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毕业奇幻之旅 第四章 - [毕业奇幻之旅]

    2007-09-21

    第四章 首战前夜曲

    没有准备一个咒语就上战场的法师和没有看一眼书本就参加考试的学生,可以预料两者将面临同样的命运。我自认没有天才到临阵发明咒语的地步,所以找了一个远离驻地,没有人、没有魔的地方,开始复习菲蒙拥有的魔法。明天要上阵了,我很想好好的发挥在王都无法全力发挥的实力,这种心态其实和想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新玩具的小孩儿没什么区别。

    经过这几天我从马萨特拉那里套出来的情报,我大致知道了一些这个世界魔法力量的知识。主大陆上的低阶的魔法师我们先跳过不去理会,高阶的魔法师是通过与神明缔结契约来获得施用咒语的资格。也有极少数和我们魔族缔结契约以获得更大更不受拘束的力量,相应要付出的代价则是要看当时那个魔族的心情了,似乎菲蒙就和人类订过契约。

    不是通过冥想而是和高位面的存在结约使用魔法,这边的魔法体系和正统的设定有所不同。

    至于魔族,则一出生就拥有魔力,不需要契约这种东西也可以使用咒语,另一方面来说,能够和魔族定契约的神明事实上很少,数来数去也就那么几位,所以有契约资格的魔族少之又少,然而,这些魔族全都拥有举手投足间就能改变天地的实力,军团长们就是这种可怕的存在。什么?你问我这么厉害为什么还要听魔王陛下的话?废话,那当然是因为魔王陛下的力量比我们几个加起来还更加更加恐怖,否则在实力决定一切的魔界,怎么会有人听他的?和魔王陛下缔结契约的是一切的源头 ——混沌,所以他的实力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

    身为七大军团长之一的菲蒙,当然也有契约资格,嗯……好像说倒了,应该是有契约资格,才成为了军团长。总之,能够以宽大的胸怀容忍这个问题一大堆的军团长并与之定下契约的神明是冥法王,统管一切亡灵的王,在黑暗中散发着令人窒息的绝望与恐惧的气息。马萨特拉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可以听得出来,连他都不希望看到他的顶头上司出手,菲蒙那个家伙要么一直袖手旁观,一旦决定动手,造成的后果连冷血的魔族都会不寒而栗。虽然我在看小说漫画的时候不会讨厌这种角色,但是如果发现自己就是这种人的话,感觉还是怪怪的。

    我查了一下,发现现在自己所知道的,只有一些普通的咒语——其实这些“普通”的咒语都已经是七级以上的大咒语了——并没有冥法王特许的契约大咒语,我稍微有点失望,不过抱着一种“反正总会知道的”的心态,把契约大咒语先放在了一边,先来看看普通的咒语好了。不过说实话心里还有点松口气,否则说不定一不小心又弄出个“亡冥区域”来,那这回可是我干的好事,不能推到菲蒙头上去了。

    爆炎击破术?……听上去好像火焰群体攻击,不过这个名字可真普通,一点也不威风……群体雷击?唔,这个更加直截了当,也更加不威风……血红傀儡?我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但直觉告诉我肯定不是什么好招数……七键守护神?终于来了一个又威风又明白的咒语,但是,非得要抄袭别人的吗?……

    看了半天,咒语检索完毕,大致上,各个属性的咒语都有,居然连光系的咒语都有一个,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学到手的。大体上的技能还算平衡,查阅以往的纪录,在这些咒语中菲蒙偏好使用血红傀儡,还是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但更加确定不是好东西;群体雷击加上绿刺之幕的组合运用使用频率也很高,我心生好奇,下次也用用看好了。

    咦?这个是什么?刚才没有注意到的咒语,标明等级为二级的防御咒语,夹杂在普遍全是七级以上的咒语群中显得格外特殊。

    “风盾特别版……”居然还注明是什么特别版,不禁让人寄予特别的期待。既然是防御咒语,在这里试用一下应该不会再造成上次的那种可悲结局吧。

    我还是一个笨蛋!用常理来判断菲蒙根本无济于事,但这是我在试过咒语之后才得出的结论。

    我站直,深呼吸,因为是第一次施用咒语而激动不已,修正后的风盾的咒语自动流入我的脑海,就好像我背了十几遍的政治考纲一样熟悉清晰,我张开口,抑扬顿挫的诵唱出了正确的咒语,下一刻,咒语的威力显现了出来——在我意想不到的方面。

    女孩子的尖叫声!而且是很耳熟的女孩声音!

    “伊露莉!你没事吧?!”我以最快的速度往声源处跑去,一时倒也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我施用的防御魔法会伤害到她。

    “请不要过来!”本就已经十分清越高昂的尖叫声愈加高调,菲蒙的侍女似乎有着出色的女高音潜质。

    如果是你,你会不会乖乖的听话,停下来不过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我是没有那么乖的,更何况速度这么快,想停下来也没那么容易。我冲了过去,在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始末,但是此刻调头为时已晚,伊露莉已经在我看到她的同时也看到我了……所以我干脆开足马力往前冲,疾风一般掠过她身畔,背对着她站定,然后脱下宽大的外套,头也不回的往后扔。

    “穿上,小心不要着凉了……”此时此刻,除了这句话我想不出还能说什么。

    我真是打破脑袋也搞不懂,好好的一个防御咒语怎么会让菲蒙改造成这么一个、这么一个……无聊的咒语。虽然能够破坏衣物而不伤害人一丝一毫,这点是很厉害,但就本质上来说,只是一个色到骨子里的家伙!

    “穿好了吗?”我继续像电线杆一样的杵在原处。其实就我本人而言,背后的春光无限就算看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考虑到伊露莉的心情问题,我还是老老实实的扮演电线杆算了。直到背后传来了细如蚊蝇的声音“好、好了……”,我才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面对手足无措的伊露莉。

    “伊露莉,刚才只是一个意外,希望你能忘了它。”这算威胁吗?如果算的话,那么用菲蒙的脸来做威胁大概是最有效的办法吧,看他们一个个都对菲蒙唯命是从的样子。伊露莉当然也不会例外,红着脸点头,我经常看到她脸红,以这次最夸张,不过这也不能怪她,有菲蒙这么一个主人一定很头疼吧。我竭力做出面无表情的样子走过去,伊露莉的表情泄露出她在拼命抑制住想逃跑的念头,在我一把抱起她的时候,她已经快晕过去了。

    “我只是想带你回去。”对着深蓝的天空无奈得翻了翻白眼,我有气无力的解释道。没有办法,咒语连她的鞋子都弄坏了,难道让我看着她光脚踩在山路上走回去?

    我决定了,等会儿我要偷偷溜回营帐中去,中途看到我这幅样子的人都准备接我一招七键守护神吧。

    ※※※

    虽然明天就要上阵,但是我依旧习惯性地推开了“千睡猫”的门。

    在作息表上我和菲蒙一样,是个夜猫子,夜愈深精力愈旺盛,午夜钟声敲响时就好像刚离了水的鱼一样活蹦乱跳,就算早早被打发上床也只不过是闭着眼睛任凭思绪四处驰骋罢了。在以前我会看小说来度过晚上的时间,现在则因为时间与地点上的不匹配而无法找到感兴趣的书籍,所以,现在我每天晚上都会跑到斯特林城里面去,更确切地说是跑到名为“千睡猫”的酒馆去消磨时间。荷包里满载着叮当作响的金币,沉甸甸的带给我踏实的感觉,再也不用担心落到要洗碗偿还酒钱的可怜下场了!

    酒店比我第一次光顾的时候还要热闹,这是因为有人无意间发现由于某些不为人所知的原因,低阶魔族绝对不会接近这里,许多人都因此而来此畅饮。其中的缘由没有一个人会比我知道的更清楚了,因为我就是那个始作俑者。前几天马萨特拉在这里撞见了我,他显然是误解了我耗在这里的原因,以为我是为了球球,我觉得与其向他解释我是因为老板娘才待在这里的,还不如让他继续误解下去,不然搞不好他会更进一步认为菲蒙对徐娘半老的都有兴趣;而我根本不加掩饰的表现出了对低阶魔族的厌恶,体贴入微如马萨当然不会漏过这个细节,当天便在军团内宣布,以“千睡猫”为中心方圆五百米全都是禁区,低阶的魔族不允许在这个禁区内出现,违者监禁、重犯者死刑。

    后来我发现菲蒙的第七军团中只有这两种惩处,严重的时候干脆只有后一种。

    这几天下来我已经和老板娘混得很熟了,一进去就和她打了一个招呼,没有想到她一把抓住了我。“来的正好,我这儿正人手不足,快来帮个忙!”说着就塞给我几杯酒,指指角落的一张桌子,“送到那一桌去。”那种不容分说的气势使我根本就没有推脱的念头,乖乖的就照着她的话来做了,更主要的是她那张和我母亲大人神似的脸,十数年来根深蒂固的习惯使我没法对她的话置之不理,我真是可悲的巴普罗夫试验犬……

    “再来两瓶鸣梵!”

    “等一下!”

    “动作快一点啊!小弟。”

    “老兄!我只有两只手啊!”

    “我等结账已经等了半天了!”

    “请这位客人不要太高估我的心算能力!”

    结果就在这样和酒客互相对吼中,时间飞快的流逝,我在店铺里跑来跑去,忙着上酒端菜招呼客人算钱结账,忙中出错差点把酒泼在别人头上,幸亏没有泼到,不然就要打起来了。我现在只庆幸一件事情,那就是马萨特拉他们很识相的不会再到这里来,我这幅样子不会给部下看到真是太好了,最起码给我留了点长官的面子。

    等我好不容易有了喘气的机会,抽了个空问老板娘:“怎么会人手不足?球球呢?”

    “她今天请假,有两个朋友来找她。”

    就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我现在得在店里忙这忙那?

    “工作啦工作啦!”老板娘手一挥,我飞也似的端着一打的酒杯跑开了。喝醉了酒的家伙们也吵吵嚷嚷的,你们得意去吧,帮你们端酒的可是堂堂的……算了,不告诉你们;有人打架闹事,我收敛了力道,一脚把他踹出去,怎么从对面的屋顶上平安的下来那是等他清醒后该考虑的事;有人喝霸王酒,老板娘一个眼色,我立马拉过人来暴打一顿然后塞进巷子后的垃圾箱。哼哼!“千睡猫”御用金牌打手,任你游遍主大陆大小酒馆,都绝对不可能找到能和我匹敌的酒保!

    呵呵,我好像有点玩上瘾了。

    终于到了关门打烊的时候,把赖着不走的醉酒者送到街头、帮着收拾桌椅之后,正打着算盘算着当天营收的老板娘招呼我过去,数了五枚银币给我,“今天的报酬。”

    我看着手中被磨得闪闪发光的银币,感觉着那份冰凉的手感,感慨万分,虽然还不至于跳上房梁引吭高歌“劳动最光荣”,但也心潮澎湃激动不已。这可是我在这个世界中第一次靠自己的手赚到钱呢!平时的钱真是来的太容易了,只要张口就可以了,通常是“给我点钱”,然后就得到了斯特林城一年份的预算,数量之多足以压死我。

    我紧紧握住这五枚银币,走出了酒店,如果这个时候有不知好歹的家伙敢打这钱的主意的话,我搞不好会制造一个“亡冥区域”出来。带着强烈的杀气,我大踏步往前走着,我相信只要是爱惜自己生命的生物,没有一个敢于出现在现在的我面前。

    但是,很遗憾的,打败一个人的,往往就是自己。

    上面的话再一次被证实了。

    平地里我居然绊了一跤,结结实实的摔倒了地上,疼倒是一点都不疼,菲蒙的身体结实得要死,你拿刀捅他一下搞不好都捅不伤他,问题是——钱从我手中飞了出去,掉到地上咕噜咕噜地滚着,最后……掉进了路边的阴沟!我惨叫一声,不假思索的挥出一拳!

    与王都相仿的破坏场景在斯特林城再度上演,地下水汩汩地喷出地面,将碎石岩砾冲到一边,我眼明手快从涌出的水流中捞起血汗钱的时候,仿佛听到了天上传来的仙乐。但是现在不是飘飘然的时候,路面爆炸的声音肯定已经引起了巡夜者的注意,而且被我不管三七二十一破坏掉的不止路面,最重要的是还包括供水系统的管道,我可不想和怒火冲天的巡夜者打交道,跑路要紧!

    对不起啊,斯特林城的居民们,为了我的五枚银币,明天你们要停水了。

    如果四季在我旁边的话,她一定会说我的道歉没有一点的诚意。

    因为一直躲低阶魔族躲出心得来了,所以现在的我对斯特林城的地图还是颇为了解的,即使慌不择路地跑出很远,也在镇定下来后确定了正确的行进方向。我慢条斯理地把银币揣进兜里,便往城门口走去,没有想到这么晚了路上还有行人,那人径直走上前来拦住了我的去路,以一句“我都看见了”作为开场白,然后就直直的盯着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知道说出这句话的人通常都会被杀人灭口吗?”礼尚往来,我也直直地盯着对方,一个年轻的人族男子,脸上挂着懒散的笑容,背着一个竖琴,衣着则是传统的吟游诗人打扮。

    “如果是同伴的话,就没有这种后顾之忧了吧?”年轻男子一点也没有害怕的神情,悠然的回答。

    “噢?你是在邀请我成为你的同伴吗?”我禁不住笑了,仔细想想,没有选择成为冒险者的我,现在却被人邀请参加冒险队伍,真是有趣的事情。

    年轻男子轻快地点头,露出了典型的吟游诗人的笑容,“你不觉得我们能够相遇也是一种缘分吗?这都是希纳瑞神的安排,他指引着我们走上冒险与荣耀之道。加入我们的队伍吧,以大陆第一剑士为目标让自己成长如何?”

    我努力不让自己露出困惑的神情,我不认识那位希纳瑞神,不过如果真的如他所言,现在这个情况都是这位神明一手安排的话,我只能说他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神,哪里有会安排魔族加入冒险队伍的道理啊?

    “喂!你的废话说够了没有?!”街道的拐角处又有一个人走了过来,说话的声音有如水一般清冽,让我联想起山涧的清泉。我定睛看去,这次出现的是一个法师打扮的年轻女子,深海蓝的长发从兜帽下散落下来披满肩头,眼睛在黑暗中一闪一闪,似乎不是纯粹的人族。

    吟游诗人和法师的组合吗?两者都是需要拉开距离才能对战的类型,的确需要加强近身战方面的力量。

    吟游诗人对我说了一声“抱歉”,然后被拉到一边两人压低声音交谈,好像不想让我听到,不过对不起,我听得清清楚楚,魔族的听力很好的哦。

    “你拉他入伙干什么?”

    “你刚才也看到了吧?以他的身手够资格做一个超好的挡箭牌,到时候有什么烂摊子都可以交给他,多好啊!再说了,容貌方面也达到你的审核标准了吧?”

    “呵呵呵,脸当然是没问题,能和这样的哥哥一起旅行我是求之不得,”说着这话的法师一脸的陶醉,随即又变得严肃起来,“但总还是要谨慎一点,毕竟我们对他一无所知,鬼知道会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麻烦。”

    “没关系没关系,轻松一点,想那么多干什么?这是冒险队伍,等级高就一切好说,其他的都是次要的。”

    法师的谨慎在情理之中,而吟游诗人那种无所谓的态度就有点不寻常了,最后还是后者说服了前者,两人达成共识,决定邀请我加入队伍。我的心思转了好几转,最终做出了决定——加入!于是三个人都作了自我介绍,吟游诗人叫瑞维尔,法师的名字是奇拉薇雅,我在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差点犯错。

    “我叫菲、啊啊啊啊、菲伦,我是菲伦。”我讪笑着,庆幸自己反应及时,悬崖勒马才没有说出某个遭人诅咒的名字,要报出来估计人家就落荒而逃了。

    “我的新同伴除了你们两位之外还有谁?”

    回答我的是吟游诗人瑞维尔,“还有一个弓箭手,是半兽人族的小姑娘。你来的不巧,要是早一点还能碰见她,现在她已经回酒馆休息了。”

    弓箭手……你们还真的全部都是远距离攻击型的,真想知道之前的冒险你们是怎么撑下来的。等等!难道说……

    我心底突然翻腾起一股不祥的预感,连忙问道:“喂!该不会到时候一有情况,就只有我一个冲在前面吧?”

    “怎么会?即使认识的时间再短,我们也是并肩战斗的同伴啊!”吟游诗人不愧是靠嘴生活的职业,说起话来十分动情,一不小心就会着了他的道。

    “嗯嗯,话说得很动人,不过眼睛不要瞟其他地方比较好。”

    “其实刚才我发现那边有可疑的人影在晃动,所以视线才会偏离,绝对不是说谎心虚的表现,我向希纳瑞发誓!”吟游诗人煞有其事地举手为誓,法师扭头看其他地方,一付“我不认识这个说出拙劣谎言的人”的样子。

    “算了,这点我也不太在乎。”反正面对个把毛贼怪物,只手就可以消灭掉,到时候需要考虑的倒是不要做的太过火了,等级高了就是可以这么嚣张。

    接着我问他们接下来队伍有什么目标没有,瑞维尔回答说是赶往西北面的伯里城,完成一项委托任务。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因为动乱的缘故,进出斯特林城存在一定的困难,城门口查的很严。

    “严吗?我怎么没觉得?”我每日都畅通无阻地进出,从未碰到过阻拦。

    “很讨厌!”法师皱起了眉头,“不管进出都要盘查半天,特别是对冒险者打扮的旅人。而且城门口的士兵全都是低阶魔族,连话都说不利落,最重要的是那张脸!长成那样还敢出来现,简直是污染我的视线!”

    没错,关于这点我深有同感,那些惨不忍睹的嘴脸一定是设计人员在被上司压榨后用来泄愤的,心里一边想着“那个混蛋竟敢这样”一边肆意扭曲着笔下的造型,结果就诞生了生活在外貌金字塔最底层的一群生物,从某种方面来讲,它们也是可怜的受害者。

    “那个交给我好了。”我爽快的接下了这个对菲蒙而言根本不算什么的问题,在口袋里翻找着,比较之后,拿出三个看上去很像栗子的东西——其实就是栗子,我在饭后散步的时候捡的,“只要偷偷的给城门的卫兵看这个,就会爽快地让你通过。”

    两个人露出了明显的怀疑之色,我只好继续扯谎,“这是贿赂的证明啊,虽然看上去只是小小的栗子,不过要获得它,我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的。”

    “一般来说贿赂的证明应该是更加正式一点的物品,例如令牌之类的吧?”吟游诗人继续保持着意料之中的疑惑神色。

    “你要知道,这个世界就是存在着那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没理由会突然相信我的说词吧?不过我已经没有办法了,信不信都随便你们了。

    “要不明天一起……”话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明天还有仗要打,而且什么也不交待一声就跑出去冒险,明里暗里都应付不过去,便改口说我还有点私事要办,和他们约好,半个月之后到伯里城和他们汇合,然后就和他们分手了。

    那么今天要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

    “知道我是谁吗?……知道啊?!……明天要是有拿着栗子的人要出城,要痛痛快快的放行,知道吗?”

    最后一件事情就是跑到城门装出凶神恶煞的样子对着卫兵训话,低阶魔族的卫兵双腿打颤,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头。要是有人能看透我的内心的话,他会发现其实我比卫兵更害怕。唉!我什么时候能才看惯这种可怕的脸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