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变形金刚同人翻译]好戏连台(14) - [同人小说]

    2011-01-10

    这是在“不行!今天一晚上不能又啥都没做地晃过去!必须做点啥!!!”的呐喊之下凑出来的一点点东西

    看着挺多的……但是,大概有七成以上是以前跳跃翻译的时候就翻好了的………………

    这个水分厉害啊

    A Twisted Act To Follow
    作者:PuraJazzBot
    地址: http://www.fanfiction.net/s/2274090/1/A_Twisted_Act_To_Follow  


    救护车勉强开恩,特赦了蓝霹雳,随后走向爵士。

    “我这就带你回方舟。要修好你的胳膊,我需要方舟的诊疗设备。”

    “呃……会花很多时间么?”蓝霹雳勇气可嘉,居然敢贸然提问,“我意思是说,他是不是能很快回来拍戏?”                                         

    救护车仅赏了一个热辣眼神给他,蓝霹雳立马识时务者为俊杰,躲一边凉快去了。横炮帮着救护车扶起了爵士,两人一起扶着他出了门。医生变形后,爵士单手蹭了进去,随后救护车扬长而去。

    横炮走了回来,正赶上最后一声怒吼。

    “你被炒鱿鱼了!!”

    蓝霹雳冲着钢锁大叫。



    第二天彩排有所变动,飞毛腿重返舞台,端的是闪亮夺人熠熠发光,明耀更胜昨日,至于钢锁,则被蓝霹雳打发回了方舟。飞标也被赋予了艰巨任务,陪钢锁一起回方舟,一是为了防止再出什么岔子,二也是为了让钢锁远离爵士。

    救护车回来了,不过他就意思意思参加一出排练,等会就要拽着千斤顶返回方舟,帮着一起重整爵士的断臂。

    “你顶好保证这次彩排值得我大老远赶来,蓝霹雳小子!”救护车警告道。

    “我保证!今天这出你尽可以把横炮给摇散架了。”导演大人努力自救。

    “很好,快叫他过来!我可没那么多时间随便浪费。”

    “哦,唔……横炮!开排了!”他大叫起来,“赶紧死到这里来!”

    “好啦好啦,我就来。只要有你在,别人压根就没法消停一会儿吃点能量,对吧?”

    “怎么都好啦。第六场。各就各位,预备……开始!”

    救护车立刻抓住了横炮,像摇玩具娃娃一样用力摇晃着他,一边摇一边满富激情关切地念诵着台词。红色机器人的脑袋被晃得风生水起,根本没法说出一句台词。蓝霹雳喊停,可医生说什么也不肯住手。

    “救护车,现在你可以停手了,别晃他了。”蓝霹雳说。

    “但是我刚进入角色,”救护车坚持说,“再说了,我觉得这很有乐子。”最后他终于放了横炮一马。

    兰博基尼往后绊了几步,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他呻吟着,头埋进了臂弯。“哦,我的视频变得好奇怪,每样东西都在摇晃个不停。而且我觉得我的脑子都晃没了。”他抬起头来,一手捂着胃,“哦真他瞄的炉渣,刚喝的能量,全反上来了。我觉得我快要吐了!”

    “别傻冒了,机器人怎么可能会吐?”蓝霹雳问。

    横炮摇晃着站了起来,“你不会想知道的。”他以最快的速度趔趄着走下了舞台。

    没过一会儿,他们就听到有人在汹涌地往外喷能量的声音。

    “我只希望一件事,他是对着垃圾桶吐的。”救护车事不关己般说。(医官大人,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您在方舟的真正一哥地位,真的……)

    “他没事吧?”蓝霹雳问。

    “他会好起来的,反正也就难过个几小时而已。那么,我和千斤顶这就上路了,否则你的首席女演员可赶不上下周的排练了。”

    这天余下的时间里,蓝霹雳只能凑合着对付大黄蜂和铁皮,其他几个领衔主演统统这个那个地没法上演,闹得飞毛腿也没人跟他演对手戏。

    “OK,铁皮,现在你得揍小蜂儿。”他说。

    “揍他?啊噢,得了得了,蓝娃子,我可没法对小家伙下狠手,”铁皮说,“我不乐意。”

    “可剧本这么写着呢!”

    “长翅膀的!我说了我不干,管它什么炉渣剧本。”

    “为什么不干?”大黄蜂问。

    “我不喜欢对小家伙动手,尤其不能打你!我不是那号人!”

    “懦夫。”

    “你想咋的?小蜂儿,反正我就是不干。”(多谢稀饭帮忙此句)

    “又不是说你要真的动手!这不过是演戏!”

    “不成!老子说一不二!”

    大黄蜂让所有大吃一惊,他合身扑上铁皮,企图把这个红色的大个子扑倒在地。

    “怎么——!小蜂儿!从我身上下来!”

    “除非你先揍我!”

    “得了,小蜂儿,我可不想伤到你。”

    “铁皮!你个黄脸懦夫!你比飞毛腿的漆装都黄!”

    “新鲜,乌鸦嫌弃碳黑?最近你没留意过你自个儿的涂装么蜂儿?”

    “飞毛腿打起架来比你强!普神在上,就连轮胎撩起拳头来都比你大!”

    “哦!现在可过分了点了你!”

    “耶?那你准备怎么着?”

    “你等着瞧吧你!”他一把推翻大黄蜂,接着单手一把拎起,小家伙悬空在舞台上摇晃不已。

    “棒极了!”蓝霹雳叫起来,“现在该说台词了!”

    “他就没台词!”铁皮手一个抖豁,大黄蜂跟着尖叫起来。

    “哦,好吧,好吧,那么……棺材!现在把他关进棺材,铁皮!”

    “啥棺材?我可木有瞅见啥棺材。”

    蓝霹雳呻吟一声,“战戟!”

    “哇哦!咋!干嘛?”

    “棺材在哪儿呢?”

    “什么棺材?磅!”

    “你知道的,就是那个,装死掉的碳基人类的盒子,然后埋下地的那些个。”

    “磅!我还不晓得我们得要 咋!埋个死人?”

    “我们不准备埋死人!是这出戏需要的!现在赶紧把棺材翻出来!扛舞台上来!”

    “好啦好啦,哇哦!”战戟把棺材推到了位置上。

    “多谢,现在麻烦你再去看看其他道具到位了没。”

    战戟施施然离去。

    “现在,把他关进去,铁皮。”

    “但是!我讨厌封闭空间!干嘛非得是我?”他问。

    “因为主角是你,而且你是唯一一个能塞进这口棺材的,现在,收声!”铁皮漫不经心地把他扔进了棺材,劈手盖上盖子。

    战戟一路狂飚回舞台,“等——!咋!我忘了跟你说了!靠!噢!已经晚了。”

    “你说什么已经晚了?”铁皮问。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故障么?哐!” 战戟问蓝霹雳,“嗯,那盖子没法好好盖上,所以千斤顶就在上面装了一个自动锁,咂!一旦盖子盖上就自动锁起来了喔噢!”

    “渣到不能再渣了!爆炸千不在这里,”铁皮说,“得派个人回方舟把他逮来。”

    “这儿的汽车人谁是跑得最快的?”蓝霹雳问,“哦等等,就是我,可我是导演,得留这儿管事。谁是第二快的?”

    “是横炮,可他还没从先头和救护车排的那出戏里恢复过来呢。至于飞仔,他一早就说了,甭打让他出门的主意,他可不会冒险蹭掉他的漆。”

    “好吧……那接下来又是谁?”

    “那就是小蜂儿了,可他就是被锁里面的那个。”

    “好吧好吧,那么,在又健康又不犯自大毛病而且没被锁棺材里的人中间,谁是最快的?”

    “唔……貌似是我来着。”

    “我快死翘翘了!”大黄蜂在里面哀号不已。

    “我可以 磅!把盖子炸飞掉!”

    “休想!不许炸!炸开这主意糟透了,糟到不能再糟!”

    “我们还能联系上方舟么?我把那帮家伙的内部通讯都掐断了,免得他们被打扰。”蓝霹雳说。

    “也许我可以用少许液态氮,把它给急冻起来。”

    “把方舟给冻成冰?哇噢!”

    “不是说方舟!在说盖子!”

    “急冻也不是啥好主意!”大黄蜂拼命叫起来。

    “铁哥,试着联系联系方舟。”蓝霹雳建议。

    飞毛腿悠然自得地踱上了舞台,“就算你们联系上了方舟,千斤顶也得过会儿才能赶过来,有那工夫,棺材里的空气早就用完了,他很可能会窒息致死,而且千斤顶是不是知道怎么打开这个锁也很成问题。”

    “你真越帮越忙,飞仔。”

    “耶,此外,他是机器人,没可能窒息致死。”铁皮补充道。

    他看向手中的电话,“电话占线。真是渣!”

    那头大恐龙好死不死就挑这个时候过来,“你在叫铁渣?”

    “不,没在叫你,铁渣。我在喊它渣!”铁皮高举手机。

    “我,电话?”

    蓝霹雳沮丧地捂住了脸,“不是的,铁渣,你不是电话!托难得有效一次的千斤顶大爷作品的福,大黄蜂被锁棺材里了,千斤顶是唯一一个知道怎么打开它的。铁皮正试着呼叫方舟,可该死的通讯占线。我得说,谁要是再在我面前说一句缺电路的蠢话,我就一枪轰上去!”

    “我发誓,下次哪个傻瓜蛋把我当成那种粗胚原始达特森,我非一手一个掐巴死,刨个坑埋了。(记住用《鬼子来了》里面那老头的口气来说)”轮胎一边埋怨着一边走进来。

    “啊啊啊啊啊!”蓝霹雳拔枪就射,一下轰中轮胎的翅膀,“给我滚出去!”

    “蓝霹雳!!你的思考电路被普神没收了么!”

    “他只是发点小小的导演脾气罢了。”横炮揶揄。

    “可他弄折了我的翅膀!”

    “他回头搞不好会弄折更多的部分哟。”

    “滚!”蓝霹雳尖叫起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