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才发现这篇居然没搬过来……  

    太阳历

    ……

    237年 毛罗•布莱特建立海兰王国。
    314年 鸠斯顿都市同盟成立。
    428年 海兰王国军入侵都市同盟,两国开始漫长的战争。
    434年 同盟与海兰王国缔结休战协定。
    460年 海兰皇子卢卡•布莱特假扮都市同盟军偷袭己方部队,驻守天山的海兰少年兵团几乎全军覆没。海兰以此为借口攻打都市同盟,"迪南统一战争"爆发。
    少年兵团幸存者乔伊和雷汀逃亡至都市同盟,各获得初始之纹章的一半,“黑刃”和“辉盾”。
    乔伊暗杀都市同盟的妙芝市长阿娜贝尔,成为卢卡皇子部下。都市同盟崩坏。
    雷汀成为新都市同盟军首领,抵抗海兰的进攻。
    461年 卢卡皇子毒杀皇王阿伽雷斯,继承皇位。
    皇王卢卡中计,战死疆场。乔伊迎娶皇女吉尔•布莱特,继而成为皇王。
    462年 都市同盟军队先后解放都市同盟各都市,最后攻入海兰皇城路路若由,海兰王国灭亡。皇王乔伊下落不明。幻象共和国成立。
    同年,共和国首任执政雷汀失踪。
    之后的历史仍然不疾不缓地前进,由太阳历进入纹章历……
  • 原来我还写过这个……


    结束《幻水2》bad ending同人,接下去按照预定计划是happy ending同人。可是事实上,所谓计划,大部分时间只不过是一种困扰人的存在,它束缚着人的思维,限制住无限可能的发展,无数本来可能的绚烂未来,就这样毁在刻板的计划手上……


    “哎呀~~~写不出就是写不出,不要在那里挖空心思地找理由,为自己的无能狡辩了。哦嗬嗬嗬嗬嗬嗬嗬嗬!”

    原本准备好的长篇大论,被e的一句话轻而易举的拦腰截断了,虽然想维持一下微薄的尊严,结果也只能结结巴巴的反驳着“可是你也知道,如果是幸福结局的话,没什么剧情冲突可以写”。

    “那就写游戏发展的剧情。”

    “这可是你说的……”
  • e认为,我的结局有偷懒之嫌疑(……不是嫌疑), 所以亲自捉刀!

    好吧,看完之后我觉得,这个才该是正统剧情…… 


    按照军师哥哥的安排,我们和路克塞拉外加小少爷作为先头部队,前往绮霞村报信,至于如何说服绮霞的村民相信我们是过路的正义人士,这还用说服吗?只要看看 我们的脸,谁都明白我们有多么善良无害,尽管真之纹章的数目多了点,但是那也算不上什么罪过吧?何况,为了计划成功,路克连他的面具都摘下来了。

    可惜,我们的行动似乎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们赶到的时候——也就是瞬移到绮霞附近50米外消除了瞬移带来的不良状态以及带着两个体力基本为衰弱状态的魔法师走到绮霞的时候,哈鲁莫尼亚正规军已经在村子外面布下重重防线,隔着遥远的栅栏虎视眈眈的注视着我们。
  • 尤米开始唱诵悠久的歌谣,歌谣的曲调很熟悉,你和我甚至曾经唱过。

    “或许就在剑与盾交战的那七日间
    世界繁衍出了所有的悲伤
    闪耀着的是铁器的锋芒
    鸣响着的是剑戟的声音
    剩下的 只是满目的荒凉
    永远消失不掉的战争之炎啊
    这官能的火焰 时时如此美丽地
    将人们蹂躏 驱逐”

    那是世界的开始,是最古老的传说,也是秩序与混沌永不停息的战斗。
  • 因为种种原因,路克、塞拉和阿鲁贝尔特都是坐车的,你轻松地跟在车旁,和靠在窗边的塞拉山南海北地瞎侃,路克不知道是在沉思还是在睡觉,而军师哥哥则像快死了一样躺在车厢里——此人不会骑马,而且晕车。

    前方斥侯飞马赶到,风尘仆仆报上前方的情报。

    “报告大人,七霞村发现哈鲁莫尼亚正规军踪迹,敌人数量不明,我方在遭遇中……折损百余人。”

    我说……要不要考虑一下直接回头?
  • 果然是天翻地覆的变化,金巴已经放弃了不老不死的人生,把真水之纹章传给了自己的女儿。

    对于克莉丝的要求加入,路克并没有表示反对,虽然对她还有一些疑惑,但苦于死无对证,他总不可能把金巴从坟墓里拖出来,询问“是不是你告诉你女儿关于我的事情的”。结果我们张开双臂来迎接新的同伴。

    “欢迎,第八个纹章继承者。”
  • Boss这一边是没什么长假期的,你从哈鲁莫尼亚回来没几天,路克就带着我们再度外出。你没话找话询问此次的目的地,路克回答了一个卢字打头的我没有印象的村子名——这是正常的,如果有印象才有鬼呢。

    这次阿鲁贝尔特和百修留守,其余六人出动,仔细一看,队伍中几乎是个人就是纹章继承者,随便拉出去一个都能秒杀拦路怪物,一路上欺负不长眼的怪物,大大威风,搜刮到的钱沉得我都背不动。交给路克当然是不现实的事情,他的力气连塞拉都比不过,于是我愉快的交给了尤巴。
  • 不等路克询问尤巴,留守驻地的阿鲁贝尔特就认出了你我的身份。短暂的惊讶过后,他礼貌的致以敬意,“很高兴有机会见到两位,白狼最利的牙与爪,雷汀大人,乔伊大人。家师时常会提到你们两位,以你们的战役为例,教导我为将者当以智攻为上。”

    “过、过奖……”

    没错,同盟那边见过我们的只有最初收留我们的佣兵山寨的人,之后与海兰结盟的托兰将领巴莱利雅,以及最后没有离开基地的海遥和西摩奈,小苹果也是其中之一,所以她教导出来的徒弟能认出我们。而路克作为魔法部队的队长,在战场上一直被保护在后队,没什么机会看到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