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凶悍而和气的阻碍者

     

    最上层的平台依着树顶而建,我站在边缘处往下看,不由咋咋称叹,要是从这里掉下去,也许还来得及在空中写好整篇遗书。

    整个平台上只有一幢建筑,和下两层的房屋一样都是纯以木头搭建而成,看不到一点金属的影子...




  • 第四章  孤独的母亲

     

    和只能看见低矮灌木、草生植物的对岸完全不同,河这边一路沿岸都是古老高大的北方树木,往两头眺望都不见森林的尽头,来自帕斯迪伦斯的妖精看着森林深处,目光中却带着乡愁的色调,然后他转过身,简单地向我们告别。

    奇...




  • 第三章  第二目标:妖精的故乡

     

    雾之月的第二十一个清晨,小城库索波特的守卫披着晨光打着哆嗦拉起了城门,乘着守卫忙着检查外来商队的空隙,一队旅行艺人的马车队大大方方离开了小城,车上除了艺团的成员外,还有五个搭车的同行者。

    耷拉下...




  • “我是碎星的保管者,被誓言约束的影子,因为一句承诺而来到这片大陆,只是为了看见时间的微笑。我的名字只有一个人能够知道,但你们可以称我为‘掷闪电者’。”掷闪电者一边唱,一边来到巴鲁的面前,继续高歌道:“让我先来问问你,...




  • 第二章  掷闪电者

     

    钻进暗无天日的山腹之后,原本就不怎么可靠的人体生物钟更加变本加厉,完全不清楚时间流逝了多少,一路上尽忙着消灭路障兼带救死扶伤。当肚子第一次充当闹钟的时候,我挑了个高到怪物爬不上去的平台,铺开球球给的大餐布,一...




  •  

    一圈报清楚后,巫师等了一会儿,确定没人质疑其中候选者的资格,随后他的神情更加严肃:“年轻人,现在跟我走。”

    由巫师搀扶着老族长打头,后面跟着十来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族长竞争者,其余人组成第三梯队,一支盛大的队伍就这么出发...
  • 第一章  求婚者


    吉尔多的冬季漫长而严酷,从菊石月到来年花之月,整整七个月之间都不会在封冻的大地上看到一丝绿色。在这片温情无法容身的广阔冻土上,太阳升起得晚是唯一被我欣赏的地方。

    但是这一天,我却无缘享受太阳赐给我的晚起幸福。一大清早,球球就跑进帐篷,温柔但坚定地把我拉扯起来,作最后的检定考核。

    “蹲在岩石上的是谁?穿着熊皮外套的那个人的父名是什么?雄鸡格洛铁铁之子马沙是哪一个?”

    我用很温顺的声音一一作答,所有火气都已经被一种叫做“疲劳”的东西给磨灭殆尽。昨晚为了记熟所有球球族人的全名,我直熬到篝火将熄,球球也加班加点陪在旁边,让我什么抱怨都说不出来,只能在走过奇拉薇雅身边的时候故意放重脚步,怀着险恶的用心想把熟睡的法师惊醒。

    时间已经接近九点,太阳还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只有我们背后的铁锹峰峰顶落着柔和的晨光,皑皑白雪反射一片耀眼金光,看上去端庄威严,我抬手遮住晃目的光线,然后看着自己的手开始发呆。

    小小的,属于女孩子的手,近乎透明的白皙,几乎能透过手掌边缘直接看见雪峰的金光。

  • 沿着长长的吉尔多山脉往东走,在矮人们称为“加热炉峰”和“铁锹峰”的两座山峰之间,有一块小小的谷地。四周的山峰都披着皑皑白雪的面纱,惟独这片小小的 区域即使在寒冷的冬季也被隔绝在凛冽的寒风之外,数条地下河流在山谷中冒出头,开始地面上的旅行。这个名为“暖风谷地”的地方就是豹人族现今的居所,隐蔽 性非常之高,如果不是矮人代我们通信,我们就算在这里搜索上一个冬天,也照样会一无所获。

    有客人来访对深居隐藏的豹人族而言显然是一件稀罕事,球球向老族长介绍我们的时候,帐篷外挤满了好奇的眼睛,几乎把我们当西洋镜看。我偷偷回望,粗粗扫一 眼就可以看见十五、六条尾巴在那边晃啊晃啊,就好像打翻了小猫的窝一样。在这样与世隔绝的地方,一成不变的生活会让他们对任何一点外来事物感到新奇。

    豹人族的老族长看上去和罗塞尔城的梅奇夫人一样,都是被死亡引路者纳卡忘记带走的角色,两条寿眉长得可以打蝴蝶结,打量人的时候,需要旁边的侍从撩起长长的眉毛才行。

    “路上累坏了吧,回来就好,你们的父母可都担心坏了,打过招呼后就快点回自家帐篷去见家人,用不着在这里陪我这个老家伙了。球球,你也回来了?这就好,我就说小姑娘孤身一人在外太让人担心,这下阿曼就不会一天到晚抱怨自己的骨肉不跟着他打猎了……”

    老族长絮絮叨叨地说着,越听越让人奇怪,球球随口应着“是啊是啊”,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便带我们离开了大帐篷。

    正弦指指里面,低声问:“怎么回事?把我们也算进去了,你们族长认不出自家人么?”

    球球叹口气,一脸同情,“老年痴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