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美食引发的剧情


    拜游戏规则改变所赐,原本计划懒散度过的新年假期彻底泡汤了。

    新年第一天,我和阿秀达诺丝一同赶往王都的冒险公会。因为尚未发现适合的过关剧情,所以大家目前的共识是尽量找难度系数大的任务来获得积分。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新年期间坏蛋也一起放假的缘故,冒险公会处委托事务的数量一落千丈,不仅没有高难度的任务,就连普通级别的也寥寥无几。拿在手中的事务单只有薄薄的几张纸,和顶峰时期厚的能砸死人的事务册子完全不能比。唉!看来治安太好在某些时候也是一种困惑啊!

  • 我揽着伊露莉的肩,快步离开了包围圈,走开很远还能感到背上被冷酷的视线所捕捉。阿秀达诺丝微笑着迎接归来的勇士,同时体贴得让红到耳朵根的伊露莉坐下休息。

    “说得很不错哦。”虽然隔开很远,但是以魔族的听力来说,她大概全都听见了吧。

    一放松就觉得出了一身冷汗,我拿起一个冷盘点心咬下去,含含糊糊地说:“别问我刚才说了些什么,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再来一次就死定。我想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你说的‘说错话也不用负责’,只要一想到不用负责任,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说得出来了……唔!味道不错……”

    小点心在口中融化,瞬间征服了我的胃。我惊讶地看着手边的点心,五星样式的点心看上去小巧可爱,仅在形这一档上就轻易拿了高分,味道更是出乎意料的好。

  • 第三章  前夜宴会之下篇(上)


    “我想尼雷斯参谋长是想探探您的动向。”

    “马萨!”

    不知什么时候,菲蒙最得力的部下——马萨特拉已经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行了一个礼,虽然是一年之中最隆重的节日,仍然一身标准的军装。他的性格过于认真, 有时候让我怀疑他和R-2有没有什么奇妙的血缘关系。但不管怎么样,能在年庆时看到熟悉的脸还是很让我高兴,热切地拍着他的手臂表示欢迎。

    “啊,对了,马萨,我不在的前段时间里辛苦你了。”

    “菲蒙大人您言重了,那只是属下应尽的责任。”模范部下回答得诚惶诚恐。

  • 等待女士的过程,一般是测试自己的耐心的好机会,因为在此过程中没什么事情做,所以我早早的逛到了宴会会场,会场已经基本布置完毕,还剩下最后的调整工 作。宰相站在大厅的中央,被大群等待指示的工作人员所包围,忙得晕头转向,不知道其中有多少人是被那句“有困难找宰相”吸引来的。

    坏心眼地想一想,说不定我就是为了看他忙得天昏地暗的样子才会提前来会场的。

    “米斯特利,这么早就来了?”

    从高处传来招呼我的声音,虽然压抑得含糊不清,但是会用首名叫菲蒙的只有一个家伙。抬头看去,园丁盘腿坐在高高的窗台上,大半的身子被幔帐所隐没,若是不出声的话根本发现不了他。

  • 第二章  前夜宴会之上篇(上)

    “听我唱,听我言,时光的刻痕十二月。
    最初的冰,凉凉的冰,至高的神明光之心。
    朦胧的雾,明朗的雾,锻造了火炉化万物。
    微笑的春,倾听的春,赞美女神苏醒的灵魂。
    雷之净,剑之净,远天的闪电撕裂的雷霆。
    漫野的花,守护的花,静静照看你我他。
    欢快的歌,忧伤的歌,悠远的传说流成河。
    甜美的酒,芳香的酒,抛却烦恼与忧愁。
    树之休,林之闲,幸运的指环谁占先?
    天之收,地之获,温柔播撒碾上磨。
    金色的菊,富裕的菊,无尽的探索穿越了雨。
    呼啸的风,不停息的风,闯荡的催促不能等。
    最后的雪,终结的雪,呼唤归来永恒的眠。
    十二个神衹十二轮月,十二盏烛灯十二夜,时间就这样往前延。”

    大街小巷上到处都可以看见小孩子围成圈,一人接着一句愉快地唱着歌谣。小孩子们唱着欢送年末的远去,又唱着迎接新年的到来。

    现在不用别人解释,我也能明白小孩子都在唱什么了:先是对应一月的光之神守护的冰之月,之后是创造神守护的雾之月,再来是生命女神的春之月,雷与剑之神的 净月,婚姻、家庭守护女神的花之月,艺术之神的牧歌月,酒神的美酒之月,自然与幸运女神的休闲之月,大地女神的收获之月,智慧神的菊石月,冒险与风之神的 风之月,最后是冥法王的雪之月。十二个月份都有专属的守护神明,其追随者在相应的时间内能获得最大的力量。



  • 出身自名门望族安布罗斯家族的王妃陛下,同时还兼任魔界军第三军团长,和其他女性魔神一样,兼具着美貌和实力,在没有认识园丁之前,就以“贝斯格瑞的流金之光”这个美名闻名遐迩,因此在当今陛下表露出爱慕之意后,无数的男子痛哭流涕,或许就连菲蒙也曾发出惋惜的叹息吧。

    王妃看向宰相:“贝尔施布尔卿,你找菲蒙卿是否还有什么事情?”不等宰相回答,她又继续说,“能否先把菲蒙卿的空余时间交给我?我有些事情需要麻烦他。”

    宰相把“不甘心”三个字写在脸上,保持着最低限度的礼貌微微点头,然后以微不可闻的声音低声说:“感谢你的冥法王或者感谢她吧,她来的很及时。”

    我努力使脸上的笑容更温柔些,对宰相说:“抱歉,王妃陛下有事吩咐我,那么,贝尔施布尔大人,请原谅我的告退。顺带送上朋友的忠告,一个人生闷气对身体不 好哦。”当然最后一句话也是要压低声音嘲讽出来的,说完我就带着阶段胜利的笑容安然离开七卿官员的包围圈,身后留下一个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的宰相大人。

  • 真是骗更新的好东西……this is 发自内心的感慨

    虽然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

    还是看黑暗扭曲的东西比较好

    但为了公众形象考虑,咱还是放点恶搞扑棱的货色出来吧

     

    第一章  迎接游子的盐巴、泪水以及其他
     

    当夜晚的天空升起十二轮明月,雪将风的位置顶替的时候,我把冒险的心情打包收拾入壁橱,和园丁一起回到了久别的北域之都。再度踏上王宫的地面,恍惚间觉得在外面冒险的日子就好像作了一场长而真实的梦,一觉醒来,自己仍然是身处克撒。

    看到我归来,各人反应不一,阿秀达诺丝的脸没有紧绷多久就缓和了下来,鼓着腮帮子原谅了我这么长时间的杳无音讯;宰相一边哀叹着“你回来干什么”一边对着 我撒盐,根本把我当瘟疫;丽普斯对我的冒险经历大感兴趣,约定好日后要告诉她详尽的故事;阿斯蒙迪奥斯一幅“又有多少好姑娘落网了?”的叹气样;唯独我那 能干的参谋长不见人影,打听之下才得知,他回第七军团的管辖领处理堆积如山的事务去了。

  • “我看不出有何奇怪,殿下您挚爱这些美丽的花卉,而我同样钟情于有着柔曼的容貌、会说话的花儿,这些纯属于私人的爱好,没有其他魔神说三道四的余地。”

        “可是……我听到其他魔神都说有这么平凡的爱好一点也不像魔王的继承者。”

        “哎呀,殿下!您会说出这话来就说明您还没有掌握我族最核心的实质。我族个个狂妄桀骜不驯,惟有力量与荣耀受到无比的崇敬,而立于力量与荣耀最顶峰的就是 王座上的那个魔神,也就是未来的您。不管是这个世界还是那个世界,我族宣誓效忠的永远只有一个,没有什么像不像这种说法,陛下该是什么形象,只有您自己才 能决定,如果有魔神胆敢质疑这一点的话,我想我君的力量会好好匡正他错误的观点的。”