平定。

    重新获得自由的鸟儿欣慰地呼吸着新鲜空气,第一次感觉到阳光是如此的耀眼而奢华。阿秀达诺丝亲自下厨准备了三、四小菜算是接风洗尘,宰相大人看着眼红,在一旁咕囔着“真正的功臣却无人理会”之类的话语,我追问之下才知道自己能赶上斯特林城动乱并非自身好运,而是伟大的宰相大人背后搞的鬼,他受阿秀达诺丝所托,设法放我出来。

    “只要斯特林城一有事情,肯定会派菲蒙出去解决。”

    “为什么?”

    “因为斯特林的人对菲蒙的恐惧是根深蒂固的。”

    “……菲蒙在斯特林做过些什么?”

    宰相看了我半天,用一句“你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彻底粉碎了我的好奇心,虽然在我们三个人的谈话中,对我和菲蒙还是区分开来,但是我还是不由自主地在心理上背负着菲蒙欠下的债务。

    能从监狱里出来呼吸着自由的空气诚然是一件好事,可是让我去平定动乱照样让我头大,幸好这个时候菲蒙的部下出现了。

    “菲蒙大人,关于此次调动的本军团龙骑部队现状报告如下……”

    名叫马萨特拉的魔族有着清秀端正的五官,黑色的长发一丝不乱的束在脑后,我对他的第一感觉是个性很严谨的人,没法和他开玩笑但是值得信赖。他一见到我就噼里啪啦一堆报告,听完报告后我很愉快地得出了一个结论——我真的可以不负责任的把烂摊子全部扔给这个能干的家伙,有这么一个部下真是太令人心旷神怡了。

    第二天我向魔王陛下告别之后就出发了,在说告别词的时候我看见贝尔施布尔疯狂的皱着眉头,因为我说得前言不搭后语相当随便。我装作没有看见,其他魔族也没有觉得奇怪,可能是菲蒙平时就这付德行。

    我本想和阿秀达诺丝一起去,不过因为她是军团长,不能随随便便出去,再加上贝尔施布尔一付要生吞活剥了我的样子,所以我不得不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我把我的侍女伊露莉带上了,这是我经过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她可以充当某种意义上的挡箭牌,万一我亲爱的部下找我商量、要我决定什么我根本不懂的事情,我就装作正忙着和她谈情说爱无暇他顾的样子,看他们有没有胆子来打扰我。看到我带着伊露莉上路,没有一个人露出奇怪的表情,我反倒听到有人在暗地里说着“咦?这次怎么只带了一个?”听到这话我该摆出什么表情来?

    此次出动的是第七军团中的空将部队——龙骑兵,要骑这么恐怖的东西我可是做了很激烈的思想斗争,我甚至有考虑过自己走到斯特林算了,最后当我带着死的觉悟骑上去时却发现相比起来那头飞龙更怕我,菲蒙那个家伙!

    骑上巨大的飞龙,我让伊露莉坐在我前面,她的脸红的快烧起来了,我觉得向她保证我什么也不会做可能无济于事,也就随她去了。再三确定自己不会飞着飞着掉下去后,我向送行的友人挥手告别,然后向部队发出了出发的示意。

    出发的景观煞为壮观,飞龙们几乎将整个天空给遮蔽。我没有心思欣赏感慨,在确定我的飞龙“火爆美人”不会脱离大部队迷路之后,我把控制的缰绳交给了伊露莉。

    “到了以后叫我一声。”说完我就往后一靠,舒舒服服的躺在靠垫上,开始补回笼觉,对于我这个夜族来说今天早上起的太早了。闭上眼之前我可以看见伊露莉惊讶的眼光,惊讶吧?菲蒙这个超级大色狼对你什么也没有做,慢慢习惯吧,以后你还要更惊讶呢。

    ※※※

    不愧是机动力冠居各兵种首位的龙骑兵,普通部队需要一个星期的路程,一天之内就搞定了。我被伊露莉叫醒,打着哈欠跳下龙背。说起来我才发现我的适应能力这么强,在疾行的飞龙背上也能睡得那么熟。亲爱的能干部下马萨特拉迎了上来,恭恭敬敬的等待着我的指示。

    “该怎么做你都清楚吧?还要我说吗?”我背出了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台词,我估计以菲蒙的那种死个性,他的部下打死也不敢回答一句“不清楚,请大人指点”。果然,马萨特拉露出了心领神会的表情,敬了一个礼之后就退下了,我满意的点点头,心里乐开了花。

    部队驻扎在斯特林城外的山上,一听到第七军团到来,暴乱立刻停息了,得知这个消息后我仔细考虑了一下是否该为“菲蒙”这个名字所拥有的威吓力而得意一番。但不管怎么说,暴乱的平息就意味着我在这里其实没什么事情好做了,只能百无聊赖地在山头上瞎逛悠,看着天色一点一点暗下来,这些天堆积的精力也无处宣泄。最后我跑回营帐,对伊露莉说:“我到城里逛逛,你不用等我了,早点睡吧。”说完我就跑路了。不过我敢打赌,她肯定会把我说的“逛逛”引申为另一层含义。

    由宰相的“主大陆基本常识课”知晓,“失落的北域”下的土地分为两类,王领和管辖领,后者被分配给各个军团,领区内官员只向军团长负责,七大管辖领区之外的所有疆土则直辖于帝王。斯特林城位于北域东南部,虽然地处王领领区内,不过某个个性有问题的军团长在此间似乎有着压倒性的威吓力。

    我通过城门检查,漫步在小石子铺成的路上,虽然前一阵子发生了动乱,但是城里看上去还是一付平静的样子。熙熙攘攘的人群,招揽着顾客的小贩,在街头玩耍的小孩,看来和一般的人族城市没太大的区别,若硬要找不同的话,那就是走在路上的那些低阶魔族了。

    看来是只有高阶的魔族才长得类似人族,下层的那些真是……连我都忍不住想喊救命。这里的人大概早就看惯了,即使面前出现了再歪瓜劣枣的也没什么反应,可惜我尚未拥有这份定力,一看到前面有低阶的魔族出现马上脚底抹油,换一条路走。唉!我大概可以成为有史以来最胆小的高阶魔族吧,居然会怕低等的同族,嗯……更确切一点讲,是怕他们的那张脸。

    因为这么一路躲闪,弄到后来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不过说实话,就算不躲闪,走一段路后我大概同样会不知道自己的方位。迷失的游客只好站定,考虑自己现在的处境,这时我发现在右手边有一家酒馆,牌子上写着“千睡猫”。啊哈!在RPG游戏中还有什么地方比酒馆更能获得情报信息吗?更何况这个店名很对我的胃口,我立刻决定,进去歇脚,顺便打探点有用的消息。

    酒馆里非常热闹,让我松口气的是这里没有低阶魔族的影子,酒客以人类为主,还有五、六个脸上毛茸茸、头顶生着耳朵的,估计就是半兽人。我不由自主地摸摸自己的尖耳朵,希望这里的人认为我也是半兽人一族的。

    “第一次来这里吗?要点什么?”柜台后的老板娘转过身来以商业化的热情招呼道。我扭头看了一眼其他客人面前的杯子,心想以自己现在的模样点一杯果汁未免太诡异了,便回过头欲点一杯招牌酒。

    待一看清老板娘的脸,我第一个反应是不顾一切拔腿就逃,即使千军万马阻挡面前,“千睡猫”的老板娘居然有着和我妈相仿的容貌!好歹最后一丝理智告诉我,这里是虚拟游戏,我的母亲大人就算再神通广大,也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我的面前的,眼前的这一位只是凑巧和她长得有几分相似而已。

    拍着狂跳的心,我低声要了一杯最受欢迎的酒,底气明显不足,然后马上找了一个最犄角旮旯的位置背着柜台坐下。虽说知道不是真的,但是我的胆子仍然没有大到当着一个和我妈长得那么像的人的面喝酒的地步。我看我这个史上最胆小高阶魔族是当定了,不过总比史上最好色高阶魔族这个称号好。

    “久等了,这是你点的饮料。”满脸笑容的女招待手脚麻利地端上了我要的酒,她脸颊上的兽纹、尖尖的耳朵都显明了她拥有的半兽人血统,不免让我好奇,多打量了几眼。

    满怀好奇地泯了一口送上的饮料,出乎意料地合我的口味,不过很奇怪的,不像是酒精饮料,倒和我喜欢的乌梅汁很像。我生怕喝得太快会醉倒,便小口小口喝着不知名的酒,一边留心听着周围的谈话,不过听来听去好像都没有什么称得上重要的情报,半天下来我所得到的只有类似于“科斯特老爹的牛群被偷走了一半”、“奥利加的二儿子快结婚了,对象是个漂亮得不象话的女孩子”这样的信息,如果是菲蒙的话,大概会对后一条情报感点兴趣吧。情报没收集到多少,肚子里的酒倒是灌了一大堆,这让我发现菲蒙的酒量很好,当然我后来才知道,其实魔族根本不会喝醉,说某人“像魔族一样喝酒”,就是在称赞他的酒量了。

    在酒馆这么一个多事地带消磨了不短的时间,却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就连酒鬼闹事都没有,太平得让我直打哈欠。看看外间天色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我便招呼了一声那个看上去总是很快活的女招待,请她结账。在她努力地将各种货币作加减乘除运算的时候,她那条长长的麻花辫好像有生命一样在空中盘出问号来。最后她报出了一个价钱,不知道是否合理,反正我是老老实实付钱的……或者说,我本是打算老老实实付钱的。

    “这位客人,一共是34个银币。”

    “嗯、嗯,麻烦稍等。”我疯狂的翻着身上的口袋。

    “客人,是34个银币!”

    “嗯……”头上开始冒冷汗,菲蒙这个家伙没有随身带钱的好习惯吗?

    我这个笨蛋!其实早该想到的,像菲蒙这种身居统治阶级地位的魔神,怎么可能会像我一样,老老实实的付钱买东西呢?不把物主一刀宰了已经算客气的了。我那个时候的脸色肯定很难看,不然那个一脸笑容的女招待不会悄悄的往后退,取而代之的是老板娘站了出来,很直截了当的问道:“没钱吗?”

    我低下头,不敢看那张酷似我妈的脸。老天啊!我虽然期望发生一些事情来打发无聊的时光,但绝对不是希望这种窘迫的事情落在我身上啊!

    老板娘用力一挥手,犹如统帅下令一样做出了决断:“那就留下来洗碗!”

    下一刻,我站在后面厨房间中被小山似的碗盆所包围,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名叫球球的女招待已经在教我该怎么把这么多的东西洗干净了。

    “那个……我要把这里所有的碗都洗掉吗?”我小心翼翼的问,喝酒不付钱的我当然理亏,但是要搞定这么、这么多的碗,我实在是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当然!”球球一付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已经很好运了,我第一次看到老板娘会让人工作来抵债的,通常老板娘会叫人把你暴撮一顿然后扔到阴沟里了事。”

    “是吗?”我看好运的是这里的人才对,幸好你们碰到的是我,要是碰到菲蒙的话,可不是被扔到阴沟里就可以了事的哦。

    “嗯,我猜大概是因为你是一个月妖精的关系吧,老板娘对妖精族总是很友好的。”说到这里,球球的辫子结成了心型。

    “月妖精是啥米东西?”脱口而出的问题立刻暴露了我对这个世界的无知,还好对方并没有起疑,只把我的提问当作单纯的反驳。

    “你不是?光看你的样子的话很像噢,算了,我不会告诉老板娘的,所以你不用担心会被扔出去睡水沟。好好认真工作吧,有空的话我会进来帮帮你的。”好心的女孩说着出去招呼顾客去了,留下我一个人对着一堆堆的脏碗发呆,突然之间我有种顺着菲蒙的性子来做的冲动,不过如果那样的话这里的人别想有一个活口。我又想了想,虽然这些人都不是真人,但是要杀掉和我妈那么像的人,而且球球又很可爱……所以,最后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开始洗碗,蓄积的精力就这样消耗在油腻的碗碟上。

    虽然本人没有什么自觉,不过确实是千古难见的奇景,堂堂魔王军第七军团长因为喝霸王酒而被扣留住洗碗,我都忍不住想拍照留念了。

    ※※※

    等我洗完所有的碗,已经半夜超过,老板娘以一种法外施恩的表情,潇洒的挥手示意放行,我就这样带着一身的肥皂味,以最快的速度逃离了“千睡猫”,生怕她突然发现还有漏网之碗没有洗而把我叫回去。跑开了十五条街,我才放下了一颗心,心想跑到这里你总不可能追上来了吧。不过很显然,我的心是放的太早了,因为我马上注意到了另一个严峻的问题:我该怎么回去?

    路上基本上已经没什么行人了,即使有也是醉鬼,路边又没有路灯,漆黑一片,不过这点对我没什么影响,一点光也没有的地方照样看得清清楚楚,作魔族也是有好处的。

    哪边才是正确的方向呢?看起来都一个样子,难道今晚要我露宿街头?

    正在发愁,有脚步声接近,我心中大喜,刚要迎上去,突然发现走近的是两个低阶魔族,身上还挂着“巡逻”的牌子。我从头到脚没有一个细胞想和他们打交道,明智的选择是战略性转移,却晚了一步,被对方发现了。

    “你!就是你!不许动!”

    我一点也没有要乖乖听话的打算,但遗憾的是我的腿在关键时刻不争气,好像被蛇盯住的青蛙一样被那两张脸吓得动弹不了了。随着两个魔族越走越近,我今天晚上铁定做噩梦。

    “你这个家伙!这么夜了!在外面干什么!不是好东西!”见鬼,不仅长得很抱歉,就连脑子都很抱歉,说话都说的那么生硬。

    “那个……我不是什么可疑人物,我是第七军团的,在找回去的路。”我吞了口口水,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发颤,但是好像没什么效果。

    “军团的?那么你违纪了!跟我们走!”说着就上来拉住我,我顿时脑中一片空白,恐、恐怖片成为了现实,只在电视中看到的食人僵尸抓住了我!因为太害怕了,根本忘了自己现在的身份,连逃也忘了,就这样被两个恐怖到无法形容的家伙抓进了军牢。

    唉!为什么我这么和监狱有缘呢?

    ※※※

    第二天早上,各小队的队长来军牢认领自己犯纪被抓的手下,当然喽,没有一个把我认领走,直到其中一个无意间往我这边看了一眼,才发现了我这个丢脸的军团长,这在牢里引起来一阵大骚动。不过我本人还没有什么丢脸的认识,因为那个时候我还在睡觉,不管在哪里,睡觉这件事情我都不许别人打扰。能干的马萨特拉立刻赶来接我,他其实不必那么急的,我还在睡呢。等我睡醒了,他恭恭敬敬的请我回营帐休息,并且向我保证会查清昨晚发生的误会,我马上叫他住口,因为我一点也不想再回想起昨天晚上我碰到的那两张脸。

    据说后来马萨特拉让那两个魔族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把敬爱的军团长给弄进军牢,他们分辩说根本没有想到那个看上去傻乎乎说话猛吞口水还带颤音的家伙是菲蒙军团长,听到他们这么形容我才发现自己丢脸死了。好在马萨特拉深知我心里所想,很快就让那两个害我做噩梦的家伙从这个世界上永远的消失了,而且从此以后再没有提过这件事。

    不过他一定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菲蒙军团长会乖乖的走进牢房,最后只好以大军团长不可理喻的脾气来做解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