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形金刚同人翻译]好戏连台(13) - [同人小说]

    2011-01-04

    我擦,这几天勤勉之神终于又肯再次眷顾我了么?

    居然紧赶着又更新了

    A Twisted Act To Follow
    作者:PuraJazzBot
    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2274090/1/A_Twisted_Act_To_Follow  

    磅!!!

    “霸天虎!!”红色警报歇斯底里狂叫起来,“霸天虎打进来啦!!”

    “队长,别开枪,是我。”千斤顶从上头喊道。(请用陈佩斯对朱思茂的语气说这句话)

    一伙人全都伸长了脖子往上看,就见到千斤顶颤颤悠悠蹲在灯光设备边缘,其中一根电缆正欢天喜地地往外喷着烟。

    “哥们你在那儿干嘛?”爵士问。(废什么话,当然是在准备炸翻你们全体)

    “我正想着招让灯再亮些。”(为了大地的爱与和平,求您老人家快住手!!)

    “只是虚惊一场,红色警报,没事了。”擎天柱说。

    红色警报丢给千斤顶一句赛博坦本土骂人话,然后扬长而去。

    “我这边差不多快搞定了。”工程师信誓旦旦地说。

    “我们是不是该找个掩护猫起来?”蓝霹雳问。(多少万年了,你们怎么还学不乖,都不需要问,直接快躲)

    “这笑话很好笑,咱们走着瞧好了。”

    千斤顶拨动了一个开关。

    嘶——

    噼啪——

    咔嚓!!

    下一刻,整个剧院彻底黑了。

    唯一还坚持着没下岗的只有那束聚光灯,就那还一闪一闪的不稳定。

    “哦啊……”他们就听到千斤顶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好吧,这点子是蛮灵光的。”爵士评价。(知足吧,至少这次没附赠一个大爆炸)



    接下去的几天里没出什么大岔子,对于蓝霹雳来说真是普神保佑。

    就一点让人在意,三个机器恐龙都跑来看彩排了。不过照千斤顶说起来就是,他的乖宝宝们终于领悟到了世间除了揍人打人殴人踩人咬人撞人碾人压人扁人踢人之外还有其他的乐趣。

    然后到了第三天……

    “飞毛腿哪儿去了?”蓝霹雳问。

    爵士、救护车和横炮站在舞台上,早已做好了彩排的准备,只剩下黄色的兰博基尼无影无踪。

    “别都看着我!”横炮顶回去,“我一大好青年,除了做他的保姆外还有大把的妙事等着我去做。”

    他们听到从外间传来急匆匆的脚步声,然后滑车跑了进来。

    “你们最好就这么开始排吧,别等他了。我估摸着今天一整天你们都甭想见到他了。”

    “出了什么事?他还好吧?”救护车问,隐约流露出一丝担忧。

    “哦, 他好得很,用不着担心。这事儿嘛,就是那啥,”滑车轻笑了起来,看向横炮,“不知道谁在你们房间的蒸汽房动了手脚,本来该喷水的,现在喷头喷出的却是粉红 色的涂料,等飞毛腿注意到时已经为时过晚。我琢磨着,你这会儿能在路上看到一辆艳粉色的兰博基尼气急败坏地杀回方舟。”

    所有人都没憋住,开始狂笑,除了蓝大官人。

    “你可真是挑了个好时间跟你兄弟恶作剧,横炮。”他说。

    “啥米!我!?干我屁事!”红色的汽车人为自己辩护,“我没可能干这事!我一整天都跟你们在一起!”

    “好吧,不过在他回来前,我们得找个人替他班。”蓝霹雳叹了一口气,看向观众席。

    爵士立马就意识到这意味着什么,他脸上的笑容霎时间逃得一干二净。

    “哎哟!炉渣他大爷!”

    “钢锁!上来!”蓝霹雳叫道。

    高大的机器恐龙毫不迟疑地起身离座,三步并作两步蹦上了舞台。

    “我已经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了。”爵士喃喃自语。

    “我,钢锁,好演员!我,得奖!”

    “好啦,管他是什么。现在快点温习一下你的台词。”蓝霹雳说。

    “台词?什么?”钢锁问。

    “什么台词!你是说你从来没看过剧本?”

    “什么剧本?”

    “你知道的,就是那些写满了字的纸。”

    “噢,铁渣的焰息出了点意外,不过我记得一部分台词。”

    “哪部分?”

    “战斗的那部分。”
    “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呢?”蓝霹雳呻吟一声,“好吧,我们浪费不起时间,继续排练吧。爵士说他的台词,然后你说你的台词,接着你向他走过去,动手揍他。”

    “噢,我,钢锁,喜欢那样!”

    “我,爵士,可不喜欢那样,但让人欣慰的是我们俩至少有一个乐在其中。”



    与此同时,舞台后台区域……

    “我还是觉得,我们应该把大本钟的布景挪到边上去,别挡着演员。”感知器说。

    “想都别想!它就待在那儿,就待在舞台的中央,万众瞩目的焦点!它是地标,是里程碑,是历史的见证!感知器我告诉你,你别想把它随随便便往角落里一堆了事。”滑车坚持己见。

    “也许是那样吧,滑车,不过我们想让观众注意看的是演出,而不是布景。布景只是为了衬托演出。要是我们就这么放这儿,它会一天到晚绊到演员,而且破坏景深。”

    “好,钢锁,”蓝霹雳站在前排说,“现在你轻轻地打他。”

    爵士不觉畏缩了一下,赶紧站牢脚跟。

    “哦,像这样?”钢锁挥动铁钵大拳。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爵士直飞出去,撞穿大本钟布景。

    “我的布景!我美轮美奂巧夺天工天下无双的布景!说真的,爵士,你就不能撞撞别的地方么?”吊车哀号起来。

    “嘿!我又不是故意瞄准的!下次我会拜托钢锁把我抽飞到舞台外面去!”

    “你没事吧?”感知器问。

    “哎呀,阿感,这我还真说不准……我刚被一个热心过头的机器恐龙兜头揍了一拳,你觉得我会不会没事?”

    说到这儿,救护车在爵士身边蹲下,正手反手拍了他好几下。

    “噢!嘿行个好成么!我头已经够痛的了。”

    “你能站起来么?”救护车问。

    爵士试了一把,最终在救护车的搀扶下,好不容易站了起来。

    “钢锁!我说了轻点打 !而且是一记反手耳光!而不是兜头一拳!”蓝霹雳大叫。

    “哦啊,好,我,道歉。”

    “爵士,要是你感觉好点了,我们都再排一次么?”

    爵士勉勉强强站回了原位。

    “好,现在重新台词。”

    【台词下略,没耐心翻】

    他一个反手耳光抽上爵士,后者被直接抽飞,直撞到乐池里的录音机身上。

    “Cut!”蓝霹雳急吼,“救护车!钢锁我说了只能轻打!”

    “他刚才嘲笑我。”

    “好吧,你自负到这地步还真是抱歉得紧,钢锁,但你要把他打残了,我们可真找不到人顶替他了。除了爵士,没其他人疯到愿意穿着条裙子跑东跑西。”

    “喂!我只是摔下来了,而不是聋掉好么?!”爵士的喊声从台底下传来。

    “没错,伙计,”录音机加了一句,“你知道俗话说:即使是地狱之火也敌不过女人的怒火——”

    “哥们,你到底帮哪边啊?”爵士说着重新爬上舞台,他的音频接收器还在嗡嗡作响,视线比起往常来也模糊了少许,但他以他的最佳演技掩饰了过去。其他人注意到他身上多了些伤痕,静电火花在其间隐隐穿行,此外还有为数不少的瘪坑。

    到下午三点时,爵士已经伤痕累累,挨的揍搞不好比以前挨的加起来都多。

    “哥们,就连霸天虎都没把我修理得这么惨过,我得说钢锁是我这辈子里最大的魔手!排戏的报酬根本就不够偿还的!”

    “你压根就没有片酬好不好,”横炮提醒,“事实上,我们全都没有报酬。”他低下头,意味深长地看向蓝霹雳。

    “嘿,我也一样没报酬,所有一切开支都是我们汽车人自己支付的。”

    “等等,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出所有的钱?”爵士问,“就是说是我付钱找人揍我?!”

    “是的,一针见血咧。”救护车在旁边插了一句。(感觉救护车嘴也蛮损的)

    “啊,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为艺术献身?”横炮问。

    “啊哈,我还真是献出身体了呢。”

    另一边,飞标正试图说服钢锁。

    “我,觉得爵士已经揍够了。你该玩够了。”

    “但是我好演员,我很开心。而且,飞毛腿明天才回来。放轻松点,飞标,就今天一天。”

    “好啦!”蓝霹雳叫道,“再来排一出,然后今天就散了。”

    钢锁跳上了舞台,“我,准备谢幕!”

    爵士呻吟了起来,“他是准备好被吊车说了是吧?”(He’s been talking to Hoist again hasn’t he?不是很理解何意)

    “现在我们排哪幕?”横炮问。

    “唔……就排死亡那场戏。”蓝霹雳说。

    爵士勉强咽下一口气,“你今天跟我有仇么?蓝霹雳。”

    “抱歉得很,爵士,可彩排必须继续下去。”

    果然,钢锁已经开始摩拳擦掌了。

    [台词再次偷懒省略中]

    钢锁琦琦咔咔库变形为恐龙形态,张嘴龇牙,一口咬住爵士左臂,抬头猛地一摆!

    爵士的手臂就这么从肩膀上利落地撕扯了下来,而他的人则飞越摔过了整个舞台。

    “CUT!”蓝霹雳狂吼起来,救护车和横炮飞快地冲向爵士。

    “啊!普神啊!我到底造了什么孽啊!”爵士仰天长叹。

    横炮第一个冲到他身边。

    “爵士,躺着别动,”救护车说,“钢锁!马上放下他的手臂!”

    钢锁呸出了残臂,救护车捡起手臂,走到蓝霹雳身边,一把抓住他的门翼。

    “我记得你说过,这戏里面不会有任何暴力场面!”救护车怒了。

    “但、但是,的确是没有!戏里面真的不应该有的!”

    “哦!没有?!那给我解释一下这个!”他举高了爵士的断胳膊。

    爵士发出了微弱的叫声,拯救蓝霹雳于拙口解释中。横炮紧紧捂住爵士的肩膀断口,试图阻止润滑油和其他液体奔流而出。

    “喂!这边还有一个独臂侠急待医务救援!”他叫道。

    “耶,而且我得说,这实在疼到渣!!我真的在考虑要不要晕死算了。”爵士说。

    “我就来!先让我把他给解决了!”他弹出一根手指狠狠戳向蓝霹雳胸口。

    “最起码,能不能让我和我家手臂重逢先?我还挺想念它的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