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崇物食魂【这是被某位司机大爷逼得神经衰弱而诞生的玩意儿】 - [原创小说]

    2011-01-07



    “走蚀?”

    他忍不住将这个陌生的词语又重复了一遍。

    老头没理会他,在桌下的书堆扒拉了好一会儿,最后钻柜子底下才翻出一本书。

    好一本让人肃然起敬的旧书,就连翻页时飘起的灰尘都仿佛带着光绪年间的标印。

    老头手指抹抹嘴角,小心翼翼地翻过两页,眯着眼睛研究了好一会儿,最后终于舒出一大口气,满意地点了点头。

    “没错,你看到的那个,和老年头里发生的那些事一个样,是走蚀没错。”

    “那时节就有地铁?”

    “有深入地下的地道就成,事不同理同嘛,年轻人脑子咋就不会转弯呢?”老头使劲砸吧嘴,以表示对祖国下一代的鄙夷。

    “那它……这个走蚀,会做什么?”

    老头的神情变了。

    他立刻觉得自己坐着的板凳生了钉刺,挪来挪去都不安心。

    老头慢慢凑近,像是怕惊扰了什么,趴在他耳边悄声吐气。

    “食魂。”



    有崇物行于地下,迅疾如蛇,口大如钟,吞人。纪家有子,援绳下井,久日未归,家人敲盆引路,方返。身无痕而目滞,问得神道,乃方知三魂七魄已去三之其二。



    他一直都能看见。

    那条庞大的黑色长虫,隆隆地穿行过去的时候能遮掩住整个隧道,从一头望不见尾。

    不明所以的乘客有时能听到一些声音,探头张望等待列车进站,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掠过了身侧。

    有些人探身太过,正擦着那东西的口,瞬间就被扯去了一半的魂魄。小小一个恍惚,也许就这么掉下去。

    他一直都能看见,只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纵使说出来,不过被人取笑满脑子奇怪念头。

    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所以只能躲在一边,看着那个东西日渐一日,越发巨大越发黑崇。



    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走蚀的弱点,是受不得巨响。”老头郑重地说。

    家人敲盆引路,方返。



    “我再也,不会沉默了。”

    他拽紧手套,直视向黑洞洞的隧道。

    “即使,那意味着我会被无数乘客投诉。”

    抱着这样坚定的信念,年轻的地铁驾驶员用力按下了鸣笛。

    笛声长鸣,一路驰骋,斩铁破军,就这样护卫着一车不明真相的乘客,安然驶向前方。



    【除了这个理由,我tm实在想不出今天那地铁司机干嘛要一路拉鸣笛,我还超衰地坐在了最前列车厢,那鸣响能把人逼得神经衰弱】

    分享到:

    评论

  • 那是,我可一本正经啦!
  • 那啥看上过去真是一本正经啊这篇文。
  • 那啥看上过去真是一本正经啊这篇文。
  • 我实在憋不住,被折磨一路,好歹给我个发泄口吧……写完这个觉得舒服多了
  • 吐槽给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